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沉溺(肉文) > 分卷阅读14
    霸琰,心疼他右边的屁股都变的红红的,舍不得他明天会瘀青,好意的帮自己的狗奴揉一揉。

    「我宁愿瘀青,也不要揉。」痛到又忘记自己的身分,都被打了还学不乖…。

    「…」嘴角上扬,不回萧霸琰的话,比刚刚的还大力的揉著萧霸琰的屁股,心想都被打了还是学不乖,真的有好好反省自己吗?没关系,来日方长,我会好好磨磨他的个性,可惜阿,近期他的屁股,可能都没有办法白白嫩嫩的。

    大力的揉著萧霸琰的屁股,揉到他已经不挣扎、说不出话,才把萧霸琰抱起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把萧霸琰放在浴室的地上让他仰躺著,把他的双手举高放在地板上,拿起悌刀悌掉萧霸琰的腋毛,萧霸琰这次不敢再反抗的,乖乖的看著李墨辰剃掉他的腋毛,过了许久,让萧霸琰坐起身来面对著镜子,你看我的小狗奴,变得乾乾净净,不管是下面还是上面。

    萧霸琰看著宛如新生的自己,突然感觉到一阵子害羞、跟兴奋。

    21

    从暗柜那边拿了一小盒的弹珠,约有50颗弹珠,大力的往浴室的地板一倒,让弹珠散布在浴室的每个角落,李墨辰把盒子放在离萧霸远最远的角落。

    萧霸琰搞不清楚为什麽李墨辰要把弹珠倒在地板上,发出疑问的看著他。

    「摆好狗爬的姿势。」把盒子放好後,转身命令著萧霸琰,双手环胸看著萧霸琰摆好姿势。

    「主人去楼下拿东西,这些弹珠你要用“嘴巴”把它咬起来,爬过去放在那边的盒子里面。」指了指放在角落的盒子,还特别强调是用嘴巴咬,又怕某人没注意到他说的话。

    「开始。」一听到李墨辰说开始,双手称在地板上,手肘弯曲,头往下低把弹珠咬起来,爬过去角落,把弹珠放在盒子里面,李墨辰站著旁边看著萧霸琰咬了4颗後,就直接踏出浴室门口,往楼下的方向走去。

    李墨辰先往一楼的厨房走去,拿著前天晚上就预先煮熟的水煮蛋,把水煮蛋剥壳放在一个容器里面,拿著水煮蛋,又拿了一瓶矿泉水、狗碗,拿著一个托盘把东西放在上面,走过三楼时,又想到今天他有叫萧霸琰把他平常在用的道具放在床上,他想看看萧霸琰之前一个人的时候都是用什麽样的道具。

    萧霸琰咬到约20颗,肩膀、手臂、嘴巴很酸痛,突然灵光一闪,主人好像不会怎麽快回来,不如用手直接捡弹珠,反正主人也不会知道!耳朵一直注意听著有没有推开门的声音,一边快速检著弹珠,原本剩下30颗的弹珠,用手捡了20颗,剩下10颗,捡弹珠捡到浑然忘我,已经忘记要注意主人有没有回来了。

    李墨辰推开主卧室的房门,把托盘放在茶几上,往床上走去,床上放著一个小木板约有30公分长、宽约2公分、厚度2公分,还有一个小散鞭,总长有20公分,握柄有8-9公分、散鞭部分有11-12公分,还有一个假阴茎长25公分、由细到粗,也可以从粗到细,上面布满大大小小的颗粒,把这三样拿起来,往茶几走去,放在托盘上,走出主卧房,往四楼前进。

    悄悄推开门,脚步不发出一点声音,把托盘放在诊查台上後,悄悄的往浴室走去,看到原本应该要“嘴巴”完成任务的狗,竟然用著狗爪在完成任务,李墨辰原本脸上面无表情,此刻的他,两边嘴角大大的上扬的,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不乖的狗。

    萧霸琰蹲在地板上把最後一颗弹珠捡起来,准备要放在盒子里面…“啪啪啪”原来是李墨辰站在浴室门口鼓掌,如果不认识李墨辰的人看著他微笑又鼓掌,一定会觉得李墨辰是个很好的人,但是萧霸琰看著李墨辰两边嘴角上扬又鼓掌,原本拿在手上的弹珠,他赶紧把弹珠丢了出去,身体朝著李墨辰,快速跪在地上两手放在膝盖上,头往下低不敢看著李墨辰,心里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转身面对镜子,跪著,上身挺直、左右腿往後分开、两臂向後、虎口交叉放在後腰,头抬高。」很严厉的指导著萧霸琰的姿势,李墨辰踏出浴室的门口,往诊察台的方向拿著放在拖盘的小木板,又往浴室走进去。

    「哪只手捡的?」这次站在萧霸琰的身侧,右手拿著小木板,嘴角虽然是上扬的,拿著小木板的手却浮现青筋…。

    「双…手。」颤抖著话也说不好,可见他很怕,他没有想到李墨辰会这麽生气。

    「很好。五指并拢、往前伸直、抬高。」还双手,很好,这该死的小狗奴,还真是尽耍一些小聪明,既然爱耍小聪明,那就别怪我这个主人了。

    「啪。」李墨辰拿著小木板的右手,从高处大力的打下来,都能感觉到一阵风,可见那力道…。

    「有叫你放下吗?抬高」萧霸琰被打第一下手心马上就泛红了、又肿,可见李墨辰这次是用尽全力这惩罚这只不听话的狗。

    「啪。」第二下打在不同的位置,也是跟第一下一样马上泛红、肿了。

    「主人,狗奴错了,不敢了…」好痛,手都麻掉了,被打後,马上缩回来试著握著手,痛到根本没有办法握。转头眼睛看著主人,跟他说他知道自己错了,不要再打了。

    「敢用手捡,就要敢承担後果,抬高。」李墨辰气炸了,一听萧霸琰又说自己错了、不敢了,又更火大,打的更用力。

    「啪。」痛到把手缩了回来,李墨辰每打一次,萧霸琰的头上细汗就会增加,嘴唇整个泛白。

    「抬高,不要再让我讲一次。」李墨辰失去耐性的,大力捏著萧霸琰的下巴,看著已经痛到额头都布满细汗,也是不为所动,嘴角还是上扬著。

    之後萧霸琰就算很痛也不敢在把手缩回去或降低,李墨辰打了十几下後,看著萧霸琰的双手已经变的右红又肿,快要流血的样子才停下手,不过他还没有气消,嘴角还是挂著笑,走去按柜拿了一个皮革手套,绑在萧霸琰的手上,让他没有办法用手拿东西。

    「跪好,如果等一下让我看到你的姿势不标准,…。」李墨辰後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只是对著萧霸琰笑了一下,踏出浴室,往搂空格子那边拿了一个红色胶带,

    在浴室、更衣室门口外约两大步的位置在地板上贴了一条红线,“─“

    贴完後,拿著刚刚在楼下拿上来的水煮蛋、矿泉水、狗碗走进浴室,正面坐在萧霸琰的身侧,萧霸琰身体弹了一下,以为李墨辰又要继续打,李墨辰不管他,把矿泉水倒进去狗碗内,把狗碗放在他跟萧霸琰的中间。

    「爬狗式、头朝我。」萧霸琰一听到李墨辰的命令,怕又被打快速的摆好姿势,头朝著李墨辰,视线刚好可以跟李墨辰对视,看到李墨辰嘴角还是带著笑,眼睛视线马上飘走,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