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沉溺(肉文) > 分卷阅读22
    「你…。」痛到整个人躺在地躺上,双手紧紧按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李墨辰把脚踩在他的重要位子上,就算梁柏良双手护著,李墨辰还是大力的踩上去,简直就像要让对方断子绝孙一样。

    白色情人节贺文4

    李墨辰把脚踩在他的重要位子上,就算梁柏良双手护著,李墨辰还是大力的踩上去,简直就像要让对方断子绝孙一样。

    ----------------前----情---提----要---------------------------------

    「阿~~!!!」把脚上的重量,慢慢开始加重,好像对方跟他有什麽深仇大恨,梁柏良的额头上开始布满著冷汗。

    「别踩了,别踩了,他在厨房。」梁柏良,痛到没有办法在装傻,欺骗著李墨辰,他也被李墨沉得手段给吓到了。

    放手脚下命根,大略看著摆设,判断哪边是厨房,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才刚踏进厨房就看见萧霸琰手、脚被绑住,嘴巴里面被塞著内裤,恨不得马上出去把那混蛋的命根子给踩成肉酱。

    帮萧霸琰把身上的绳子、内裤拿下来後,最初担心的心情已经消失不见,现在的心情则是生气,气他不把自己的话听进去、气他说谎骗他,如果他今天没有来,那他的下场不就…。

    「墨辰…。」可怜兮兮的叫著他,希望他能给自己一点安慰,安抚自己的情绪。

    「闭嘴。」此刻的他,不想听见他说任何一个字,把他刚刚被梁柏良给扯下来的裤子、皮带丢给他,让他穿起来,也脱下自己的外套,让他披在身上。

    等他们踏出厨房时,梁柏良已经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李墨辰还在心里想著,准备狠狠在踢他个几脚,消消气。

    李墨辰率先走出去,而萧霸琰则向小媳妇一样跟在李墨辰的後面,坐电梯时,萧霸琰偷偷喵著李墨辰,发现他的脸色很沉重、额头的青筋爆出来、右手紧握著拳头、身上散发出他人勿近,平常李墨辰也会生气但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恐怖,李墨辰率先坐上驾驶座,等萧霸琰一坐好,以最快的速度,回家。

    把车子停好後,李墨辰率先进屋,不等萧霸琰…李墨辰一进屋子坐在沙发上等著萧霸琰。

    萧霸琰才刚踏入家门,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白色、粉红色、红色三种颜色的气球飘在天花板,往餐桌一看,桌面上摆放著蜡烛、红酒,厨房的炉子上有煮吃的,把视线转回来客厅的茶几上,摆放著玫瑰花…今天是是三月……十四号,十四号?!白色情人节…所以他才叫我没事早点回家。

    才刚走到去李墨辰的身旁…

    「跪下。」李墨辰的声音很冷,冷到一听见他的声音,身体会不自觉得颤抖著。

    萧霸琰没有像平常一样耍著嘴皮子,一听到跪下,立刻迅速的跪好。

    「1.、我不是叫你少跟他联络,最好断绝往来,为什麽今天又跟他在一起?」

    「2、为什麽骗我说你要加班?结果却是在跟他吃饭?」

    「3、为什麽靠在他的身上?」

    「解释!!」李墨辰右手大力的拍著桌子,想藉此消耗自己的怒气。

    「…」萧霸眼看著眼前的他,让他感觉到一阵害怕,平常的李墨辰就算生气,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恐怖。

    「是没话说?还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怎麽说?」看著还不解释的他,气到很想把他活活捏死,或是拿著鞭子把他身上的所有皮肤都打烂。

    「你今天睡在我之前给你安排的房间,今天不用来主卧室了。」在心底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很难想像如果我今天没有去救你,现在又是这样的情形?是毁了你?或者让你更加依赖我?为什麽我说的话就是不听…我需要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不然我会毁了你。

    李墨辰才刚要起身,突然萧霸琰抱住他的大腿,结果李墨辰又跌坐在沙发上…

    「墨辰,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听你的话,他是我的朋友,我怎麽可能因为你的一句话就不跟他联络?他今天打电话给我说,说他心情很难过需要人陪,所以我才过去陪他的,会靠在他身上,是跟他吃完饭後,手脚都瘫软,连走路都很困难,我请他送我回家,他说好,但是他说他要先回家拿东西,才能送我回去,我当然也是说好,怎麽可能说不好?我今天也吓到了,我不知道他是这种人。墨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萧霸琰没有哭,只是声音哽咽著,他其实很害怕,当时…差点。

    「我了解了,今天你先睡别间房间。」就算如此,我现在的心情还是很生气,很怕失手就伤了你。

    「今天晚上,我想陪在你身边。」心里突然有一种想法,如果按照他说的我去睡另外一间房间,从此以後我跟他的距离会越来越远,我不要变成那样子。

    「今天陪在我身边,你会被我修理得很惨。」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的视线对上他的视线,眼神警告著他,这不是开玩笑。

    「我愿意。」萧霸琰用著坚定的眼神看著李墨辰,告诉他,我也是认真的。

    听见萧霸琰怎麽说,把他刚刚强压下的感觉又给激发了出来,现在只想好好凌虐著他的身体,让他哭著乞求我。

    把萧霸琰抱起来,往著主卧室,他跟萧霸琰两个人一起进去主卧室的浴室,他要把萧霸琰身上洗的一乾二净,让他只属於他。

    帮萧霸琰灌了两、三次的肠,把他的身体洗的香香的,帮他擦乾身体,叫他用爬的爬出浴室,爬到床上。

    李墨辰把萧霸琰的双手分别吊起来,绑在挂勾上,而双脚形成跪姿,跪在床上,拿著口枷,绑在他的嘴里,拿了一块黑布绑住他的眼睛,又拿著一条弹性极好的绳子绑在萧霸琰的根部,让他想射的时候没办法射。

    拿了一根皮鞭,很有技巧的从左肩打到右腰、从右肩打到左腰…

    「很舒服?狗都抬头了。」皮鞭甩向萧霸琰的根部,原本抬著头的狗,瞬间低头。

    「阿~」被口枷绑住嘴巴,嘴巴无法闭合,唾液从嘴角流出来,根本听不懂萧霸琰在讲什麽,只见他刚刚痛到的头都往上扬了。

    「今天是惩罚,可不是让你爽的。」又继续挥动著皮鞭,萧霸琰的身体整个都变红了,萧霸琰身上的鞭痕有些都像快流血似的。

    把皮鞭丢在一旁,拿起小木板、条拍、藤条、爱得小手,往床上放著,李墨辰正面抱住他,一手拿著条拍往他的屁股招呼上去。

    「呜。」只见萧霸琰脖子、嘴角、胸口上布满著他自己的唾液,李墨辰每打一下,萧霸琰就颤抖一次,双手则用力握著绳子,好似这样可以减轻自己的疼痛。

    「真是下贱的身体阿,连打这麽大力还可以勃起?」正面抱著萧霸琰,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