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沉溺(肉文) > 分卷阅读24
    放在杯中,一手拿著红酒杯,一手提著塑胶袋,往楼梯走去。

    一到达四楼,发现萧霸琰没有先把衣服脱光跪著等他,还到处在四楼逛,李墨辰的脸色沉了几分,把手上的东西放在诊疗台上,把诊疗台推过去床边。

    萧霸琰知道李墨辰进来了,也没有什麽反应,看著李墨辰把东西放在诊疗台上,後又把诊疗台推过去床边,然後又继续看著格子里面的东西。

    把东西弄好後,李墨辰解开系在腰上的皮带,拿起皮带,把皮带对折,往萧霸琰的方向走去,萧霸琰此时正在专心的研究某根非常壮观的假阴茎。

    啪─。

    李墨辰手拿皮带,大力的打了萧霸琰的屁股。

    「唔!你发什麽疯?」摸摸自己被打的屁股,转身,瞪著打他的人。

    「跪下。」上次说的规矩,他根本都忘光了,对他越好越不知道自己的本分。

    「你…唔!!!」萧霸琰这次捂住的是重要部份,痛到连话都没办法说完。

    「跪下。」眼里有著怒气的看著眼前的他,挥著皮带,暗示他如果在不听话,别怪他不客气了。

    萧霸琰这次不敢再说话,迅速的跪下,很怕李墨辰手中的皮带,又挥过来。

    「规矩忘光了?」真是欠揍的小狗奴,手拿皮带,轻轻的滑过他的身体。

    「没有。」摇摇头。

    「没有?」充满怀疑的语气,反问著他。

    「没有的话,怎麽还穿著衣服?」

    「没有的话,没有跪著等主人?反而还四处走动?」

    「没有的话,叫你跪下,还重复了两次!」

    「我…」萧霸琰,我………很久,还是找不到可以解释的理由。

    「你说你没忘记,那以上的罪行,就是故意的?想挑战主人的权威?」好你个狗奴,平常爱你、疼你、宠你、却让你越来越不知道规矩。

    「我…」有些不安的看著李墨辰,试图解释自己刚刚的行为。

    「我?狗奴又自称我?」大力的把皮带挥过去萧霸琰的大腿。

    「唔。」萧霸琰,痛的缩了一下。

    「把你全身衣服脱光,把你的白色三角裤,戴在头上,动作快。」故意把皮带“啪啪作响”,好让萧霸琰脱衣服的动作加快。

    萧霸琰因为头上戴著三角内裤,只有眼睛露出来,感觉自己很羞耻,萧霸琰的胸口、耳朵都有泛红的痕迹…狗,也悄悄的抬起头。

    「真是淫荡阿!!连这样也会兴奋?」把皮带丢往一旁,从搂空格子拿出极有弹性的藤条,拿起藤条戳著萧霸琰的狗。

    「恩…」受不了李墨辰拿著藤条戳著他的睾丸,无法压抑住的声音,跑了出来。

    「现在摆出伏地挺身的预备姿势,屁股抬高。五十下要报数、太小声或者姿势跑掉就重来。」李墨辰不知道是在吓他,还是在暖身,空挥『咻』的声音,比起上次还更有声。

    『咻─咻。』

    「…」很痛,上次根本是小儿科,才一下身体已经开始跑出冷汗了。

    「重来。」这种时候,还在挑战权威?不报数?没关系,我会让你好好品代价。事实上,是消霸琰被吓到,原来李墨辰这次打得比上次还痛,这真的是他全部的力道了吗?

    『咻─咻。』高举著藤条大力的由上往下的打下来,这次打在萧霸琰的大腿上,一条红红的痕迹,马上跑出来。

    「唔……1。」大声的报数,很怕又重来。尽管这一下很痛…

    28

    不知道李墨辰是故意的还是萧霸琰太不小心,总共被打了150下,才真正完成惩罚,萧霸琰的屁股都是一条一条的鞭痕,有些鞭痕还重叠到,形成快要流血的状态,萧霸琰身体布满著细汗,一直喘息著。

    「爬进去浴室。」双手环胸,看著才刚被被他修理完的狗奴,手脚并用的爬进去浴室里。

    「唔!!」李墨辰帮狗奴灌好肠後,拿起扩肛器,把萧霸琰的菊穴给撑开,拍拍他的屁股,叫他爬去床前。而李墨辰率先走出浴室,往床的方向走去,先从诊疗台上拿起红酒杯,杯中还有樱桃,坐在床边等著萧霸琰。

    「…」萧霸琰,爬爬停停,他感觉自己後面,有什麽东西要出来,每爬一下就感觉有风灌进去、停住就感觉有东西要从菊穴内掉出来。

    「爬快点,还要主人等你?」看著从浴室出来萧霸琰,爬爬停停的,都耗了几分钟以上,还没爬到,让李墨辰的耐性都快被磨光了。

    萧霸琰一听李墨辰这样讲,连忙加快速度爬到李墨辰的身前,忽略自己後穴的异样感觉。

    「跪下。」看著摆好还是在爬的姿势,李墨辰叫他跪下,改用跪姿。

    「用你的舌尖,把樱桃给勾出来。」拿著红酒中,放在他的下巴下方。

    「杯子我拿。」萧霸琰以为自己要拿著杯子,才刚伸出手,准备拿起杯子。

    萧霸琰低下头,把舌头伸进去杯中,舌头能触碰到樱桃,却没有想像中那麽容易勾出来,过了几分钟後,杯外、内都布满萧霸琰的唾液,却还是没能把樱桃给钩出来。

    李墨辰专心的看著萧霸琰勾樱桃的认真模样,看著他那小舌动来动去的,充满著情色的感觉。

    「时间到。」把杯子放到诊疗台上,拿起诊疗台上的香蕉开始剥皮。

    萧霸琰看到主人把杯子移开後,快速的动著嘴巴。刚刚勾著樱桃,嘴巴很酸。

    「把香蕉从头到尾舔湿,不准有咬痕、齿痕、断掉,如果失败了…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有齿痕、咬痕、断掉的香蕉,我会让你吃掉的“早上那两根失败的,也是要吃掉的。」第一行的後半段,李墨辰好像在著很重要的秘密,压低声音,靠在萧霸琰的耳朵上说著。

    「吃香蕉…???」萧霸琰在心里打著这句问号,心里有些发笑,这个惩罚也太轻松了吧。

    「张嘴。」

    「把香蕉含进你的嘴巴内,用你的嘴巴套弄著香蕉,含到口腔最深处,移动自己的嘴巴,把它舔湿。」

    大力的嘴巴闭起来…香蕉断了。萧霸琰,露出一脸我不是故意的,心里却是在狂笑。

    挑挑眉,看著眼前一脸我不是故意的脸。心想,一点动作都还没开始,却把香蕉给弄断了,还真当我是小孩?!小狗奴,摆明就是故意弄断的。李墨辰没说什麽,又拿起一根香蕉,剥著香蕉皮。

    连续五根,萧霸琰非常不合作的又把香蕉给咬断。真是学不乖阿!

    「告诉你一件事情。咬断的香蕉不是给你上面的嘴吃的。」悠著剥著香蕉皮,彷佛在聊一般平常的琐碎小事。

    不是给上面嘴吃得,难道…。原本还得意洋洋的看著李墨辰,此时被李墨辰这样一说,得意洋洋的心情不见了。

    「恩恩,下面的嘴。而且还会陪你一整晚。」拿起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