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沉溺(肉文) > 分卷阅读26
    ,不明白为什麽左右边还有透明球状的东西。

    「…。」不回萧霸琰的问题,李墨辰把这件贞操带给摊开,从萧霸琰的双腿间穿过,就像在包尿布一样,把男根插进去萧霸琰的体内…。

    「夹紧,掉了你就惨。」把男根插进去萧霸琰的小菊穴内,专注的弄著前面的部份,先把阴茎锁进去长方形盒内,在拉著睾丸,把睾丸放进去透明塑胶盒内,前後弄好後,在左右腰上,锁起来。

    「很不舒服。」皱著眉,试著走动了一下,身下有太多不舒服,第一、走动时後面的男根也在动,就好像有人在他里面小幅度的抽插著,第二、睾丸、阴茎被分的怎麽开。

    「如果舒服会让你带吗?让你时时刻刻知道自己是谁的狗。」李墨辰一脸不屑的看著萧霸琰,很无言的看著…萧霸琰会问这种蠢问题?!

    「赶快刷牙洗脸,等等我载你去上班。」李墨辰拿起牙刷,朝著还在研究自己身上的贞操带的男人说话。

    两个人走进去更衣室,更衣。

    「你怎麽穿著牛仔裤跟白短T,今天不用上班吗?」萧霸琰正在打著领带,头一瞄,看到李墨辰已经穿好了,却不是穿西装?

    「我今天要去迷离一躺。」走过去萧霸琰的身旁,接过手,帮他把领带打好,仔细的调整了一下他的衣服,拿起西装外套,帮他穿好。

    两个人,在小小的更衣间里,弥漫著幸福的味道。

    「恩。」偷偷瞄著李墨辰,看著他仔细又温柔的帮他穿好衣服,不知不觉中生命里已经渐渐习惯有李墨辰的陪伴。

    30

    扬名公司总裁办公室─。

    「总裁,您今天身体不舒服吗?」秘书一脸担忧的问著站在批阅公文的萧霸琰。

    「没有,怎麽这麽问?」抬起头,楞了一下,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体有哪边不舒服。

    「总裁,您今天走路的姿势…,大家还以为您身体不舒服。」秘书松了口气。

    「阿…哈哈,我最近看一张报导说,这样走路才会长命百岁。」!!!那是我下面戴了贞操带,走路姿势不知不觉就变成很…怪。

    「原来如此!不愧是总裁。」秘书推推眼镜,充满佩服的眼神看著萧霸琰,总裁还怎麽年轻就知道要开始养生了!

    「总裁,今天是两个月一次察访各部门。」秘书翻开行程表,通知萧霸琰今天的行程。

    「今天?…。」我当初怎麽会把日子定在今天,察访各部门?!每个部门还在不同的楼层,走楼梯…今天…下面…完蛋…。

    「是的,总裁。今天早上的公事比较少,那现在开始吗?下午还有其他的行程。」秘书虽然说得很婉转,不过说白一点,就是现在赶快起来,开始察访各部门,下午还有其他行程要忙!

    「林秘书,下午的行程可以取消吗?」今天是一定要一层一层亲自去察访,那把下午的行程给推掉,就可以在办公事好好休息了。萧霸琰在心里敲著如意算盘。

    「总裁,下午的行程,一定要去。邀请你参加健身房开幕剪彩的是,爱记仇的方老板,如果不去的话,对公司而言…弊大於利。」秘书推推眼镜,分析著利害关系。

    「…那走吧」萧霸琰从办公椅站起来,绕过办公桌,推开办公室的门,而秘书则走在萧霸琰的後方,手拿著记事本、笔,把总裁交待的事情记下来。

    「唔…。」每走一步,就感觉有人紧贴自己身後,狂插著自己…前面我的兄弟还被紧紧的被包围住,连想抬头的机会都没有,连蛋蛋也被框住。

    「总裁,怎麽了?」刚刚在总裁身後,听到他闷哼一生,听起来好像很难受?

    「咳─没事。」故作镇定的看著秘书,提醒自己走路姿势要正常,不要在员工面前丢脸了,萧霸琰,其实你的後面没有那根,你现在是很正常的状况。

    走到楼梯,萧霸琰看著楼梯,深呼吸一口气,才慢慢的走下楼,就算萧霸琰告诉自己後面是没有东西的,但是生理状况还是会出现。

    「呼…」下楼梯比平常走路还要更刺激…当初自己怎麽会规定自己察访各楼层时,要身体力行,靠著自己双腿去走动,萧霸琰有点欲哭无泪。

    「总裁?」奇怪总裁怎麽突然停下来了?

    「没事,没事。」听到秘书发生的疑问声,萧霸琰赶紧回她。

    才刚走到秘书部门,萧霸琰的身体都开始流汗了,还一直喘息著,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走了多少层楼的楼梯。

    「…。」紧跟在後面的秘书,有些皱著眉,总裁真的没有不舒服吗?之前察访各楼层也没见过总裁流怎麽多汗,还怎麽喘。

    迷离干部所居住的大楼─。

    李墨辰把识别证,拿出来给管理员看,才被放行进去,先把车子停在地下室,搭电梯往师父所居住的43楼层,到达43楼後,先按了五声的门铃,站在门口,等待著师父开门。

    推开门的人是李墨辰的师父,李予俨(漠禹),他身高180,年龄30,身材偏瘦,跟李墨辰差5岁,留著一头及腰的黑长发,肤色白皙、俊美、冷漠、有一种冷淡、又古典的美感。不过今天的漠禹比平常又多了一点慵懒的感觉。

    「师父。」就算小时候李墨辰很爱反抗眼前的他,不过打从心底还是很敬佩师父,李墨辰向後退了一步,朝著他90度鞠躬。

    「摁,进来。」打量著眼前的他,然後转身走进屋内。

    跟著漠禹的身後,把门带上,漠禹已经坐在沙发上,而李墨辰则站在一旁。

    「坐。」指著一旁的沙发,叫他坐下。

    「师父,最近还好吗?」李墨辰如果回来迷离或者要离开都会来找师父,告知他来了或者离开了。

    「恩。」冷淡的回著他,不打算多说什麽话。

    「师父,赤染呢?」师父还是跟以前一样,除了赤染,他对谁的话都不多。

    突然一个没有关上门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呜呜…哼…哈,的声音,身为调教师,当然知道那是麽声音…。

    漠禹用手指,指著传来声音的房间。意思是说,赤染在里面。

    「师父,那我先去参加会议了。」今天来得好像不是时候,我还是先离开吧,改天有机会再跟赤染聚一聚。

    「摁,门记得锁上。」漠禹走进传来声音的房间内,转身,关上门。完全不理会李墨辰。

    「是。」赤染阿,赤染,加油。漠禹在调教上有很多小手段、游戏、惩罚,都会让人印象深刻。

    李墨辰走往专属於自己的楼层(27楼),准备会议要用的资料。

    扬名公司─研发部门。

    在还没踏进研发部门的时候,已经先在门口稍做休息,把汗都擦掉,整理自己的仪容,让自己看起来不要那麽狼狈,才踏进研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