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沉溺(肉文) > 分卷阅读33
    准备又要往下踩。

    「主人…不要…痛…会废掉。」手刚好摆在後腰上,看到李墨辰脚抬的比刚刚高,准备踩下来,顾不得主人的命令,又伸出手接住他的脚。

    「废掉?没差吧?反正你是靠後面高潮的。」嘴角上扬,看著一脸惊恐的他。

    「放手,再不放手,我就让它真的废掉。」大力抓住萧霸琰的下巴,说完话,又快速的甩开,只见萧霸琰的脸偏一边。

    「阿!!唔…阿…痛…」萧霸琰看到李墨辰又抬高脚,这次不敢再伸出手阻止他…李墨辰大力的踩住後,还像在熄烟蒂的动作,上下左右,只见萧霸琰原本直挺挺的上身,突然弯下身来,双手还是放在後腰上,不敢拿开李墨辰的脚,李墨辰看到他已经痛到弯下身,还是持续失虐,李墨辰不管他已经痛的程度,还是继续像在熄烟蒂般,脚的力量越来越大,萧霸琰的重要部位,整个红肿,原本刚刚还有稍微抬头的迹象,现在则是比无精打采的样子还要更惨不忍睹。

    「很痛?」看著他背後布满细汗,没有在做出熄烟蒂的动作,只是踩住他的重要部位,一脸惬意的问著他,好像他只是单纯看戏的人。

    「痛……阿!!!」痛到没有办法思考李墨辰问他的话,直接说出他内心的感觉。话才刚说话,李墨辰又开始施力的踩住他的阴茎,

    「很痛?」挑挑眉,看著跪在地板上,痛到身体发抖的他。

    「不……痛。」痛到弯下身,眼睛往内看,就看见重要部位上覆盖著李墨辰的脚,担心他又会突然施虐。

    「挺直你的上身,所以是痛?还是不痛?」用著无比温柔的声音问著底下的人,如果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李墨辰很善良,还会关心别人。

    「不痛…。」挺直上身,眼眶泛红的看著李墨辰的眼睛。

    「当然不痛,我现在是赤脚。」李墨辰说的话有著浓浓警告的意思,下次再不乖,就会让他知道穿上鞋子的滋味,那种滋味可比赤脚还要痛。

    萧霸琰眼里充满害怕的看著李墨辰。

    「好了,爬上去茶几,屁股朝我。」李墨辰站起身,往书柜方向走去,拿起放在书柜上的笔,还有一张大张的白纸。

    「舔湿,这一枝笔等下要放进你的小穴里。」看著已经爬上去茶几上的他,李墨辰手拿著笔,靠近萧霸琰的嘴巴。

    萧霸琰有些抗拒紧闭著嘴巴,很不喜欢任何东西都要放进来自己的小穴,何况还是笔…,让萧霸琰感觉自己实在是很淫荡…。

    「如果不喜欢1枝笔,那边还有30枝笔,包君满意。」李墨辰最後一句,包君满意,还故意低下头,靠在萧霸琰的耳朵上说著。

    一听到李墨辰说的30枝笔,身体楞了一下,抬起头看著他,只见他皮笑肉不笑得看著他。

    「笔,咬著。如果掉了,那30枝笔等著你。」李墨辰大力的捏住萧霸琰的脸颊,强迫他开口,把笔放进去他的嘴里。

    李墨辰拿起被遗落在一旁的室内拖,坐在茶几上,萧霸琰的身侧,一手环住他的腰,牢牢的固定住他。

    「啪。」拿起室内拖鞋,大力的打著萧霸琰嫩白的菊瓣。

    「恩…」被室内拖鞋打中的那一瞬间,有一股兴奋、羞耻,涌上萧霸琰的心头,让他不自觉得发出了声音。

    「啪。」

    「凭什麽抗拒?我要你小穴吞什麽、吃什麽,你就要给我吞下去,不要妄想爬到我头上!」连打了好几下,松开环住萧霸琰腰的手,往他身下一探,发觉这小浪蹄子又发浪了,拿起室内拖鞋由下往上打他著他发浪的狗,打到他发浪的情绪消失。

    40

    李墨辰把室内脱鞋往旁边一丢,走过去,看著,萧霸琰咬著笔,嘴内的唾液顺著笔流到桌面上,画面有说不出的情色。

    「放松,一枝笔而已,没有很困难。」李墨辰拿起笔,坐回沙发上,把沾著唾液的笔,插进去萧霸琰的小穴内,能书写的地方则朝外。

    「唔。」

    「蹲起来,正面朝我,双手放在膝盖上方,两腿往旁边开,笔别掉了。」拍拍红肿的屁股,把白纸,放在萧霸琰的下面。

    「恩…」蹲的距离没有量好,小穴外的笔,又被强迫性的吞进去,抬起头看到全身还穿著衣服,坐在沙发上,而自己却赤身裸体,又用这种姿势,让萧霸琰感到自己万分的羞耻、淫荡。

    「一枝笔,也能激起你的性欲?」坐在沙发上,用藤条戳著萧霸琰又微微抬头的阴茎,这种方式并不能萧霸琰的阴茎消下来,反而又让他更加有精神。

    「唔。」好想要更多…更多,一脸乞求的看著李墨辰。

    「下面有一张白纸,而小穴里有一枝笔,现在来写悔过书,写得好的话,就代表你有认真反悔,就不罚了。如果写得不好,今晚你就别想睡了,知道吗?」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一脸欲求不满得萧霸琰说著。

    「…」萧霸琰眼里充满的不可能,希望李墨辰能收回这样的惩罚。

    「快写吧。」当作没看到萧霸琰的请求。

    「恩…主人,笔跑进去了。」萧霸琰开始写著悔过书,只不过每写一字,笔就更深入小穴,才写五个字後,笔整各被吞进去了,让萧霸琰不知道该怎麽办,抬起头,看著坐在沙发上的李墨辰。

    「缩进去,你不会用力排出来吗?」李墨辰整个身体都靠在沙发上,手拿著藤条,四处戳著他的小红点、狗、睾丸。

    「恩……阿。」搞了十几分钟後,萧霸琰一鼓作气的把笔排出来,没想到排太大力,笔掉了出来,赶紧把笔捡起来,准备放进去自己的小穴内。

    「我有准许你自己检笔吗?」李墨辰手拿著藤条打向萧霸琰捡笔的那只手,逼的他把笔给放开,有些不悦的看著他。

    「主人,狗奴小穴内的笔掉了,请帮狗奴检笔。」赶紧把手放回膝盖上,突然灵机一动赶紧说出请求的话。

    「错了,不是狗奴,你是小母狗,又骚又淫荡的小母狗。」拿著藤条,抵在萧霸琰的下巴上,强迫他抬头,羞辱他。

    「主人,小……母…狗小穴内的笔掉了,请帮又骚…又淫…荡的小母…狗,检笔。」有些耻辱的移开视线,不去看李墨辰的眼睛,故意把话说得断断续续,这样自己会好过些…。

    「小母狗,连话都说不清楚?求人的态度是这样?看著我,把腰给挺出来。」李墨辰看著一脸羞耻的萧霸琰,到後来却把视线移开故意不看自己,又故意把话说得断断续续的,让李墨辰更想要羞辱他。

    「主人,小母狗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李墨辰打岔。

    「谁是小母狗?」萧霸琰虽然被羞辱著,下面却还是勃起,让李墨辰有种想要狠狠羞辱他的恶兴趣,一手抓住他的下巴。

    「我是小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