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沉溺(肉文) > 分卷阅读37
    就算搞了一整晚,那根红萝卜都不见得会放进去,放下碗筷,站起身,走过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领带,走到萧霸琰的背後,抽掉他拿在手上红萝菠,拿起领带把他的双手放在脖子後,一手拿著红萝菠抵在萧霸琰的菊穴,一手抓住萧霸琰的肩膀,向後拉。

    「阿…恩…冰…」萧霸琰失去重心,把红萝菠整根吃了进去,顶到在体内的那一点,同时萧霸琰的欲望也射出一道银白色的物体。

    「哈…不要…停…恩…哼…唔」李墨辰把萧霸琰往前推,让萧霸琰趴在桌上,菊穴内插著一根红萝菠,李墨辰抽出红萝菠,又大力的插进去,重复著抽插的动作,只见萧霸琰屁股突然加夹,过了几秒又放松了,原来又射精了。

    「阿!!!」把趴在桌上的萧霸琰扶了起来,变成蹲姿,拿起红萝波抵在菊穴门口,又把他往後推,让他重重的把红萝菠给吃下去,解开被绑住的双手,萧霸琰一直喘息著,脸上充满情欲,一脸茫然的看著前方。

    「射得真多,母狗的身体就是又骚又淫荡,欠人干。母狗认同吗?」李墨辰站在萧霸琰的背後,双手伸向前玩弄著萧霸琰的小红点,看到桌上有著量不小的银白色的浓稠物,靠在他的耳畔轻声桌著。

    「他才没有欠人干,是有人逼他的!!」才刚回过神,一听到他所说的话,放在膝盖上的手,紧紧握拳,深呼吸几下,大声的反驳回去。

    「刚刚跪在地上著求我让他射精、蹲在桌上靠著红萝菠抽插,射出来,也是我逼的吗?难道就不是他自愿的?」眯眼,看著坐在桌上跟他顶著嘴的萧霸琰,李墨辰眼睛变得锐利起来,大力的捏著他的小红点。

    「是你逼的,如果你没有绑住我,我怎麽会有刚刚以上的行为?」说话没有经过大脑,直接说出口。没有回过头,生气的反问著眼前这男人。

    「哼,从现在起我都不干你,以後你就别哭著求我干你。」放开手,有些无所谓的冷哼了一下,拿起自己的碗筷放在洗碗槽上,转身走掉,身上散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

    「我才不可能求著你干我。」抽出还放在体内的红萝菠,大力的丢向李墨辰的方向,没有打到李墨辰,掉落在李墨辰的脚下,断成两块,弹飞起来,最後掉落在地上。

    「还有,我的卧房只给我的爱奴睡,从现在起你搬到另外一间房间。」看了一眼断成两块的红萝波,想起还有事情要提醒他,转过身,面对萧霸琰的方向,交代了几句,随即往楼梯的方向走过去。

    「不睡就不睡,自以为那间房很好吗?」听到李墨辰这样说,萧霸琰火又烧得更旺,气得破口大骂。

    李墨辰才正要踏上阶梯,听到萧霸琰这样说,身体一愣,深呼吸几下,继续爬楼梯,没有回应萧霸琰,没必要吵架搞得像小孩子在吵闹似的,只会多增添一笔笑话而已,李墨辰心里这样想著。

    「你是不是男人阿你,连话都不敢回!!」挑衅著李墨辰,要他回应自己的话…过了几秒後,发现李墨辰根本不理他,萧霸琰有些泄气的弯腰驼背,好像一只战败的公鸡。

    「我才不是欠人干的母狗…」喃喃自语的说给自己听,跳下桌面,把剩菜都收拾好、擦乾桌面上的精液,拿起衣服,往三楼的房间走去。

    46

    「恩…哈…再大力点。」萧霸琰趴伏在床上,右手拿著假阳具伸到後面,把假阳具大力的插进去小穴内快速的抽插著,小穴内有大量的润化剂,插到最深处,又全部抽了出来,整间房间都听到噗滋─噗滋─噗滋─淫荡的声音。

    「恩…恩…主人…快……阿…哈」一手继续大力的抽插著,空著那一手从肚子滑向小腹握住已经抬头的阴茎,毫不温柔甚至可以说是粗暴的握住它,上下套弄著,萧霸琰的屁股紧夹,马眼上一滴、二滴的白色浓稠物跑出来,下一秒从马眼内大量喷出白色物体,停止手上的所有动作,胸膛一上一下的,喘息著。

    「恩…打烂这根贱…打烂…」把身体内的假阳具整个推了进去,坐起来,大力的打向阴茎,另外一手则肆虐著胸前的小红点,想得到痛的快感。

    「这不是我要的!!」双手大力打著床铺,发觉刚刚所有肆虐的动作,根本不是他想要的感觉,他要的是像李墨辰给他的痛跟快感。

    把自己的头埋在枕头内,身体内还吃著一根假阳具,这是萧霸琰第六天的失眠了。

    ------------------------------------

    早上扬名公司。

    「唉。」原本正在巡视每各部门的工作状况,一想到冷战已经一个礼拜了,心思全没在公事上面,也没心情继续办公,想找个地方让自己冷静一下,又不知道该去哪里,一抬头发现前面就是厕所,走进去厕所随便挑选一间,坐在马桶盖上面,正回想著这一个礼拜李墨辰对他的冷淡表现,没有准备三餐、没有接送、不再对他关心,就好像是在对陌生人一样,一想到心就好像被重重打了一拳似的。

    叩─叩─叩─叩─。

    高跟鞋的声音…这不是男厕吗?我现在出去会不会被当变态?可是,这是男厕…算了,还是避免麻烦,还是等她们走掉好了。

    「凤姐,这间是男厕耶,要不要去楼下的女厕。」甲职员拉著乙职员的手。

    「没关系,现在没有男生在使用,先借用一下,谁叫隔壁的厕所正在维修。」还要跑去楼下的女厕?又不是在发疯,反正现在没有男生,就先借用一下吧,反正只是要补妆。

    「凤姐,昨天我跟我家那个死鬼吵架了…」站在一旁,对著镜中的凤姐说出心事。

    「怎麽了?」正擦完口红,抿抿嘴。

    「就昨天我们在办事的时候,他就一直叫我母狗的,然後我就受不了了,我就骂回去了…结果就…。」

    「还好吧,我家那个,也是爱在办事的时候叫我骚母狗,听到听腻了,没什麽大不了的!反正关起门来,就只有自己知道,大不了回呛他几句公狗,不就没事了。」

    「凤姐我拉不下脸,道歉…昨天我还把话说得很难听…」

    「这简单,你就借酒装疯,把他弄到床上,再办一些事情,就会和好了。」

    「……谢谢凤姐,我回家试试看。」

    「走吧。」凤姐收拾好化妆包,拉著甲职员一起离开了厕所。

    坐在马桶盖上的萧霸琰,听到那两名女职员说的话,心有戚戚焉,很符合他现在的情形,想低头又拉不下脸。

    「借酒装疯…?」上次我跟云诳跑去喝酒,回家後就被修理的惨兮兮,真的要弄借酒装疯这招吗?萧霸琰想起上次李墨辰对他的惩罚,打了个寒颤。

    「不过,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两手同时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