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长​​日​​光​​阴(H) > 分卷阅读5
    “现在肯叫表哥了?刚才不是还不愿被我操吗?怎么改主意了?”

    绮蓝被操得全身酥软,小骚穴被插的咕啾咕啾响个没完,骚水顺着大腿缓缓流下,“啊……表哥好坏……总是用大龟头……撞我的骚芯……就是每次都要……被你操个半死……我才不敢来找你的嘛……”

    “废话,要不是为了你,我会到这种破地方来当门卫?”男人对她的哀求置之不理,大鸡巴直上直下操得更加起劲,“非要在学校里卖奶子,我看你不是没钱,你就是浪,就是喜欢被一群男人玩你这两团浪肉!”

    大手罩着一只嫩乳渐渐用力,白腻的乳肉从指缝间委屈的挤了出来,表哥恨恨地说:“奶子长得又浪又骚,是不是玩你的男人越多,你这身骚肉就越爽?你是不是把自己说过的话都忘了?”

    绮蓝无助地攀在他肩头,“没有忘……啊……我最喜欢表哥了……想要一辈子……都被表哥的大鸡巴操……啊……好爽……浪奶子被你捏得又疼又爽……”

    “这都弄了多久了?还有完没完了?”后面排队的女生们已经不耐烦了。

    绮蓝身后有个娇小可爱的女生,气冲冲地在绮蓝背上打了一巴掌,“我是专门等着门卫哥哥当班的时候才出门的,你还敢占着他不放?还有没有公德心了?表妹了不起呀?我将来还要作他的老婆呢!”

    转而又对门卫露出一个娇艳的笑容,“门卫哥哥,你也来摸摸我的奶子嘛,保证比她的手感好多了!”

    门卫气她打了表妹,听了这话反而笑了起来,看着女生因为他的笑容一下子红了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轮流被门卫操哭

    轮流被门卫操哭

    女生向前走了两步,故意让自己的大奶子颤了颤,娇声娇气地说:“我叫宁宁,门卫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表哥!”绮蓝不给表哥回答问题的时间,搂着他的脖子撒娇,“我受不了了……小骚穴好痒……快来操我呀……不许你对她笑……你说过最喜欢我的……”

    “知道自己错了?”男人挑眉问道。

    “知道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表哥快用大鸡巴操我……好舒服……最爱表哥操我了……来嘛……来捏我的奶子……打我的屁股呀……”绮蓝缠着表哥骚浪的扭着屁股,小穴把大鸡巴夹得死紧,哪怕里面的褶皱都被这粗大的东西撑开了,也不肯放松,“啊……表哥的鸡巴好大……最会操表妹的小了……啊……要去了……要被表哥操死了……”

    骚芯鼓鼓的悬在阴道上方,大龟头每次出去都能把它顶得又酸又痒,绮蓝故意叫得又响又浪,她本来只是想要气气后面那个不懂事的学妹,可是表哥好像看穿了她的想法,大鸡巴真是毫不留情的抽操起来。

    小阴核被他浓重的耻毛扎得酥痒,骚芯都快叫他顶烂了,淫水不要钱似的流个没完。这种骚浪的反应也把表哥的情欲勾得高涨起来,他不顾绮蓝小声求饶,大鸡巴在小穴里横冲直撞,鸭蛋大的龟头更是频频直插子宫。

    “表哥求你了……快把小骚货的子宫操穿了……啊……好爽……来了……小骚穴被表哥的大鸡巴干泄了……”

    绮蓝高高的昂起头,全身紧绷的挂在表哥身上,小骚穴不停的抽搐吸吮,滑腻的阴精顺着大鸡巴喷射而出。大龟头插在小浪穴里,马眼不停被阴精冲刷,表哥之前操了很久也没有要射的感觉,现在却是闷哼一声,马上就要败在表妹的小嫩里了。

    “不行……啊……别射进来……我还要去银行呢……表哥……不许你射进来啊……”

    “不射进去也行,但是你晚上必须来找我,能做到吗?”表哥哪忍着要爆发的感觉为自己争取福利,绮蓝不敢犹豫,急忙点头,“好……晚上我去找你……啊……要死了……人家还在高潮呢……别再操了……”

    门卫舍不得惹她生气,赶紧放开绮蓝,一下子把后面的宁宁抓了过来,“该你了,把骚露出来!”

    粗长的大鸡巴上还带着绮蓝的淫水,急冲冲的挺到宁宁的小骚穴里,她立刻淫叫起来,“好大呀……门卫哥哥的大鸡巴真舒服……都挺到宁宁的子宫里去了……啊……哥哥使劲操我呀……宁宁一直都想要……被你操死呢……”

    门卫阴沉着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操干着宁宁的小穴,“我要射了,直接射到你的骚里去!”

    这话不是询问,而是通知。宁宁撅着屁股被他从后面猛插猛操,大奶子随着身子来回摇动,她已经在快感的逼迫下哭了出来,“射进来……我想要……门卫哥哥好厉害……小骚货想要你的精液……啊……好猛……”

    门卫冷笑一声,大鸡巴用力一插,直接冲出子宫,热烫的精液一股脑的都喷了进去。他的精液又浓又多,射了好半天,直到宁宁都要昏过去了,才算完事。

    推开瘫软的宁宁,他又把绮蓝扣进怀里,狠狠地吻了半天,“欠操的小东西,你一来我就忍不住了,坚持不射的记录全让你破坏了!晚上记得来找我,否则再被我捉住就直接操死你!”

    “知道啦!”绮蓝哄好了表哥,终于步出校园。马路对面就是公交车站,只等了两分钟就有一辆公交车了开过来。

    车门打开,她抬起脚刚要上车,不想却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差点跪倒在车门前。

    “别以为你是他表妹就能近水楼台先得月了,我将来一定会嫁给门卫哥哥的!”宁宁越过她站在公交车上,一脸得意的说。

    两个女孩子结了仇,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却不知道在学校大门前,帅气的门卫刚刚挂断电话,远远地望着这辆公交车露出一抹冷笑。

    公交车上的麻烦

    公交车上的麻烦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和性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包括公交车也是如此。

    绮蓝赶在车门关闭前上了车,发现车上的女性专座已经被坐满了,她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女性专座是专门为那些出于各种原因不想和男人发生关系的女人们准备的。它们柔软舒适,两侧还带有扶手,比男性座位要舒服多了,只不过在座位的正中间,有一根粗长突起的按摩棒,方便插入女乘客的小穴里。

    一般的交通工具都不会对女性收取费用,因为她们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报酬。绮蓝要去银行,所以不能在那之前被人灌入精液,如果不能抢到女性专座的话,事情就会变得比较麻烦。

    她总不能去求每一个操他的男人不要内射吧?

    毕竟这是公交车呀,除了女性专座上的女人没人打搅,别的女人都是要被男人操的,而且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都没有拒绝的权利。

    绮蓝犹豫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