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长​​日​​光​​阴(H) > 分卷阅读6
    量四周,想要找一个好说话的男人,求他不要把精液射进来,却发现早她一步上来的宁宁正站在不远处,对着一个非常帅气中年男人搔首弄姿。

    不是说将来要嫁给表哥么?怎么一转眼就去勾引别人了?

    绮蓝摇了摇头,看到宁宁身后还有一个普通座位空着,赶紧走过去坐了下来。

    如果运气好,这一路上没有男人想要操她就好了。

    可惜事实证明,她的运气并不好。

    “你怎么这么讨厌啊?没看到这是我的座位吗?”宁宁发现了她,叉着腰说。

    “你不是在和那个人聊天吗,我还以为你要坐到他腿上去呢!”

    宁宁本来还真是这样想的,那个大叔有一种成熟干练的气质,她第一眼看到他就想被他操了。可是一看到绮蓝她就气不打一处来,门卫哥哥凭什么那么偏心呢?不就是奶子比她大一点吗?

    “不行,是我先来的,你给我让开!”

    绮蓝叹了口气,这丫头大概是被宠坏了,不过现在她也懒得跟她计较,在到银行之前,她不想节外生枝。于是她没有再争辩,直接把座位让了出来,转身向后门走去。

    没想到刚走了两步,宁宁突然发难,抬腿踢了她一脚。绮蓝重心不稳直接摔倒在地,膝盖也被摔得生疼。

    这一次,她是真的生气了,“你有病吧?”

    宁宁得意洋洋的笑了两声,看到绮蓝那副狼狈的样子,心里痛快不少,但是接下来,她就笑不出来了。

    刚才那个一直和她聊天的中年人突然把绮蓝拉到自己怀里,大手为她揉了揉膝盖,“疼么?”

    “还好,谢谢你,呃……谢谢您!”绮蓝这才发现这个人不仅长得好看,还有一种中年男人特有沉稳感,可靠、迷人,对于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不用这么客气!”男人温柔一笑,“叫我刘叔叔就好。”

    大手开始在绮蓝身上游移,一寸一寸的检查着她的肌肤,“除了腿,还有哪里疼?有没有伤到腰?”

    “没、没有。”

    “那就好。屁股呢?让叔叔摸摸,有没有被摔肿了?”

    他的手干净修长,带着火热的温度抚上她的臀瓣,绮蓝仿佛被烫到了,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

    男人敏锐的察觉到她的反应,温柔地问:“怎么了,是不是这里疼?”

    “不……不疼……”不知道为什么,绮蓝在他的关心和抚触下竟然有点不好意思。

    “那这里呢?”修长的手指不紧不慢的滑上肉缝,指尖轻轻挑弄着湿漉漉的小穴,低沉悦耳的声音带着笑意,“看来是这里摔疼了,都哭出水来了!”

    “嗯……刘叔叔……你别……”

    绮蓝的声音马上被一声尖叫盖了过去,宁宁带着哭腔哀求着:“不要这样……我不想被你们玩……”

    凌辱宁宁

    宁宁被两个男人按在座位上动弹不得,上衣已经被强行脱掉,白嫩的大奶子上覆着一只黝黑的大手。

    “你们这些乡巴佬……也敢欺负我……快点放开我……”宁宁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她经历过的都是衣冠楚楚、社会精英型的男人,和眼前的男人们明显不同。

    抓住她的两个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穿了一身深蓝色的工装,衣服上全是飞溅的泥点子。握着她奶子的那只大手甚至还带着泥,细小的砂土颗粒摩擦着她的肌肤,引起更多的战栗。

    大胡子男人在她胸前用力一捏,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许你欺负别人,就不许俺们欺负你了?”

    粗糙的指尖捻动娇嫩的乳头,在钝痛的袭击下,宁宁终于哭了出来,“好疼……你们讨厌……不要再捏我的奶头了……我要给爸爸打电话……让他把你们都抓起来……”

    “打电话?”大胡子唇边勾起一抹冷笑,“凭什么抓俺们?就因为俺们想操你的骚?”

    站在大胡子身旁的男人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他一把抢过宁宁的手包,把里面的手机拿了出来。

    “哟,还是挺贵的手机呢,咱们干两个月苦力也买不起这东西!”刀疤脸笑得分外狰狞,在宁宁惊惧的目光中笑道:“把这小妞的裙子也脱了,正好用她试试这么贵的手机好不好用!”

    宁宁哭着挣扎,“不行,不许你们这些下贱人碰我!”

    她的抵抗没有任何作用,轻薄的短裙马上就被扒了下去,大胡子还在她屁股上用力地打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在疼痛的刺激下,宁宁哭得更凶了,“你们太过分了,我要告诉我爸爸,让他把你们都抓起来!”

    大胡子拉开裤链,掏出那根粗壮的大鸡巴用它拍打宁宁的脸蛋,“叫啊,只要他敢来,俺们就当着他的面操你,操烂你的骚!”

    “要抓也该先抓你,欺负别人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你自己也是个贱人呢?”刀疤脸把手机调成震动模式,用它挑逗宁宁的乳头。

    震颤带起酥麻,宁宁很快就放弃了挣扎。

    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能。

    淫乱病毒席卷全球五十多年,这段时间里,所有新生儿的体质都被改变,身体的敏感度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女人的小穴弹性加大,男人的性器也更加粗壮,他们的欲望也变得更加高涨。

    所以,宁宁已经没有力气去反抗了。

    大眼睛里噙着泪花,乳尖上的快感让她微微颤抖,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手机还可以这样玩!

    “贱货,奶头这么快就硬了!”刀疤脸把手机移到另一个小奶头上,看着它渐渐硬挺,“小骚货,怎么样啊?被你自己的手机玩着骚奶头,是不是特别爽啊?”

    宁宁偏头躲过探到嘴边的大龟头,咬牙坚持着,“一点也不爽……你们都是坏人……啊……别……别用它弄我的小骚核……”

    刀疤脸拿着手机向上滑动,用它剖开肉缝,震动的机身对准小阴核按了上去,“我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不要……啊……好麻好痒……”宁宁强忍着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可是她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

    小阴核那么娇嫩,稍稍一点震动就能让她水流不止,刀疤脸的手法又太娴熟,掌控着手机绕着阴核来回打转,高频率的震颤把宁宁弄得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整个人都是晕陶陶的。

    “嗯……好舒服……小阴核好麻……小穴也痒……嗯……想要门卫哥哥的大鸡巴操我……”

    大胡子嗤笑一声,“别想了,他是看不上你的!有那个闲功夫,不如给哥哥舔舔大鸡巴!

    粗长的性器一下子顶到宁宁嘴里,把她噎得差点背过气去,所以她没能发现刀疤脸没好气地瞪了大胡子一眼。

    一直冷眼旁观的绮蓝却看得清清楚楚,她这才知道,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