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长​​日​​光​​阴(H) > 分卷阅读18
    那根直挺挺插在她小穴里的按摩棒,站在讲台上

    开始分发学生们的成绩单。

    大概是巧合,最开始来领成绩单的都是妈妈们。她们对比自己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没有什么好感,加上

    回家后儿子也对她赞不绝口,心里那点嫉妒就更深切了。

    一位妈妈接过成绩单皮笑肉不笑地说:“老师可得注意身体,班上这么多男生,别让他们操坏了!要

    不然年纪轻轻的骚就松了,以后可是没有男人喜欢的!”

    “哪还用等到以后呀!”另一位妈妈捂着嘴笑,“昨天晚上儿子操我的时候,非说我的小穴是他操过

    的最紧的。我儿子也真是的,我都是那么大孩子的妈了,哪能和知代老师这种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比呢?可

    他嘴甜,非要说这种话来哄我,弄得我可不好意思了!”

    尽管她说得和真的一样,可是事实刚好相反。这位妈妈被儿子埋怨骚太松,操了她两下就抽出去了

    ,宁肯自己动手,也不去操她,活活把她给气哭了。

    所以,她那些怨气,怎么也得从老师身上发泄出去才行!

    “哎呦,你就别谦虚了,谁不知道你那小骚紧的很呢?”另一位妈妈笑得很矜持,只是说出的话却

    很放浪,“你儿子的鸡巴那么大,上次差点把我操死了,我看呀,只要不是那种一天到晚被人操个不停的

    骚货,谁的小碰上他都是紧的!

    妈妈们本来就不喜欢知代,再加上刚才那些爸爸们一看见知代也是两眼冒绿光的样子,她们对这位年

    轻的班主作就更没有好感了。

    她们挡在讲台前,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起来,明着是夸孩子,其实每一句都在指桑骂槐,话里话外都

    在说知代是个已经被人操松的贱货。

    知代又羞又气,都快哭出来了,可是她一个当老师的,又不能和学生家长翻脸,毕竟人家也没有直接

    骂到她脸上,闹起来也说不过去。

    她不敢哭出来,泪眼迷蒙的念出下一张成绩单上的名字,“莫兴哲……”

    一个高大的身影快步走到她身边,直接把她揽到怀里,“别哭,一会我给你出气!”

    在讲台上被学生的父亲玩弄

    看到知代红着脸被莫意深抱在怀里,下面的爸爸们就坐不住了。

    “我说这事不对呀,我们还都没上手呢,你怎么就抱上了?”

    “就是,抱就抱呗,你摸她奶子干什么?我们还想摸呢,要干也得排着队来呀!”

    一位刚领了成绩单还没回到座位上的妈妈对着莫意深骚首弄姿,“你们光说这位莫先生干什么呢?我

    看全是知代老师的错!她这么浪,肯定是看到莫先生长得帅气,所以自己滚到人家怀里去的!”

    有人听了这话挺不高兴,“你这叫什么话?谁没看见那个男人把她搂过去的,这么颠倒黑白,你还要

    脸吗?我看想要滚到他怀里去的是你吧?”

    家长们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知代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在莫意深怀里扭了扭,但是他抱得好紧,根

    本挣脱不开,“莫先生,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不放!”莫意深嗅着她颈间的香气,语调慵懒地说:“放心吧,他们闹不起来的,就算我在这里,

    当着他们的面把你操晕过去,他们也是没有办法的!”

    知代还在挣扎,“这怎么行……”

    突然,学校的广播打断了众人的争论,“各位尊敬的家长,鉴于历届家长会上屡有老师被操得体力透

    支,一连好几天不能上班的原因,今年为了保护教师的利益,本校开始执行成绩优先计划。既只有在班级

    内综合成绩第一的学生家长才能和老师发生关系,此举可以促进学生的学习和家长的督促,还请各位理解

    。至于其他家长,如果欲火焚身,小穴骚痒,还请与别家长配对操穴,谢谢您的理解与合作。”

    教室里安静了几秒,再次爆发出更大的喧嚣声:“凭什么呀,我就是来操知代老师的小嫩的,操别

    人有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我才不想操这些老女人!”

    “别人的老婆我操得多了,哪有儿子的老师操起来过瘾呢?”

    知代也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耳垂突然一痛,莫意深松口后问道:“你可以逃过一劫了,为什么不高兴呢?难道你本来就盼着再次

    被这么多男人操死过去?”

    “不,我只是没想到……唔……”小耳垂被莫意深含在嘴里轻轻吸吮,异样酸麻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呻

    吟出声。

    只不过她还是想不通,学校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种事情她曾经向学校领导反映过,因为三年

    前实在被人操得太惨了,她生怕再经历一回。

    但是校领导想都不想就回绝了,他说这也是学校的卖点之一,她们这些女教师,都有义务为学校献出

    肉体。

    不知不觉间,她小声问了出来,“我不明白,学校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莫意深一把扯掉她那件早就没有扣子的衬衣,捏住一粒小奶头玩弄起来,“很简单,有钱能使鬼推磨

    !”

    一想到莫兴哲可能就在门外看着,知代用力抵抗,“莫先生,请你不要这样!”

    “为什么不能?”莫意深沉了脸,“你是不是还想像三年前那样,被他们操得不省人事?”

    被好心人操哭了

    “你怎么会知道?”知代突然瞪大了双眼,“是、是你吗?”

    “谁?三年前送你回家的人吗?”莫意深挑唇一笑,“是我!”

    想不到还能再次遇到那位好心人,知代诚心诚意地说:“谢谢你,我也试着找过你,可是我没有你的

    任何信息,所以一直也没……唔……嗯……”

    听说她也找过他,莫意深忍不住用双唇堵住了她的小嘴。

    他的吻急切而霸道,肆无忌惮的汲取着知代的呼吸,让她毫无招架之力,就这样晕晕乎乎的被他按在

    怀里,等到莫意深放开她时,知代两腿一软,差点瘫倒下去。

    这副娇弱的样子让莫意深很满意,他笑着说:“不用急,你乖一点就算是谢我了!”

    刺啦一声,单薄的短裙被莫意深扯成两半,知代赤身裸体的被他抱了起来,放到讲台上,一低头就看

    到她小穴里含着的那根按摩棒!

    “现在可以拔出来了吗?”他握住按摩棒的根部,向外抽出一截,然后又狠狠的捅了进去,低沉的嗓

    音中透出几分威胁的意味,“告诉我,是谁让你插着这东西来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