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长​​日​​光​​阴(H) > 分卷阅读22
    有那双大长腿……

    骆清清默默地低头看了看自己,以她这不到一米六的身高,他的腿大概都能到她的腰了!

    这位要是金主的话,似乎也不错啊!倒也不是她水性杨花,主要是年轻帅气的男人,总比秃顶啤酒肚

    的老大爷好多了吧?

    男人走到他们面前,两手懒散地插在裤袋里,不耐烦地说:“骆光明,钱呢,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骆光明弯腰驼背的点点头,一张堆笑的老脸挤满了褶子,“江总,我家什么情况您还不清楚么?我是

    真没钱啊,不过欠债还钱也是天经地义的,所以我就想了个折衷的办法,您看……”

    “折衷?”江逸彰冷笑一声,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骆清清,“你不是想用女人来抵债吧,就她这种货色

    ,还不够你欠我的那点零头!”

    这话说得挺不客气,骆清清听了却也没什么感觉,反正她已经来了,人家金主要是看不上,就不关她

    的事了,到时候她爸再要死要活的也找不到她的头上来,挺好。

    只是她能做到无所谓,骆光明却不能,他欠下的是巨款,一辈子都还不完,江逸彰要是不肯收了这丫

    头,他这条老命也就交待了!

    “江总,您别急啊,这是我闺女,亲闺女,您先……”

    江逸彰没再看这对父女一眼,转身就走,“那就更不能要了,你的种又能生出什么好东西来?”

    眼看着江逸彰就要轰他们走,骆光明急了,一把拉过骆清清直接扯开她的上衣,让一对挺立的大奶子

    弹跳出来,“江总,我闺女是处女,全身上下都没让男人碰过,在这天底下可是独一份!”

    脚步一停,江逸彰慢慢地回过身,看着骆清清一字一顿地问道:“你、说、什、么?”

    ****************************

    不好意思,这章又晚了,而且还没塞上肉,所以就免费吧!看在我这么乖的份上,不能给点留言吗?

    现场验身,被金主检查身体

    “处女?”

    江逸彰终于开始仔细端详面前的姑娘。

    她长得倒是挺清秀,眼睛不算太大,但是眼角微挑,好像随时都带着笑,清纯里带了一点风骚。她的

    皮肤很白,胸前的两团肉也是又大又挺的。

    看到这里,他的手不由自主的动了,抓了一只嫩乳握在手里,心头马上就是一荡。

    好软!手感和那些做过整形的完全不一样,难道说……

    “这么大的奶子,难道是你自己长的?”

    骆清清让他问愣了,“不是自己长的,难道还是我捡来的?”

    “怎么跟江总说话呢!”骆光明狗腿至极的打了女儿一巴掌,这丫头说话不过脑子,要是把他惹急了

    不要她怎么办,真让自己这把老骨头去死吗?

    好在江逸彰对于手上的触感非常满意,也没有生气,还耐心地解释了一句:“我是说,你的奶子有没

    有做过手术或者整形之类的!”

    “怎么可能!”骆清清像是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咯咯地笑了起来,“江总,我爸是个赌鬼,我

    家经常连肉都吃不起,哪有闲钱去做那个?”

    骆光明又凑了上来,“是啊,是啊,江总你放心,这丫头身上全是纯天然的,没做过一点假!”他转

    头又对女儿说:“还不快把裙子脱子,让江总看看你的小!”

    “等会,你多大了?”江逸彰问骆清清。

    “20岁。”

    “骆光明,她长到这么大,连你都没有碰过她?”

    江逸彰很好奇,在这个淫乱病毒肆虐的世界上,他从没听过说有哪个成年女性还是处女!女人们开苞

    的年纪越来越早,他又对那种没长开的小丫头没性趣,他虽然有过不少女人,却从来没有碰上过处女。

    骆光明腆着脸笑道:“您就放心吧,清清两岁那年,我被追债的打了一顿,下面就不行了,而且我心

    疼孩子,不愿让她太早遭罪,所以一直给她穿着贞操带,从来没让别人得过手!”

    “真的?”江逸彰问。

    骆清清笑着回答:“有真有假吧。他让人打废了那事是真的,我一直穿着贞操带的事也是真的,不过

    他的动机是假的。他这么做就是想把我卖个好价钱,我爸总说20岁的处女肯定特别值钱!”

    被女儿拆穿了心,思骆光明气得想要打她,手一抬起来就被江逸彰拦住了。

    这对父女的话江逸彰都不太相信,所以他叫人带了专业的仪器来检查。为了配合金主的要求,骆清清

    也脱光了衣服被那些人来回摆弄,乱哄哄的过了一个上午,检查结果才出来。

    骆清清的确是处女,而且身上没有任何手术的痕迹,哪怕是微创都没有。这副奶大腰细屁股翘的身材

    真是一点都不掺假的,而且她的身上还有一个惊喜。

    江逸彰看着骆清清的小穴,情不自禁的摸了上去,“天生的白虎穴,一根阴毛都没有,还是个20岁的

    处女,看来这次的确是捡到宝了!”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怀里的姑娘早就羞红了脸,“骆清清。”

    江逸彰点点头,大手伸到她的腿间,“清清,把腿再张大一点,让我玩玩你的处女!”

    您看看我闺女的奶子和小穴

    骆清清生长在一个极其淫乱的世界里,可是她自己却没有接触过性爱。像这样一丝不挂的被个帅男人

    抱在怀里,还要她自己把腿张开展示小穴,对她来说,这种冲击力有点太大了。

    “那个,江总……”骆光明又凑到他们身边,老脸笑得皱成一团,两手还在猥琐的搓来搓去,“您现

    在也查清楚了,我闺女真是名副其实的处女,您看……我欠您的那些钱……”

    债还没有消,可不能让姓江的这么容易就把他闺女搞到手,否则的话,这二十年他不是白养活这丫头

    了?别人家的爸爸还能把闺女从小操到大,他可是一手指头都没碰过,就这么给开了苞,那他真是亏死了

    !

    江逸彰抱着骆清清没有松手,不咸不淡地说:“骆光明,知道你欠了我多少钱吗?五千万!你一辈子

    都还不完,你以为把女儿卖给我就能两清?”

    “话不能这么说啊,江总!”骆光明抹了把汗,“20岁的处女啊,我不敢说是天下独一份,至少在咱

    们国内也没有几个吧?您要是自己不想要,带出去弄个拍卖什么的也成啊!”

    他腆着脸又往前走了两步,枯干的手就要去摸女儿的奶子,结果却被江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