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长​​日​​光​​阴(H) > 分卷阅读25
    的小秘书,让她趴在桌子上,大鸡巴对准

    翘起的小屁股,一下子就插了进去,“妈的,看着江总玩处女,连操都比平常刺激!”

    这一举动给会议室里的男人们带来了灵感,他们都叫来了自己手下的小姑娘,让她们围成一圈趴在环

    型的会议桌上,一个挨一个的操了起来。

    “嗯,真爽,小还挺紧,虽然早就不是处女了,但是操起来还是不错的,把我的大鸡巴夹得挺舒服

    !”

    “我这个小婊子也挺浪的,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刚才就让我操了一回,骚里的精液还没流干净呢

    !嗯,对,小骚夹紧我的鸡巴,真是个欠操的小骚货!”

    他身边的男人重重地往里一顶,“你那个丫头的奶子不小啊,一会咱们换着操!”

    视频里的一群人干得热火朝天,这边骆清清已经快要迷失在江逸彰给她带来的快感里了。

    他的舌头灵活有力,不断地挑逗着她的小核,手指扒开花唇插入到小骚穴里,耐心地寻找着她的敏感

    点。

    “江总……啊……求求你不要再舔了……啊……阴核快要受不了了……好奇怪的感觉……有什么要出

    来了……”

    “就算你没有被男人操过,但总该看过别人挨操吧,这种感觉是什么你真的不知道吗?难道你就不想

    试一试高潮的滋味?”

    “想……可我还是怕……”

    男人低沉的笑声极为蛊惑,“别怕,你只要把自己完全的交给我就好了,看看小骚核都硬成什么样了

    ,你也忍心得很辛苦吧?不要怕了,叫出来,让我听听我的小处女有多骚!”

    金主大人提出了要求,骆清清只好乖乖就范,“嗯……江总好厉害……小骚核被你……舔得好舒服…

    …我要不行了……啊……来了……我被江总玩到高潮了……”

    一种极度的快感瞬间贯穿她的身体,像是一道闪电击中她的阴蒂,然后再把这种让人疯狂的快感散布

    到全身,骆清清到了这一刻才知道,原来高潮是这么的舒服,而她竟然到了二十岁才体会到这么舒服的感

    觉,真是太亏了!

    她在高潮中不停的挣扎颤抖,连小肉核都在抽搐,“啊……啊……好舒服……江总真会舔……我要死

    了……”

    一根火热粗壮的东西的在她的淫叫中抵上小骚穴饥渴的入口,江逸彰挑唇一笑,“别急,很快就有更

    销魂的感觉了!”

    他对视频里的人们说道:“都看好了,我要给我的小处女开苞了!”

    抵在穴口的巨物把骆清清吓得小脸一白,“江总……不行的……太大了……我会被你弄坏的……”

    “不会的,你的小骚饥渴了这么多年,怎么会坏呢?”

    话音一落,骆清清就感到一个灼热的大东西慢慢地顶了上来,它缓慢却坚定的挤开花唇,然后一鼓作

    气地冲进她的体内。

    “啊……好大……好疼……江总饶了我吧……小穴要被撑裂了……”

    求你了,操我

    粗壮硕大的阳具彻底埋入骆清清的身体,她尖叫一声,小嘴开开合合,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好涨,好疼!

    每天晚上她都要在欲火的烧灼下入睡,骆清清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过,那种让别人欲仙欲死的快乐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滋味,她也听说过第一次会有些疼,但是她没有想到竟然这么疼!

    江逸彰注意到她的不对,轻拍她的脸颊问道:“你怎么了?”

    “好……疼……”

    “听说女人在第一次的时候,都是会疼的,你忍一忍,马上就会好了!”

    江逸彰的家族财大势大,他有过不少女人,但是就算如此,他也从来没有碰到过处女。

    曾经有人试图下重金购买处女的初夜,可惜在淫乱病毒的作用下,再多的金钱也无法让人们压抑强大的性冲动,女孩子们在很小的年纪就会被开苞,而骆清清这样的异类,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

    他看着交合处开出的艳丽红花,非常缓慢的抽出巨物,动作轻柔了不少,“我会轻一点,你慢慢适应,要是疼得厉害就叫出来!”

    火热粗壮的肉棒填满了骆清清的小穴,那些饥渴了许久的媚肉终于得到了抚慰,它们紧紧地绞着大鸡巴不放,直到每一寸褶皱都在大龟头的碾压下消失不见。

    作为一个长年饥渴,并且从未得到过满足的小处女,一旦最初的不适退去,强烈的快感马上虏获了她的身心。

    “嗯……好舒服……江总好厉害……太大了……把小骚穴都涨满了……啊……”

    江逸彰闷哼一声,咬牙说道:“你也很不错,不愧是处女,你的小是我操过的最紧的一个!”

    前所未有的紧致和强烈的抓握感瞬间满足了江逸彰挑剔的胃口,他慢慢地的抽出性器,又狠狠的顶了进去,“怎么样,还疼么?”

    “啊……好深……江总……求你不要操得这么深啊……小穴都要被你顶穿了……”

    骆清清杏眼圆睁,无助的吟叫着。

    原来这就是做爱么?男人的鸡巴真的好大好硬啊,小穴被他操得又酸又麻,每次插入都像是要直接顶到她的心里。

    好舒服,她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江总……这种感觉好奇怪……可是我还想要……想要更多……”

    “你就这么喜欢被我操吗?”江逸彰轻笑出声,“真是个淫荡的小处女!哦,对了,你已经不是处女了!从我的大鸡巴插到小里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骆清清身上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渴求着,她不耐烦听江逸彰的那些废话,她只想被男人的大鸡巴操到高潮,“操我……江总……求你了……快用大鸡巴操我呀……我受不了了……”

    “怎么?你这是嫌我操得轻了?”江逸彰呵呵一笑,两手按住她的膝弯,让湿漉漉的小骚穴完全呈现在他眼前,飞快操干起来,“难得我会体量女人,你还不领情!那就好好受着吧,今天我不尽兴就不算完!”

    第一次就被操到潮吹

    娇嫩的小穴被江逸彰干得汁水淋漓,骆清清下意识的绷紧了身子,一对大奶子随着男人的操干来回弹动,“呜……好大……好舒服……”

    原本紧紧闭合的子宫口在大龟头粗暴的撞击下越来越软,江逸彰卯足力气狠狠的向前一顶,鸭蛋大的龟头瞬间从那张小嘴里面穿过,怒睁的独眼直抵子宫。

    “啊……救命……插到里面去了……好深……要被干坏了……”

    “放心吧,你的小子宫弹性很好,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干坏的!”江逸彰不停的耸动着劲瘦的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