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长​​日​​光​​阴(H) > 分卷阅读26
    销魂的快感让他根本停不下来,“这才刚刚开始,你现在就叫救命也太早了点,我不仅要干开你的宫口,还要操你的子宫,然后把我的精液都射进去!嗯,小骚怎么越夹越紧了?操死你,第一次挨操就这么浪!”

    大龟头狂暴的顺着阴道一路顶进子宫,直接干到了最深处,骚芯因为不间断的刺激渐渐鼓胀起来,每一下抽插都能给骆清清带来极大的快感。

    “嗯……好舒服……江总的大鸡巴好厉害……奶头也痒……求你嘬我的奶头呀……”

    “骚货,怎么这么浪,你是不是想挨操想很久了?”不过,这副骚样他很喜欢。

    江逸彰把骆清清数落了一通,却还是体贴的去关照她的小奶头。

    白嫩的大奶子上顶着一圈粉嘟嘟的乳晕,江逸彰把它含住,舌尖不停的舔弄撩拨着已经硬起的奶尖。骆清清舒服得呻吟一声,闭上双眼享受着这份等待已久的快乐。

    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男人青筋虬结的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横冲直撞,小阴核和骚芯已经鼓起,快感在男人迅猛的动作中累积,没过多久,她就哆嗦着被江逸彰操到了高潮。

    “啊……来了……好舒服……要死了……要被江总的大鸡巴操死了……”

    小骚穴开始抽搐,湿滑的阴精大量涌出,江逸彰感觉到她的变化却没有停手,反而变本加厉的蹂躏着她的肉体。

    粉嫩的小奶头被他粗暴的吸吮啃咬,大鸡巴对小里的抽搐置之不理,一下一下几近疯狂的抽插着,以至于那些奔涌而出的浪水全都被他击成细碎的水花,捣出粘白的泡沫。

    高潮的快感不仅没有停歇,反而在江逸彰的动作下越来越猛烈,骆清清摇头哭喊着,“不行了江总……不要再操我了……小骚穴受不了了……我真会被你操死的……啊……放了我吧……求你了……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我说过了,今天这事,只有我尽兴了才算完,你只能受着!”

    “可是真的不行了……啊……来了……要尿了……”

    在骆清清淫媚的哭声中,一道晶莹的水箭从小穴里射出。她不停的抽搐、尖叫,小骚穴把江逸彰的大鸡巴绞得死紧,让那根粗大的东西寸步难行。

    “处女的小都是这么紧的吗?”江逸彰喘息着问,“第一次挨操就潮吹了,是你太欠操,还是我把你操得太爽?”

    在视频会议中被江总操到哭

    视频里传来不少男人的惊呼声,“你们看见了没有,这个小骚货被江总操得潮吹了,还是处女呢,怎么这么骚?”

    听到这种话,骆清清的小骚穴又是一紧。

    她眯着眼,在江逸彰的闷哼声中说道:“不是的……都怪江总……操得太爽了……大鸡巴……都快把我的子宫顶穿了……”

    “想不到你不但紧,小嘴也挺甜。”江逸彰满意的笑了笑,握住骆清清的手把她拉到自己怀里,“来吧,坐到我的腿上,把你的腿敞开,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让他们看清楚一点,我是怎么操你的!”

    骆清清身子一抖,可怜巴巴地问:“还要来吗?不是已经操过了吗?”

    江逸彰但笑不语,视频里传出了回答,“刚操了这么两下怎么能完事呢?江总可是很厉害的,不信你去问问秘书课的那些骚货,她们几个一起上都不是江总的对手呢!”

    “可是我没有力气了。”骆清清靠在江逸彰怀里撒娇,妄图逃过一劫》

    可惜她的计划没能成功,江逸彰自己分开双腿,又把她的两腿分别搭在自己的腿上,“别忘了你是我花了五千万买回来的,作为商品,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他命令道:“把你的小骚扒开,让他们看看里面的浪肉被我操成什么样了。”

    骆清清想起自己的身份,她的确没有撒娇的资本,所以还是乖乖听话的好。她忍着羞扒开自己的两片花唇,那里又湿又滑的,已经沾满了她的淫水。

    会议室里的高管们连气都忘了喘,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墙上的小穴特写。

    光洁水润的花唇被她自己用手指掰开,微微地颤抖着,小里面的淫水被捣成了白沫,顺着嫣红的穴口缓缓地流了出来。

    “操,这个小骚长得真好看,真不愧是江总,能操到这么极品的小!”

    “江总接着操她啊,别让这样的浪闲着,用大鸡巴狠狠地操她,我们都等着看呢!”

    “对,操死这个骚货,操烂她的骚,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呢?太欠操了!”

    江逸彰低声笑道:“听见了么,他们都等着呢,你把屁股抬起来,自己把我的大鸡巴吃下去!”

    骆清清没有反驳,她本来就是江逸彰花钱买来的玩具,她只有乖乖配合,只希望他能早点对她失去兴趣,以后她就自由了。

    她按照江逸彰的话抬起屁股,一手扶着那根火热坚挺的大鸡巴对准小穴坐了下去,“啊……好粗好胀……江总的鸡巴太大了……我吞不下去……”

    “没关系,我来帮你!”江逸彰把着她的腰,用力往下一按,粗长的大鸡巴瞬间没入小骚穴里。

    骆清清被顶得昂首尖叫,连脚趾都了起来,“啊……太深了……撞到骚芯了……不要再顶了……”

    浑圆火热的大龟头正巧顶在骚芯上不停的碾磨,带着源源不断的淫水,几下就把她操得哭了出来。

    “明明是个骚货还这么不禁操,我才干了你几下就哭了?”

    他已经找到了骆清清的敏感点,坏心眼的对准那里狠狠的撞了几下,骆清清泪珠从眼角飞出,她在高潮的极乐中活活的被他操哭了。

    穿着情趣内衣在会议室门前被男人们包围玩弄

    第二天,骆清清满脸通红地站在会议室门口,等待着江逸彰的到来。

    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江逸彰叫她早点来等他,并且让秘书为她准备了衣服。骆清清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小脸红得更厉害了。

    这套所谓衣服其实只是几根黑色皮带组成的情趣内衣。其实就连“内衣”这两个字都不算太恰当。

    上身的装扮和胸罩差不多,但是没有一片布料。在乳房的顶峰上有一个钢圈,大小刚好盖住乳晕的边缘,粉嫩的小奶头在刚圈正中骄傲地挺立着,几条黑色皮带支撑着硕乳,让它显得更加浑圆坚挺,也更加诱人。

    下身也是一条皮带做成的丁字裤,只是在对准小穴的地方被一分为二,两条纤细的皮带了完美贴合着她的股沟,像是加了重描线一样,让她的小穴成为突出的重点。

    江逸彰是把她救出苦海的金主,骆清清不敢让他失望,所以很早就站在了会议室的门前,但是她并不知道,以江逸彰这种身份,一定会是最后一个到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