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长​​日​​光​​阴(H) > 分卷阅读27
    “哟,这不是昨天刚被江总开苞的那个小处女么?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骆清清记得昨天的视频会议里也有他。

    他上上下下地看了骆清清半天,抬手捏住一粒奶尖,“这身衣服挑得真好,这对支起来的小骚奶头完全就是亮点啊!嗯,手感也很好,想不想让叔叔嘬嘬你的小浪奶子啊?”

    中年男人的手法非常娴熟,骆清清在他的玩弄下轻声呻吟起来,“嗯……好舒服……我愿意让叔叔来……啊……来嘬我的奶头……”

    “好,真是个听话的小姑娘!”

    他含住小奶头用力一嘬,拉着奶头向上提,直到把她的大奶子拉到极限,再看着它【啵】地一声弹跳回去。中年男人乐此不疲的玩弄着她的乳尖,骆清清也被他玩弄的越叫越浪。

    “嗯……叔叔真会玩奶子……好棒……我的奶子……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玩弄过……啊……真舒服……叔叔别停呀……用力嘬我的浪奶头呀……”

    就在她高声浪叫的时候,别的高管也开始陆续到达会议室,他们一看到骆清清就围了上来,七手八脚的玩弄起她的身体。

    “这小屁股长得真嫩,昨天看江总操你的时候我就快要忍不住了,一会让哥哥把大鸡巴插到你的小骚里去好不好?保证能把你操得爽上天!”

    又有一个男人加入了吸奶的行列,并且以不同的频率吸吮着她的奶头。骆清清被这些男人们围了起来,全身的敏感点都被他们玩弄着,这种被男人包围的感觉正是她一直所向往的。

    “好棒啊……浪奶头被你们嘬得好舒服……嗯……对……摸我的小穴……啊……啊……谁捏到小骚核了……好爽……捏我啊……快一点……我要不行了……终于要被你们玩到高潮了……”

    极度的快感以小骚核为圆心,极速的扩散到全身,骆清清淫叫一声倒在别人怀里,不远处传来江逸彰冷冰冰地声音,“大清早的就堵在门口玩女人,是不是我最近对你们太好了?”

    ****************************************

    实在不好意思,这两天光顾着玩游戏,没有存稿了。上午竞风流那边就更晚了,这边更是拖到了现在,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开会时自己挺着奶子勾引吃醋的金主

    刚才还如狼似虎的男人们一下子轰然而散,他们手忙脚乱的整理衣服,只留下骆清清一个人楞在当场。

    江逸彰沉着脸走了过来,一把将骆清清拉进自己怀里,头也不回的进了会议室,只给在场的众人留下一句话,“我看你们就是太闲了,不如再给你们找点别的事做!”

    坐到了为首的位子上,江逸彰才开始仔细打量骆清清,然后他的脸色就更难看了,“我让你来等我,可没让你去对着我的员工们发骚,还穿了件这么浪的衣服,你是打算让每一个见过你的男人都来操你吗?”

    “不是的,我没有那么想,而且这件衣服是您的秘书让我穿的呀,我还以为是您让她拿给我的,所以我才……”

    因为这些年来极度的性压抑,骆清清其实很喜欢被不同的男人们玩弄的感觉,但是看到金主大人阴沉的脸色,这句话她就不敢说出口了。

    听她这么说,江逸彰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点,他点点头没再说话,而是把她拉到自己腿上,然后开始会议。

    那些高管们一个接一个的做着汇报,江逸彰则是拿起桌上的一瓶水冲洗她的两个奶头,并且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你是我花钱买来的,在我玩腻了之前,你都是我的私有物品,不可以让别的男人随便碰你,知道吗?”

    “我、知道了。”骆清清很不开心,好不容易才告别了处女之身,现在又要守着一个男人过日子,真是太无聊了。可是就像江逸彰说的,她是商品,本身就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不管他有什么要求,她都只能服从。

    娇嫩的乳尖被江逸彰用力一捏,耳边传来他不悦的声音,“要是再让我看到你把我的东西给别的男人用,我就把你送回家去,让你和骆光明那个废物过一辈子,记住了吗?”

    “记住了,江总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别把我送回去!”

    江逸彰往后一靠,好整以暇地说:“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骆清清想了想,转身骑跨到江逸彰身上,自己托起一只嫩乳送到他的嘴边,“江总,我一看到你奶头就痒得很呢,求你替我嘬嘬它,好不好?”

    “刚才不是被他们嘬得挺爽吗?浪奶头还肿着呢!”

    竟然还吃醋了!

    她强忍着想要翻个白眼的冲动,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话,“他们怎么能和江总比呢?我是江总的人,我的奶头也只想被江总吸!”

    骆清清淫荡的把小奶头贴上江逸彰的唇,让那硬挺的小尖尖在上面来回滑动,骚浪的呻吟着,“好舒服呀……只是碰到江总的嘴唇……就这么舒服……求你了……快来嘬我的骚奶头吧……我要受不了了……”

    “真是个骚货,我就应该把你这对浪奶头咬下来,看你以后还怎么对着别人发骚!”

    江逸彰自从刚才看到骆清清的那一刻起就硬了,现在终于把持不住,一口含住她的奶头,用力地吸吮起来。

    会议中被吃醋的总裁狂操到喷尿

    敏感的奶头被江逸彰近乎狂暴的吸吮着,骆清清仰着头,两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轻一点啊……太用力了……啊……但是好爽……江总好厉害……奶头快要被你嘬到高潮了……”

    低沉的声音被欲望染上一层暗哑,江逸彰在骆清清的小屁股上捏了一把,“嘬两下奶头就能高潮?难道处女都像你一样骚么?”

    “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可是我一看到江总……就会忍不住发骚呢……啊……小骚穴好痒……给我吧……把你的大鸡巴……插到我的小骚穴里来……”

    骆清清即是有意讨好他,也是真的忍不住了。

    她抬起屁股,一手握住坚挺的大,对准自己的小穴坐了下去,“唔……好胀……江总的鸡巴好大呀……小骚穴要被撑坏了……”

    她就这样在刚才玩弄过她的那些男人面前,不遗余力的夸奖着他的硕大,极大的满足了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心。

    江逸彰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紧瘦的腰身向上挺了挺,“骚货,小都湿透了,你就这么等不及?”

    “嗯……等不及了……小骚穴好痒……最喜欢被江总的大鸡巴操了……”

    她骑在江逸彰身上不停地上下耸动,水嫩的小穴被操得湿亮一片,可她还不满足。在一个到处都有人操穴的世界里做了二十年的处女,骆清清已经快要憋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