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长​​日​​光​​阴(H) > 分卷阅读29
    看你的小骚豆子是不是也快要到达极限了!”

    公狗腰飞速摆动,江逸彰一边粗暴的抽插着骆清清的小骚穴,一边揉捏玩弄着肉核。

    里外夹攻的快感让她再次痛哭求饶,“不要了……啊……江总……求你了……快点放过我吧……真的不行了……再泄下去我会死的……”

    “我离开之前,怎么也得把你喂饱啊,不然你趁我不在的时候跑出去找野男人可怎么办呢?”

    骆清清这时已经没有哭喊的力气了,“不会的……嗯……江总……我是你的人……求你了……不要把我玩坏了……”

    江逸彰满意的笑了出来,还在埋在骆清清体内的大鸡巴随着笑声微微震动,骆清清小穴一紧,这种感觉很新奇也很舒服,让她没过多久又泄了一次。

    高潮中的小骚穴把江逸彰吸裹的欲罢不能,终于低吼着把热烫的精液射到了她的小子宫里。

    他拿起放在一旁的粗大按摩棒,用力的插到还有些痉挛的小里,“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就夹着这东西,不许拿出来。如果还想挨操,就把开关打开,让它替我操你的小浪,但是不许出去找别的男人,懂了么?”

    被吃醋的江总撕了衣裳猛嘬奶头

    一天繁忙的工作过后,江逸彰去了一家私人会馆应酬。

    一群丰乳肥臀的年轻女人在暧昧的灯光下围着他搔首弄姿,可是江逸彰却破天荒的提不起一点性趣。

    每看到一个女人他都会忍不住地去想,这些骚货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了,身上大概是一块干净的地方都没了,而只要一想到她们的身上曾经被许多不同的男人射满精液,他就觉得恶心。

    江逸彰生平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他觉得这些光鲜亮丽的尤物……

    很脏!

    他再也呆不下去了,满脑子想的都是骆清清,那个从来没有被别人染指过的女人,那个只属于他的女人。

    不顾朋友的挽留回到家,江逸彰迫不及待地推开房门,却听到一阵娇俏的笑声。

    他有点犯酸。

    这女人干什么呢?她可是从来没有这样对他笑过!

    走进客厅的一瞬间,江逸彰看到了让他怒火冲天的一幕。

    骆清清穿着一条单薄的真丝睡裙,迷人的曲线和胸前两个支起的小尖尖一览无遗,她正在和另一个男人有说有笑,一只小手还被他握在手里!

    “哟,你回来了!”那个男人看到江逸彰也没有放开骆清清的手,“你什么时候藏了这么个招人喜欢的小东西,竟然也不告诉我,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你给我滚!”江逸彰一把扯住好友的领口把他推出家门,黑着脸扔给他一句话,“我公司里的女人随便你挑,只有她不行!”

    打发走了一起长大的好友,江逸彰直接回到骆清清身边,猛地把她按在沙发上,“你就这么骚?我不让你出去,你就把野男人勾到家里来?”

    骆清清也是莫名其妙,但是看到江逸彰那个怒气冲天的样子,她没有反抗,只是委屈的解释着,“不关我的事啊,我本来在睡觉,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而且我们只是聊天而已,什么都没做!”

    “是没来得及做什么吧?你是不是嫌我回来的太早了?瞧你对着他的那副骚样,笑得那么浪干什么,你是卖笑的吗?”

    单薄的睡裙在他的暴怒之下变成飞散的碎片,把它包裹的迷人肉体全都暴露出来。一对饱胀的大奶子被江逸彰抓在手里狠狠的揉弄着,骆清清却觉得有些可笑。

    “江总,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江逸彰突然愣住了,他看了骆清清好一会,突然不再与她对视。

    他埋下头去嘬弄她的乳尖,骆清清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他恨恨地说了一句:“妈的,今天非得操死你这个骚货!”

    “嗯……江总……你轻一点嘛……别这样用力呀……”

    嘴角慢慢上挑,尽管敏感的小奶头被他粗暴的嘬弄着,可她还是想笑。

    真是想不到啊,江逸彰这种人竟然也会为了她吃醋呢!骆清清很开心,这还是第一次真的有人把她放在心上。

    原来这样的感觉很不错嘛!

    手指插入江逸彰的短发,她娇媚的呻吟着,“啊……好舒服……最喜欢被江总嘬奶头了……”

    ********************************

    真是不好意思,昨天家里人太多,没有时间码字,所以今天又晚了,不过明天就不会了!

    发狂的总裁把她操得晕死过去

    “啊……好舒服……最喜欢被江总嘬奶头了……”

    她的乖巧和热情让江逸彰的情绪有了些好转,“骆清清你给我记住,你是我的人,要是敢背着我偷野男人,我就把你的浪奶头咬下来!”

    “别咬啊……好疼……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江总你要相信我啊……”

    “相信你?”

    江逸彰用力的挺腰,鸭蛋大的龟头立刻没入小骚穴,他一鼓作气的冲破媚肉,怒睁的马眼气冲冲地顶到小子宫。

    “我凭什么相信你?刚才你还对着他发骚,还让他摸你的手,真当我是瞎子吗?”

    他越说越气,紫红色的大鸡巴狂暴地操干小骚穴,不停涌出的浪水被他干成细碎的水花,屋子里充斥着噗嗤噗嗤的操穴声。

    “好深啊……江总……求你轻一点呀……你的鸡巴太大了……都要把子宫顶坏了……我没有……对着别的男人发骚……是他硬要拉我的手……啊……啊……操到骚芯了……不要用这么大的力气操我……啊……小骚穴会被你操坏的……”

    “操坏了更好,省得让我担心!”

    全身的肌肉绷起性感的线条,江逸彰沉迷于骆清清的小嫩穴,一刻也不想抽出来。他找到那块与众不同的软肉,大龟头对准它狠狠地撞了上去,“知道我今天不回来,就敢把野男人引到我家里来,你的小就这么浪?一会没有男人的大鸡巴操你就受不了了?”

    “不是的……是他自己进来的……啊……别操骚芯……啊……我都不认识他……他说是你的朋友……我才替你接待他的……”

    骆清清被这个吃醋的男人操得没了力气,只能娇吟吟地浪叫。

    老娘替你陪着朋友你还不开心,还要反过来怪我?

    她用力缩紧小穴,层层叠叠的媚肉紧紧吸裹着江逸彰的大,龟头被嫩肉缠得寸步难行,强烈的快感下,他不敢再抽动肉棒,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她夹射了。

    “小骚夹得这么紧,是想把我的鸡巴夹断吗?”江逸彰喘着粗气,心底的怒气被她一句话彻底熄灭,“我没想到你是为了我才应付他的,这次是我错怪你了……嘶!欠操的小淫娃,你再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