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长​​日​​光​​阴(H) > 分卷阅读58
    。

    她骚浪难忍,自己捏着小骚核来回按揉,并且放浪的淫叫着,“啊……啊……好痒啊……只有小骚被操还不够……求你们来玩我的小骚核呀……来捏它……来咬它啊……”

    王子的一个朋友试探着走了过来,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小骚核,慢慢地捻动起来,“真是个小骚货,连骚豆子上都是淫水,我都快要捏不住了!”

    小核受到刺激,辛德瑞拉的小骚穴也不自觉的绞得更紧,王子爽得闷哼一声,对朋友说道:“太棒了,别停,继续玩她的骚豆子,一碰那里,她的小骚就夹得更紧,都快把我夹爆了!”

    “好吧,今天就让我们玩死这个欠操的小骚货!”

    下身的敏感点被男人们不停玩弄,辛德瑞拉的奶头又痒了起来,她揉搓着两团丰满的奶肉,叫得像只发情的猫咪一样淫荡,“哦……我的浪奶子也好痒……真想被男人玩弄啊……来吧……来玩我的骚奶头呀……来喝我的浪奶水呀……”

    越来越多的男人围到了辛德瑞拉的身边,他们吸吮她的奶头,把里面甘甜的乳汁都大口的吞下去,然后再用自己硬挺的大鸡巴戳弄她的身体,有人拉着她的手去套弄自己的肉棒,把马眼里溢出的液体都涂在她的嘴上,再恶狠狠地吻下去。

    “嗯……好棒……来呀……都来玩我……所有的男人都是我的……用你们的大鸡巴操我……把我操上天吧……”

    被男人们围住疼爱的感觉的确非常美好,辛德瑞拉也在他们的玩弄和爱抚中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王子在她的小骚里射了好几次,直到精液都要射干了,才不情不愿的让出了位置,让别的男人也可以操一操这个骚上天的小淫娃。

    很多人都把自己怒挺的大鸡巴插进了辛德瑞拉的小骚穴里,他们感叹着她的紧致和舒服,每个人都把又浓又烫的精液射进她的子宫。

    时间在疯狂的淫乱中过得飞快,当所有身份够高的贵族都操过她的小之后,午夜的钟声恰时响起,辛德瑞拉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空虚,纵使身体已经被满足到无以复加,可是她的心,却是干涸的。

    她撑着酸软的身体爬起来,绕过那些瘫在地上的,一脸餍足的男人们,独自向外走去。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呼唤,“辛德瑞拉,你要去哪里?”

    她回过头,对那个人说:“王子殿下,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别走,你留下来过夜,明天一早我就去你的家里提起婚约!”

    辛德瑞拉定定地看着王子,他无疑是英俊的,可是她的心里却没有一丝波澜。

    她笑了笑,摇头离开,只是在下台阶的时候,一不注意崴了脚,留下了一只晶莹剔透的水晶鞋。

    辛德瑞拉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细节,因为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她想要见到她的神仙教父!

    想要见到他,迫切地想!

    灰姑娘:我要和教父在一起

    辛德瑞拉对于王子的呼唤充耳不闻,并不是王子不够好,而是她已经找到了那个谁也不能代替的人。

    她头也不回的向外跑去,一只水晶鞋跑丢了,就索性脱掉另一只。

    她用尽力气奔跑,为的只是早一点见到他。

    可是当她冲到南瓜马车旁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南瓜,拉车的白马也再次变成了老鼠,魔法几乎消失了,只有她身上的美丽礼服还好好的穿在身上。

    辛德瑞拉沮丧的快要哭出来了,“怎么会这样?我想见你,教父,你在哪里?”

    一声幽幽的叹息响起,教父低沉魅惑的声音在她身后说道:“为什么想要见我,你不是已经见过王子了吗?他才是你命中注意应该在一起的人!”

    “命中注定?是谁定下的呢?”辛德瑞拉转身向教父走去,“你让我去见王子,我去了,也见到了,但我心里想的一直都是你,教父,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

    教父深深地望着眼前美丽的女孩,从她出生开始,他就一直在关注她,看着她慢慢长大,看着她在男人的宠爱下越来越娇艳,可是他却从没有见过她现在这副样子。

    她的眼中满是炽热的爱,看得他想要把她狠狠地拥在怀中,再也不放她离开。

    他的手慢慢抬了起来,最后却又无力的放下了。

    “和我在一起会很无趣,你要永远离开你的家人,再也无法回到人类的世界中,即使是这样,你还想要和我在一起吗?”教父笑了笑,湛蓝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哀伤,“而且王子很喜欢你,不是吗?和他在一起,你将会是这个国家的王后,拥有一切美好的东西和尊贵的生活,但是如果和我在一起,你可能连第二个人类都再也见不到了。”

    他越是遮掩劝阻,辛德瑞拉反而更加高兴,因为她知道,这是他也想要她的证明。

    如果对她完全没有意思,又何必这样苦口婆心的和她说这么多呢?

    所以她义无反顾的扑进教父怀里,把头埋在他胸前,闷声闷气地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姑娘,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没有马车和礼服,我连城堡都进不去,王子也就不会再到我,就算看到我,也只会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村姑,而不会对我有任何感觉。”

    “教父,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我感谢你对我的帮助,可我不是个好孩子,我已经不想再要那些东西了,我想要的是你!”

    辛德瑞拉抬起头,认真地望着教父,他们就这样对视了好久,久到辛德瑞拉以为已经过了一个世纪,教父才勾起嘴角,朝她吻了下来。

    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唇边,他呢喃着:“你可不许后悔!”

    砰地一声,一旁的大南瓜再次变成马车,教父把她抱进车里,一口含住了红肿挺立的乳头,“奶头都让男人们玩肿了,难道这样还不能满足你吗?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辛德瑞拉笑得很幸福,她抚摸着教父的金发呻吟道:“嗯……啊……好舒服……最喜欢教父吃我的浪奶子了……他们怎么能和你比……哦……再来……奶头被嘬的好爽……啊……奶水要喷出来了……”

    一道浓白的乳汁从小奶头射出,穿过教父的嘴角,一直喷射到车厢里,教父看到她这副骚浪的样子,再也把持不住,粗长的大鸡巴顶上辛德瑞拉的腿心。

    他笑得非常英俊,“我的骚女儿,想不想要教父的大鸡巴操死你?”

    灰姑娘:在掠空而过的马车里被操的淫水横流(终)

    面对心爱的教父,辛德瑞拉没有一丝矜持,她挺起高耸的胸脯磨蹭着教父的身体,小嘴里不断说出挑逗求欢的淫话。

    “想……辛德瑞拉最爱教父的大鸡巴了……快来操我嘛……嗯……小要痒死了……想要教父的大鸡巴狠狠地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