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长​​日​​光​​阴(H) > 分卷阅读65
    街了。佳思在电话里向她道歉,只是那种奇怪的声音让从菡脸红,想不明白她到底在干什么才会发出这种羞人的声音,为什么听起来好像是在做那种羞羞的事情?

    佳思爽约,没人陪她逛街了,但是从菡也不想太早回家,她把手机装好,索性自己去逛。

    这条商业街她来过很多次,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新意了,但是能在外面多呆一会也是好的,她实在不想太早回去面对冷漠的父母。

    从菡漫无目的的边走边看,走了没几步,就被眼前的景象吓的愣在原地。

    一家服装店门前站着一位导购小姐姐,她穿了一件黑色皮带做成的胸罩,其实从菡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不是能称做胸罩。那只是几条皮带连在一起,托住乳房的边缘,真正需要遮挡的乳房完全暴露出来,就连奶头都毫无遮挡的挺立在乳肉上,并且随着她招揽客人的动作来回弹跳着。

    一个中年男人走到她的身边,抬手就摸上了导购的乳房,"小姑娘很浪啊,露着奶子站在街边,是不是想要叔叔来玩你的浪奶头呀?"导购被男人摸得一脸享受,"嗯……叔叔把我的奶子摸得好舒服呢……要不要进去看一看……里面还有更多情趣装扮……一定会让叔叔满意的……"

    在大街上看到活春宫又被色狼吓的逃跑

    中年男人对导购的表现非常满意,他揉着她裸露在外的乳房,揽着她走进那家店。

    从菡看得目瞪口呆,脸颊好像着了火似的烫。她左顾右盼,看到路上还有不少行人,可他们全都像是没看到那惊人的一幕似的,全不在意的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刚才的事情已经够让从菡震惊,但是她定睛一看,刚才的事情绝对不是偶然。

    一对年轻的小情侣紧挨在一起向她走来,女孩长得很漂亮,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蕾丝抹胸,而且抹胸还没有内衬,透过蕾丝镂空的缝隙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对粉嫩嫩的小奶头,随着她的步伐招摇的微微颤抖。

    她的男友高大帅气,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精英气,一看就知道是受到过良好教育的富家子弟。

    可是现在,那个帅气精英男撩开了女友的裙子,修长的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里,并且合着她迈步的节奏抽插着那个让人害羞的地方。他们越走越近,从菡呆呆地看着,透过明媚的阳光,她能看到女孩的小穴流出不少春水,亮晶晶的涂满了男友的手指。

    女孩感受到了从菡的目光,羞得想要把男友推开,"表哥你不要这样……嗯啊……有人看着呢……"男友冲着从菡笑了笑,英俊的笑容带了一丝邪气,"怎么了,绮蓝不喜欢表哥用手玩你么?要不就在这个小妹妹面前操你一回吧?正好让她看看,你被表哥的大鸡巴操着的时候有多骚!"绮蓝被他调戏得一阵抽搐,一股淫汁顺着表哥的手指流了下来。

    表哥低沉的声音染上了笑意,他拉开拉链,小孩把尿一样的把绮蓝抱了起来,粗长吓人的大鸡巴毫不留情的插进淫水横流的小骚穴里,"下次要是再让学校的里臭小子们灌满子宫,表哥可就不只是在大街上操你了,记住了吗,小骚货?""记住了……啊……啊……表哥……大鸡巴插得太深了……绮蓝要被你操死了……"表哥边走边操,渐渐淡出了从菡的视线,可她还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原来他们不是情侣而是表兄妹!

    他们怎么能这样呢?他们是亲人啊,不仅做那种事,而且还是在大街上做那种事,这也太大胆了!

    正在她魂游天外的时候,一只大手隔着裙子摸上了从菡的小屁股,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妹妹怎么一直看着别人操呀?是不是你的小嫩也痒了?正好叔叔的大鸡巴还闲着,可以给你解解痒哦!""呀,你要干什么,别过来!"从菡吓得直接跳了起来。

    男人一脸淫笑地说:"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啊!好久没有遇到你这种装模作样的小骚货了,这害羞小模样跟真的一样,看得叔叔更想用大鸡巴操你了!"他在说道间直接拉开拉链,露出一根紫红色的肉,从菡看了一眼那根狰狞的大东西,尖叫一声扭头就跑,男人在她身后追了几步,但是因为年纪大了,也没能坚持多久,很快就跟丢了。

    从菡惊魂未定的跑到公交车站,正好有一辆公交停在她面前,她已经顾不上去看这是几路车,直接挤了上去。车上已经没有空位了,从菡只能站着,她还在不停的喘息,刚才真是太可怕了,差一点就要被那个男人强暴了,而且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街上的人都像是疯了一样,不知廉耻的做起那种事来?

    汽车发动,心不在焉的从菡站立不稳,在惯性的作用下退了好几步,尽管她已经努力想要保持平衡,可是却没有用,她身子一歪,坐到一个温热的怀抱里。

    男人醇厚的嗓音格外迷人,他说:"真是个热情的小姑娘!"

    在公交车上被陌生人玩到高潮

    跌坐在陌生的怀抱里,从菡吓了一跳,红着脸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那个男人似乎并不想让她离开,他圈着她的腰,修长的手指滑过她光裸的大腿,"既然来了,为什么要走呢?我一定会让你舒服的!"轻柔的抚触像羽毛一样滑过她的腿,从菡被他弄得一阵颤抖,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你放开我,再这样下去我要叫人了!""叫人?"男人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低声笑了起来,微微震动的胸膛贴着从菡的背,醇厚的声音让她脸颊火烫,"叫人做什么?难道你觉得我一个人还满足不了你?""我不是那个意思,啊,你干什么?"

    男人极度的肆无忌惮,他竟然掀开她的短裙,直接把手伸进去抚弄她的小穴。

    指尖摸到花唇的时候,他再次笑道:"口是心非的小东西,你连内裤都没穿,不就是想要被男人疼爱吗?"从菡震惊了,完全发不出一点声音,她怎么可能不穿内裤就出门呢?

    她绝对没有在半路上脱下内裤,刚才因为太过震惊所以没有注意,但是现在她的短裙下面真的空空如也,从菡怎么也想不明白,她的内裤怎么会不翼而飞呢?

    可惜现在不是思考的好时候,因为男人并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他拨弄着花唇,手指在肉缝上来回滑动,沾着慢慢渗出的淫水,直接插入她的小穴。

    "小嫩都湿透了,还跟我玩什么欲拒还迎?"男人的手指在从菡的小穴里来回抽插,很快就找到了那块凸起的软肉,并且坏心眼的按着它飞快揉弄。

    从未体会过的快感突然袭来,从菡挣扎的幅度越来越来越小,她的力气好像都和淫水一样都在男人娴熟的玩弄下流出体外。

    天啊,她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