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大帝姬 > 分卷阅读270
    好像也不对那为什么还离家出走?很是尴尬,养了几年的孩子竟然不了解吗?道:“反正她很好的,特别懂事,就是做出一些看起来不懂事的事,也肯定是有原因的。”

    笃笑了笑道:“我不是说这个,你们不觉得奇怪吗?”看向远去的车马背影,“她对自己是帝姬的事一点也不惊讶。”更别提悲愤激动等等情绪。

    是啊,戈川和妙妙恍然,这反应真的是奇怪啊。

    薛青归来没多久,笃也以旧友的身份来到郭家,郭怀春已经提前得到消息激动而有分寸。

    旧友相谈甚欢,郭怀春又请了家眷子女相见,其乐融融,郭怀春与笃追忆过往,虽然言语含糊但郭怀春从中都能明白真实的意思,只是有一点让他有些不解,笃提到了他家的武师,道:“听说你们家的武师不错,不如请来最好的与我比试一下。”

    郭怀春很是惊讶,笃的功夫他在军中早有耳闻,自己家的武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笃难道不知道?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或者这是表达旧友相逢喜悦的一种方式?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他说的办吧。

    此时的薛青并没有为郭家的武师祝福,而是被戈川拉着进门,暖暖提前被打发回家,院子里只有她们二人。

    院子中摆设精致依旧,但相对的二人身份却变了,戈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薛青拉住了她的手,左右看了看,低声道:“娘。”

    声音如往常一样,戈川莫名的眼泪闪闪,要说什么,薛青已经开口:“我问你,那几个人不是脑子有病吧?”

    戈川愕然。

    薛青道:“他们说的什么啊,什么我是”她没有说出那两个字,“这也太奇怪了,怎么可能”

    戈川释然,瞬时满眼酸涩,笃大人多虑了,这反应哪里是奇怪,而是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对她来说,适才他们说的事,她根本就不信呢戈川忍不住落泪,可怜的孩子,得知了自己父母被害,身世凄惨,真是难以置信。

    第十九章慢言

    日光明亮,戈川将一杯茶端来放到薛青面前,自己也坐下来。

    热茶蒸蒸,淡香袅袅,一切如旧。

    戈川道:“殿下…”

    薛青摇头道:“娘,你还是叫我青子吧,你这样叫我,我觉得不真实。”

    戈川抚了抚她的肩头,眼泪闪闪点头:“好,青子。”唤罢深吸一口气长叹,“那几个人说的事是真的,他们也不是疯子,我知道这件事你一时很难接受,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没敢告诉你,原想着等你再大些,十八岁再说,没想到笃大人这般干脆。”

    薛青叹口气道:“是啊。”太干脆了,她的计划全毁了。

    戈川抚了抚她的手,道:“不过青子,这件事是真的,你真是这大周的公主宝璋,你的父皇是武帝,你的母后是皇后,如今当政的秦潭公就是杀害你父母的仇人。”

    薛青默然一刻,道:“都说先帝英明神武,怎么就被秦潭公所害?”

    戈川道:“先帝对秦潭公宠信有加,谁想到秦潭公会狼子野心,先帝本有旧疾,在去往泰山途中发病时被秦潭公所害,这不是临时起意,而是处心积虑终于等到这个机会。”

    薛青道:“这不是一个人能做出来的,那些顾命大臣中必然也有同党。”

    戈川有些惭愧,道:“这个我就不懂了,反正那些当大官的都心思诡异,不可信,当初我们在他们手里吃了不少亏,折损了不少人。”

    薛青抱着她的胳膊倚在她的肩头,道:“是啊,也只有拿命来换我的命的你们最可信了,我的命就是娘你的命,信谁也不如信自己啊。”

    戈川伸手抚着她的头没有说话。

    薛青道:“你们的人不多了吧?”

    戈川道:“不多了,秦潭公他们知道您还在世,一面大肆造谣你死去扶持新帝,一面四处追查遍布眼线斩草除根,你看看宗周就知道了,真是手段百出,我们小心谨慎半点不敢露出可疑。”

    薛青嗯了声,叹口气道:“跟做梦一样。”又一笑,“要是做梦就好了。”

    要是做梦?是梦醒来后父母还在依旧是金枝玉叶,还是依旧是薛青就好了?戈川没有说话,将薛青在怀里揽紧,母女二人相依一刻。

    淡淡的皂香气萦绕在鼻息间,戈川忽的想到什么,道:“青子…”

    薛青起身道:“娘,这件事太突然,我想好好的想一想静一静。”

    是啊这是合情合理的反应,戈川应声是,站起身道:“青子,我别的话也不会说,大道理也不懂…”看着薛青,“反正,你在我心里都不会变的。”

    薛青一笑伸手抱了抱她,又转手一推,道:“娘,我知道的…你去做饭吧我饿了,我一天一夜没吃饭了。”

    就像以前一样,戈川含泪笑了,嗔怪道:“活该,谁让你胡闹乱跑。”还是向外走去,“你先歇息一下,我去郭大老爷那边给你蒸鱼吃。”又回头瞪眼,“一个人在家不许再跑了啊。”

    薛青苦笑道:“我哪里还敢跑啊….无知者无畏,现在知道了我可不敢出去送死。”

    戈川酸涩的笑了笑,道:“不用怕,有我们呢。”说罢走出去了。

    薛青将门关上背靠在其上摇摇头:“有你们….这事也不靠谱啊。”人这么少,对方连皇帝皇后一家子都一网打尽,不知道筹划了多久,估计半个朝堂都被渗透了,敌我双方实力对比太悬殊了。

    薛青吐口气扑到在床上,冤啊….跳水遇到郭子安,走路遇到黑甲卫,这真是巧的…都像是老天爷故意玩我…事不过三啊,接下来怎么办?薛母这些人傻乎乎的容易欺瞒,但这个笃大人一路厮杀到现在靠的可不仅仅是武力…先睡一觉再说吧。

    要是做梦就好了,薛青带着一身疲惫伤痛睡去。

    ……

    郭家的校场里,伴着一声痛呼,又一个武师倒地,与前几个倒地不同这个直接晕死了过去。

    看着那个站在场中身材高大的男人,郭子安惊骇又兴奋又不解:“这个,这个武师比先前的都厉害,怎么反而被打晕了?”

    郭怀春神情木然,似乎见怪不怪,道:“因为他厉害对手就会更厉害…”

    郭子安惊讶道:“这位叔叔先前竟然还没有使出全力吗?”

    郭怀春看他一眼道:“现在也没有。”

    郭子安哇了声,再看向场中的男人激动不已,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真正的打架,一招一式都直指要害…就像当初薛青打他们时的三拳…自那一日后他常常回想薛青打出的拳以及身法,私下演习了很多次,越演习越震惊,因为发现根本就找不到避开的办法。

    如果是薛青的话能跟这男人对战几个回合?

    薛青…郭子安的眼前浮现河边大青石上女子的躺卧的身影,大日头下打个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