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498章 想太多了
    白蓁蓁一提条件,首先紧张的是小叶氏,因为她突然想到之前红氏说的话,妾是没有义务养家的。那么想要红氏养家,是不是不做妾就可以了?

    不做妾做什么呢?当然是主母。

    小叶氏突然怨恨起白花颜来,因为很有可能因为那个不懂事的女儿,她就要失去文国公府主母的地位。这个位置她才坐了多久?屁股还没坐热呢,现在就要让位了吗?如何甘心?

    小叶氏想替自己说话,可是喉咙上扎着的那根针让她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且只要一有想要发声的行为喉咙就钻心地疼,从心疼到脑,根本不能忍受,这让她十分憋屈。

    而白蓁蓁也没有让她失望,说出来的话果然就是:“妾不能养家,但主母就能了。要么父亲请现在的当家主母把养家的担子给挑起来,要么就全家勒紧裤腰带,只靠父亲微薄的俸禄来活,再不然就只剩下一个出路了,那就是把我的姨娘扶成主母,这样我们就可以理所当然地为父亲分忧,理所当然地养好这个家。父亲以为如何?”

    “不如何!”不等白兴言说话,红氏先有意见了,“我可不做主母,否则他们会更加肆无忌惮,更加变本加厉地挥霍我们的银子,到头来还要说一句,我们是应该的。这种傻子才会干的事我可不干,四小姐你出的这是什么破主意。”

    白蓁蓁摊摊手,笑看着白兴言,“这就没办法了,我姨娘不同意。也是,这种女人倒贴的事谁愿意做呢,就是从前的二夫人也是不会这么做的,如今的三夫人就更是没有这个觉悟了。父亲也不想想,这些年除了我姨娘和当年的大夫人之外,咱们家的哪一任主母不是只知道从国公府索取,一个个都恨不能把帐面掏空,可是她们又给白家带来什么了呢?父亲究竟从她们那里得到了什么实际的好处?除了捡个便宜爹当,她们还给你什么了?”

    她说话一点儿都不客气,也不管白浩宸是不是在场,一句便宜爹随口就来,把个白浩宸给气得脸都青了。

    可是他不能发作,他只能忍着,因为他清楚白蓁蓁跟白鹤染的关系,他还要靠着白鹤染支持自己将他的母亲给重新扶回来,这种时候绝对不能走错一步。好在红氏不稀罕这个主母之位,所以在他看来,今儿可真是个好时机,白花颜作死,小叶氏必受牵连,白鹤染这帮人又把这个事儿做得这么大,二老爷那头还等着要说法。

    那什么才是好说法?当然是小叶氏下台才是最好的说法。

    所以他不在乎白蓁蓁说什么,虽然面子上不好看,但为成大业,这点颜面算不得什么。

    不过不能让白蓁蓁将大叶氏说得一无是处,那样小叶氏得不到好,大叶氏也占不着便宜。

    于是他开了口,为自己的母亲辩解道:“二夫人在时还是做了些事情的,至少那些年父亲的名声不错,在朝中也累积了不少声望,结交了许多有用的人。到是如今的三夫人……”他顿了顿,看向小叶氏,“不是浩宸看不起您,实在是您庶女出身,又为妾多年,格局已然摆在那里,交际的圈子也摆在那里,您就是想帮父亲,凭您的能力也是太吃力了。”

    小叶氏气得肝儿疼,想反驳却又无从反驳,就算能说出话来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白浩宸说得对,庶女和妾室出身的身份注定了她接触不到那些高门大户达官贵族,她所能给予白兴言的,除了一个叶家女婿的身份外,再不可能有其它。

    但是她会生孩子啊,就见小叶氏指了指自己的肚子,那意思是她肚子里有了孩子,且很可能是个男孩儿,白兴言就要有属于自己的嫡子了。

    白浩宸却摇了摇头,“您的意思浩宸明白,您是想说我不是白家血脉,您肚子里的孩子在这个家里的身份要比我高贵得多。可是您怎么不想想,父亲亲生的儿子早就有了呀,红姨娘早就生出了白家儿子,只要她做主母,不但白家有源源不断的财富进门,小弟弟也直接就成了嫡子,可比您现生一个来得快得多。”

    小叶氏阵阵绝望,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掉进了一个圈套里,这些人说来说去听着毫无章法,但实际上却是有着同一个目的,那就是将她和她的女儿从主母和嫡女的位置上一脚踹下去。

    即便她现在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可是跟已经有一儿一女的红飘飘来比,还是逊色太多了。而如今白浩宸从中作祟,这让她从前仗着有叶家为靠山的底气也消沉了下去,因为她的姐姐还活着,人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啊!谁说下堂的主母不会再次被扶起来?只要白兴言选择原谅,大叶氏就可以一夜之间将她取代。

    她想着这些,浑身阵阵发冷,心底对白花颜的怨恨再度加深。不管这些人是怎么想的,总归今日这个事是白花颜挑起来的,如果没有那个不懂事的女儿,她怎么会陷入这种局面之中?那个女儿到底是在干什么?难不成也在帮着大叶氏?

    人就是这样,什么事就怕联想,有些本来没有的事只要一往深了想,很容易就想到一条歪路上去。就像此时此刻的小叶氏,她原本是疼爱白花颜的,甚至是心疼白花颜的。她一度认为没能把这个女儿养在身边是自己的错,是她没有本事和能力,连自己的女儿都护不住,以至于一出生就被人抱走。

    所以她很宠惯白花颜,甚至从前白花颜骂她她都忍着,只会自己默默地哭。刚刚她甚至可以不顾肚子里的孩子,冲上去抓白鹤染的鞭子。

    可是这一切,就在她想到白花颜有可能是在帮大叶氏做事时,全部消散一空了。

    她想到白花颜有可能是在故意惹事,只为了将她牵连进来,继而让白鹤染白蓁蓁以及白浩宸等人有了赶她下堂的理由。而白兴言又是一定要靠着叶家的,所以他别无选择,他只能将大叶氏重新扶回来。这样一来,国公府就还是从前那个国公府,而白花颜的嫡女之位也不会因为她的下堂而有所改变。再加上帮助大叶氏有功……

    她越想越心凉,因为这样一来,所有人在这场变故中都没有变化,唯一改变了的就只有她一人。她成什么了?成了这些人角逐权利的垫脚石,成了一个笑话。

    小叶氏觉得自己想到点子上了,生恩没肿养恩大,那个女儿只认大叶氏是母亲,根本就不承认她这个亲娘。自己折腾到这个份儿上,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就是胡思乱想的可怕之处,莫虚有的东西可以被想成真的,还越想越完美,想到最后,那想像之人自己都忘记了这一切原本只是自己的猜想,她已经完全认为这是真的了。

    正如此时的小叶氏,她甚至都没有去分析一下,她那个被大叶氏养成无脑白痴的女儿有没有这个心眼儿,就凭白花颜那种没脑子的笨蛋,还能有跟人合谋的能耐?早穿帮了。

    她不去想这些,她已经笃定她的女儿背叛她了。

    小叶氏看向白兴言,眼里情绪十分复杂。可是白兴言却根本就看不懂,因为他根本就没想到那些事,压根儿就没往那方面去想,他只知道这些人都是在白鹤染的带动下来故意为难他的,此刻他想的是白鹤染究竟是用了何种手段,居然把白浩宸都给拉拢到她那一边了?

    还有白燕语,这个三女儿似乎也反常,打从跟着白鹤染出了一趟门之后就开始反常了。

    白鹤染是用了什么妖术吧?再这样下去,这座文国公府里的所有人还不得全部倒戈?还不得全都听白鹤染一人的话?

    他看向白鹤染,又看向红氏,最终决定还是和红氏说话比较好,毕竟白鹤染这个人的不确定因素实在是太大了,冷不丁冒出一句话都能把他给吓死。所以尽量能少说就少与她说,还是跟红氏说话比较能说得通。

    于是他问红氏:“这事就没有回转的余地吗?我知道这些年你委屈,我也知道有些地方对不住你,可是飘飘,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我是一个男人,我对这个家、对整个家族都有责任。有些选择不能用对错来衡量,只能看合不合适,只能权衡利弊,只能待价而沽。所以我必须要有取舍,这是我的无奈,也是我无力改变的。飘飘,我知道你也不稀罕这个主母之位,那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给的,我都给你。”

    红氏苦笑,“我能要什么呢?没什么可要的。”她本想说不如你放了我,放我离开白家,解了我文国公府妾室的身份。我是妾,没有资格与你说和离,所以你只要放了我,给我一纸文书,咱们从此就形同陌路,再也不要有交集了便是最好。

    可是这些话她终究是说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