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修魔 > 第001章 青莲魔君,杨家青帝
    东南沿海,闽省浪岐。

    浪岐高中办公楼下,一位四十左右的男子顶着恶毒的烈日跪在地上,好像洗过的衣服紧紧地贴着前胸后背,细密的汗珠从带着红潮的脸颊流过,摔在水泥地面破成了几瓣。

    “这个人是谁啊?上午放学的时候就看他跪在这。”午休结束,大群从寝室赶往教学楼的学生,纷纷朝这边张望。

    “杨远山!高三六班杨霄的老爸!”学生中显然有知情人:“听说杨霄就是个混蛋,自己不好好学习也就算了,还把整个班级搞得乌烟瘴气,老师同学都烦他!”

    “是啊,这次更是色胆包天,公然猥亵女生啊!教导处把他开除了。可杨远山不愿意,死皮赖脸求学校收留呢。”

    “要我说,那种人留在学校也是祸害,希望学校千万别手软。”

    “不会,这次教导主任王岩亲自处理,保证叫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

    一声声议论,一道道嘲弄的目光就如同利剑一般落在杨远山的后背上,他嘴唇微微抖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用力的挺直了身子。不管旁人怎么说,杨霄是他的儿子,永远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上课铃响,校医室躺在床上的一位少年身子轻颤,突然从中暑的昏阙中醒来。他坐直了身子,目光茫然的四处打量,当透过窗户看到杨远山那跪着的背影时,原本空洞的眸子中,忽然涌起了惊涛骇浪。

    “这是高考前夕,我被人陷害,父亲在浪岐高中下跪受辱的场景。”

    “早已经是千年以前的事情,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是青莲魔君,为进阶神魔境燃烧魔魂,化万丈青莲与诸仙战于太虚……难道,是太虚幻境?”

    “不对,不对,这种弱小而真实的感觉,分明是……”

    “重生?!!!”

    杨霄脸色大变,再三确认后,终于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堂堂青莲魔君杨青帝没有陨落在神战当中,竟重生回到了千年前的学生时代?”

    杨霄眼里闪过幽幽精光。

    千年前,受尽耻辱的杨霄被人活生生剜去肾脏,结束了悲惨的一生。

    死后他恨念不灭,怨气冲天,被佛法广大的八地琉璃菩萨所感应,引其残魂至琉璃世界,并开佛门狮吼为他演说《青莲经》,从此踏上佛修之路。

    八地菩萨本意是以无边佛法化解他心中怨恨,帮他证金刚罗汉正果。但谁能想到杨霄竟悍然违背师尊教诲,逆佛成魔!

    就凭那一缕亡魂,杨霄以天纵之姿连续打破修为桎梏,进阶六重妖魔境!

    短短千年,青莲魔君杨青帝的赫赫凶名,使得群妖束手,万魔跪拜!

    只可惜,妖魔终究是妖魔,根基浅薄的青莲魔君最终倒在了斩仙封神的路上。

    他那具抢夺来的肉身,根本无法抵抗修仙者的凌虐。

    尝试着感应了一下,陨星碎辰的魔体不复存在,疯涌奔腾的魔血归于虚无,那号称万古不灭的魔魂也销声匿迹,甚至连一丝丝的魔元都已感应不到。

    现在的他,还仅仅是千年之前,那个任人欺凌的废物罢了。

    ……

    “杨远山,还在这跪着呢?”教导主任王岩穿着西装,脸上戴着无框眼镜,显得文质彬彬。在他身后,跟着五个拎着警棍的保安,面色不善的盯着杨远山。

    “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开除杨霄。”杨远山抬头,声音嘶哑:“否则,我拼着鱼死网破,也会曝光你的丑陋嘴脸!”

    “妈的,敢威胁我表哥,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保安队长拿着警棍怼在了杨远山的肩膀上。

    “黄凯,在学校里注意点形象。”王岩不屑的摆摆手,哼道:“曝光我什么?曝光我玩高中女生,被你儿子撞破?还是你儿子猥亵女生,被我当场开除?杨远山,你觉得当事人会站在哪一边?”

    “禽兽。”杨远山恶狠狠地咬牙。

    “我就当这是弱者无能的控诉吧。”王岩抱着双臂,根本不以为意:“回去撒泡尿好好照照,没钱没身份没背景的三无人员,你拿什么跟我斗?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自己无能!”

    杨远山血往上撞,他有种想要一拳打烂王岩嘴脸的冲动,但被他生生克制住了。

    王岩说的没错,在这个社会,无能就是原罪。

    不反抗就只能眼睁睁的受辱,反抗,很可能就是粉身碎骨。

    远远地看着父亲的无能为力,曾杀人如麻,心硬如铁的魔君,嘴里竟有一丝苦涩。

    前世,王岩打着保送大学的旗号在办公室猥亵女生,误打误撞的被杨霄救下。恼羞成怒的王岩先下手为强,颠倒黑白的给他扣上了一顶“猥亵女生”的帽子。

    那个被他亲手救下的女生,最终屈服在了王岩的淫威之下,指证了杨霄。

    父亲杨远山百般求助校领导遭拒,最后只能放下男人该有的面子和尊严,直挺挺的跪在校园,期待能引起校领导的注意。

    他的这一跪,让饱受委屈的杨霄失望透顶,指着鼻子痛骂他是废物,是孬种。在跟他断绝了父子关系后,孤身一人离家出走。

    杨远山不眠不休的找了十天,一无所获的结果,让他彻底陷入了疯狂。怀里揣着一把菜刀潜入浪岐高中,冲着王岩的脑袋狠狠劈落!

    只可惜,他根本不是王岩的对手。在搏斗中,王岩把杨远山从楼上推下,脑袋如同西瓜落地一样爆开。

    时隔千年,杨霄依旧忘不了他趴在父亲尸体上嘶声哀嚎,却无力回天的场面。

    那悲惨的一幕深深地刻在了他的骨头上,让他经常在噩梦中惊醒,恨意滔天。

    “我曾以为的父亲无能,只不过是他爱我爱得深沉。”

    “可恨我当年竟然完全不懂,如果我能多给他一点理解,父亲就不会死,说不定有朝一日还能与母亲团聚。”

    “重生也好!就此湮灭千年遗憾,摆脱心魔的日日煎熬!”

    ……

    杨霄眼里闪过精光,深吸口气仰天长啸!

    啸尽千年怨气,杨霄再无半点迟疑,大步朝着父亲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