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修魔 > 第002章 道修九重,魔修十境
    王岩先看到了杨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猥亵女生”的事情发生后,那小子一看到自己就血红着眼,喊打喊杀。但此刻,他脸上完全看不出表情,冷静的有些可怕。

    “爸,你从小就教育我,男儿膝下有黄金,今天怎么自己先坏了规矩?”看着杨远山鬓角的白发,杨霄心里百味陈杂。

    “杨霄,你……”杨远山身子忽然僵硬,神色瞬间变得复杂。不管哪一个父亲,都不希望让儿子看到自己软弱无能的一面。

    “爸,走吧,这么久没见,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杨霄弯腰扶起父亲,杨远山本想拒绝,但却因为跪得太久,浑身早就没有了力气,只能软绵绵的趴在杨霄的肩膀上。

    “小兔崽子,说走就走,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黄凯气势汹汹的拦住去路。

    他这个保安队长的职务是靠着表哥王岩得来,表哥每次在教导处“辅导”女生功课,他都负责在楼下放风,一直都没出什么差错。

    偏偏前天,自己尿急离开了一会儿,被杨霄误打误撞把王岩抓了一个现行。事后那位脾气不太好的表哥可没轻饶了他,祖宗十八代依次被问候了个遍。

    “王岩,管好你的狗。”杨霄没理黄凯,扭头深深地看了一眼王岩:“你欠我父子的这笔债,明天我会亲自过来了结。”

    这一眼,没有情绪,没有波动,甚至连一丝怨恨都没有。但王岩有种错觉,自己在杨霄眼里好像已经是一个死人。这种不祥的感觉,让他如坠冰窟,遍体生寒。

    “妈的,不就是个学生吗?我怕个什么劲儿?”王岩回过神后,在心里暗骂。

    ……

    从学校出来,杨远山心神不宁,但杨霄却并未受到半点影响。他情绪高昂,兴致勃勃,跟杨远山说了很多很多前世未曾吐露的心声,感动的杨远山几次哽咽。

    当天晚上,在杨霄的强烈要求下,杨远山生平第一次跟儿子喝酒,大醉。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看着父亲鬓角的白发,杨霄的灵魂发出了轻轻地啜泣:“爸,好好睡吧。这一世,让我来保护你。”

    喝完最后一杯酒,杨霄面色阴沉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反锁。

    三千世界,宇宙洪荒当中存在无数的武修、仙修或者鬼修,统称为修道者。

    他们修的道,是天道。

    天道九重,修者境界也是以九重天境进行划分。

    魔修是最特殊的一种,因为他们修的道,是逆天之道。

    九死加一生,共十大境界。

    “前世,我一缕残魂性情偏激,一味贪图杀戮,堕下乘魔道,自不是仙修的对手。”

    “我倒行逆施,叛离师门,逆修的青莲经即便修到巅峰,也不过是七重神魔境。”

    “千年光阴里,我抢夺的魔功、仙法、道术足有三千六百七十二种,其中最古老、最诡异、最强的功法,莫过于魔王波旬留下的诸天血葬。”

    “魔王波旬与佛祖释迦斗法万年,诸天血葬不仅蕴含无上魔道,还可以衍生不死不灭的大日如来金身,对我而言再合适不过。”

    ……

    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杨霄脱去衣衫,顺手拿起桌面上的水果刀。手腕微扬,刀锋回转抵在右胸,突然,他手腕发力,刀锋从第四根与第五根肋骨间隙刺入,势如破竹般刺破了肺动脉!

    “噗呲!”

    杨霄嘴巴倏然张开,拔出刀锋的时候,沸腾的血液涌动如潮,喷出两米多远。

    作为掌管人呼吸的器官,肺部一经刺穿,杨霄的每一次呼吸都是撕心裂肺。剧烈的疼痛让他每一个毛孔都在颤栗,他的脸色惨白一片,但眼中弥漫的却是淡然的笑意!

    魔修,魔修,究竟何者为魔?

    魔者,“磨”也!

    沧海横流安足虑?我自岿然不动,尽显英雄本色。

    万丈红尘炼魔意,我自淡漠生死,傲笑轮回。

    这点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失血过多的杨霄意识便出现了模糊,就在他将死未死之际,脸上忽然泛起一抹奇异的红晕。

    回光返照!

    杨霄精神一震,普通人唯有在回光返照之际,灵识才会变得无比敏锐,只有灵识敏锐,才能感应到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

    千分之一个刹那,借着回光返照稍纵即逝的时机,杨霄双手捏了一个法诀,整个空间似乎发生了扭曲,他清晰的感应到周围充斥了浓郁的魔气!

    要知道,地球属于末法时代,因贪嗔痴、杀盗淫而衍生的欲念,对魔修而言都是最好的补品!

    杨霄扬起右手放在自己的心窝,喉咙里放出古怪的歌声:“魔兮呼兮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封兮封兮,啊呜,啊呜,呜、呜、啊!”

    唤魔歌!

    伴随着诡异的韵律,杨霄周围刮起了森森黑风,甚至耳畔当中都回荡着群魔乱舞的哀嚎!杨霄张开嘴巴,滔滔魔气便如百川归海,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涡,被他吸到体内。

    他的这具肉身,又哪里能承受的住魔气灌注?

    咆哮的魔气化成凶残的猛兽,发疯似的撕咬他的五脏,撕裂他的心肝,破碎他的脏腑,破开他的七窍!

    他的口鼻、耳朵,甚至眼中都流出了鲜血,脸上浮现出异常的扭曲,这种痛苦比万箭穿心还要疼千倍、万倍!此时此刻,每一分,每一秒,甚至每一念都是巨大的煎熬!

    越是痛苦,杨霄战意越是浓烈!

    诸天血葬,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血葬诸天!

    连天都可以葬,还有什么难关过不去!

    来吧,我倒是要看看,今生今世,还有谁能阻我入魔!

    当旭日东升,魔气消退之际,杨霄手掌摊开按住心窝,左手拇指扣住中指,口绽春雷:“葬!”

    “腾!”

    杨霄内脏血管中徒然窜出一团诡异的黑火,随着火焰燃烧,他的五脏顷刻间变得千疮百孔,寿元飞速流失!

    魔王波旬秘典,最恐怖的地方就在这个“葬”字。

    葬尽众生血肉、寿元、魂魄,魔气、罪孽、业障等一切真实或虚无的形态,液化成血,为我所用!

    随着杨霄寿元燃烧,内脏枯萎,一滴液化的心头魔血走肾经,透涌泉,润脏腑,最后好像一粒种子,深深扎在心脏当中。

    魔种驻,心魔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