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修魔 > 第022章 抢夺生机,爷爷住院。
    再怎么说小五也是一重天境的高手,发现异常之后他哪里还敢有半点犹豫,龙行虎步飞身上前,右手铁拳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冲着杨霄的后心猛然击落!

    “啪、啪!”

    拳出如龙,空中带着清脆的音爆之声!

    杨霄眉宇间闪过一道怒意,就算小五忠心护主,但他三番五次挑衅,魔君又岂是心慈手软之辈?

    “犯我天刑。”杨霄轻哼一声,右手如钩抓着秦国忠的前胸直接把从地上拽起,转动身躯,利用秦国忠的后背迎接小五的拳头撞了过去。

    小五大惊失色,根本没想到杨青帝这么卑鄙!

    想要变招已经来不及,小五拼着经脉受损,强行打断!

    “彭!”

    饶是小五反应迅速,但这一拳还是不偏不正砸在秦国忠的后心!

    秦玖月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正想不顾一切的扑过去,却看到秦国忠“哇”的一声,吐出一口又黑又绿,散发恶臭黏液!

    “痛快,痛快!!”这口黏液吐出,本来病怏怏的秦国忠好像换了一个人,忍不住仰天狂笑。笑够之后,这才回头怒道:“小五,你特么是想老子是不是?我关你禁闭!”

    “将军!”小五心胆俱裂,果断站直了身体。

    “这,这……这是……爷爷……你……”秦国忠声音中气充沛,秦玖月捂住自己的嘴巴,神情近乎呆滞。

    “我什么我?杨先生手段通天,现在我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痛快,卸去了压在胸口的一块巨石!”没人比秦国忠本人感受的真切,这种治疗效果别说三十万,就算三百万都值!

    “小五,老子回去再跟你算账!现在还不滚过来,给杨先生道……”秦国忠话说了一半,看着空荡荡的身后,气急败坏的道:“小月,小五,杨先生呢,杨先生什么时候走的?”

    “刚才你傻笑的时候……”看着爷爷精神焕发,秦玖月呆呆的说道。

    “混账!你怎么不拦住他啊!”秦国忠很少见的对孙女发了脾气,连连跺脚的道:“他不是骗子,是真有大本事、大修为!快,快,马上跟我去追,这种人秦家一定不能错过!”

    “秦家。”

    看着秦国忠带着秦玖月和小五急匆匆的朝山下走去,抱着双臂背靠一棵大树站立的杨霄漠然一笑。

    小五刚才不经意的道出了秦国忠“将军”的身份,此时又知道了“秦家”,想来就应该是东南军区跨海作战部队的那个秦家,闽省的戍海将军,封疆大吏。

    不过,秦不秦家跟杨霄没有半点关系。

    他借用八门法阵吞噬掉秦国忠体内积蓄几十年的药力,不仅把他从鬼门关的边缘拽了回来,更把那些未能消化的药力化为己用。

    要知道,这可是几十年秦国忠用内脏温润出来的药力,药性跟采集草药绝逼不能同日而语。杨霄盘膝而坐,引导药力滋养五脏六腑,经过整晚的炼化,他生机充盈,血脉奔腾,这次才是真正的枯木逢春!

    杨霄睁开双眼,脸上闪过一道异彩,寿元竟生生的被拉回了整整三个月!

    三个月,足够杨霄做很多事情了。

    ……

    迎着旭日缓步从山林间下来,刚走上大路,口袋中的手机便发出强有力的震动。杨霄掏出电话扫了一眼,赫然是他父亲的亲姐姐,他的亲姑姑杨远黛。

    杨霄犹豫了片刻,前世,父亲跟大姑的关系并不好。

    当初杨远黛被浪岐市的一个混混诱骗,未婚先孕,那个年代可不像现在这么开放,杨家人受尽了旁人的指指点点。

    杨远黛的意思是奉子成婚,但杨远山进行暗中调查,发现那个混混在过去七年时间,竟有六年是在监狱里度过。这种人,怎么可能成为自己的姐夫?

    于是,杨远黛的婚事,遭到了杨远山的反对。可惜,怀孕的杨远黛就好像鬼迷了心窍,不惜和杨远山大打出手,最后跟那个混混住在了一起。

    后来事情也如杨远山所料,那混混死性不改,婚后的第二年就因为入室抢劫、强女干、杀人,早早的吃了枪子。

    “大姑。”毕竟跟自己有血缘关系,杨霄最后还是选择了接通。

    “霄霄啊,你在哪儿呢,家里出大事儿了知道不?”杨远黛语气中带着质问,哼道:“直说了吧,你爷爷昨晚脑溢血,正在医院里躺着。你是杨家的男丁,赶紧过来一起商量怎么办。”

    “爷爷?”杨霄眯缝了一下双眼。当年杨远山带着还是婴儿他回到浪岐,杨远山没日没夜的在外赚钱,杨霄的童年就是在爷爷的陪伴下长大。

    一直到他八九岁,上了寄宿学校,才跟老爷子逐渐疏远。

    再后来,前世的杨远山被王岩失手杀死。爷爷饱尝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后,一病不起,很快撒手归天。

    于情于理,自己应该赶过去探望。

    等杨霄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到了十点钟。

    毕竟只是一个海滨小城,浪岐人民医院的住院条件并不好,七八个病人挤在同一间病房当中,空气中都弥漫着屎尿交织的恶臭。

    站在病房门口,杨霄一眼就看到了背对自己忙碌的杨远山,也看到了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用手捏着鼻子的大姑杨远黛。靠窗的位置站着一个比他大两三岁,胳膊上纹着龙凤的小伙,正是他的表哥,杨冲。

    “爸,我爷爷怎么样?”杨霄来到杨远山身后,轻声问道。

    “啊?杨霄,你怎么来了!”杨远山满脸的疲倦,看到杨霄先是大感意外,随后回头对杨远黛怒目而视:“大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爷子突然住院的确是件大事儿,可还有十几天儿子就要高考了,这种时候怎么可能让他分心?杨远山昨天就千叮咛万嘱咐,让杨远黛千万不要告诉杨霄,可谁知道她还是说了出去!

    “什么叫我什么意思?”杨远黛阴阳怪气的哼道:“老爷子生病,杨家的长子长孙不应该全部到场?总不能让我一个嫁出去的女儿替你们拿主意吧?再说,昨晚老爷子的抢救费,还是他外孙子给的呢!”

    “这个节骨眼,杨霄在准备考试!”杨远山还想争辩。

    “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考试重要还是老爷子的命重要?”杨远黛起身质问,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只一句就逼得杨远山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