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修魔 > 第067章 闽州石涛,降头之术。
    谢鼎眼里精光暴闪,想凭气势彻底打消这少年的狂傲气焰。只可惜,那少年站在海风当中,消瘦的身影宛如定住一般,完全没有任何波动。

    “爸!你凭什么跟我朋友这么说话!”谢鼎跟杨霄僵持之际,身后忽然传来谢倚陌的怒斥。

    谢鼎回头,就看到谢倚陌在李老师的陪同下,睡眼惺忪的走了过来。

    “倚陌,有些事你现在不懂,长大以后就会知道我的良苦用心。”谢鼎语重心长,这种社会讲得就是一个门当户对,浪岐来的野小子,的确没有跟自己女儿在一起的资格。

    “三年前你就把我抛下了,现在有什么资格干涉我的选择!”谢倚陌对他的情感本就复杂,此刻听他诋毁杨霄,更是怒不可遏。大步来到杨霄身侧,一把搂住他的胳膊,就连自己胸前的饱满被挤得变形,她也顾不得了。

    “杨霄,不管谢鼎跟你说了什么,你都别放在心上!”谢鼎脸色难看,但谢倚陌根本不在乎他怎么想,她的眼里只有杨霄:“谢鼎是谢鼎,我是我。我已经成年了,有权决定自己的生活!”

    杨霄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臂,指着谢鼎嘱咐谢倚陌道:“以后离这个人远点,他会害你一辈子。记得我怕跟你说过的,我自会保你一生安稳,一世繁华。”

    “嗯。”谢倚陌轻点臻首,如果不是没有跟杨霄确立关系,她都恨不能投入杨霄的怀抱。只有跟杨霄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会感到沉甸甸的安稳。

    “哟,老谢,这又是闽州哪一家的公子哥?口气不小啊。”谢鼎铁青着脸不说话,一旁查看过梁宇病情的邓居撇着嘴开口。

    从谢倚陌出现,邓居的注意力就被她完全吸引。

    说起来,邓居跟谢鼎来自同一个宗门,修炼的俱都是采阴补阳的邪功。

    谢鼎之所以让唐玄邀请这些高中女生来盛世游轮,是因为少女本就是天然的补品。到时候诱之以名利,迷惑她们的心神,带回去炼制成为提供阴气的炉鼎,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

    作为谢倚陌的亲生父亲,谢鼎自然不会过多的关注自己的女儿,但邓居就不一样。早在他看到谢倚陌的那一刻就已经断定,这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极品炉鼎!

    要知道,谢倚陌修炼杨霄的青莲经卷一时间不短,她的精气神又岂是那些寻常的高中女生可比?

    “浪岐来的一个野小子罢了,看来我还要跟他多聊聊。”谢鼎完全没有察觉到邓居的险恶用心,冷笑回应。杨霄之前的态度已经让他不爽,再看到女儿对他这副不离不弃的模样,更是让他直接动了杀机。

    “野小子啊!可不能让大侄女好好地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邓居吧嗒两口烟袋,狞笑着朝着杨霄走去。

    “你走开,我的事情也轮不到你插手!”邓居的眼神让谢倚陌浑身都觉得不自在,狠狠地呵斥一句,回身抓住杨霄的手:“对不起,我不该答应带你来这里,我们现在就走。”

    谢倚陌作势迈步,但脚步刚动又停了下来。

    此时盛世游轮漂在海上,凭他们两个又能走到哪里?

    看着谢倚陌满脸尴尬,杨霄将她拉回到自己的身边,又指了指谢鼎,道:“你想走我带你离开,只是这个人马上要死了,你走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

    “混账!”谢鼎勃然大怒!

    “杨霄,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的唐玄,此刻终于开口,大怒道:“我谢叔叔正当壮年,你死了他都不会死!”

    “这个人脑子有坑啊,自己病怏怏的,以为别人都跟他一样。”

    “真不知道谢董事长的女儿怎么想的,跟这种人在一起,简直都掉身价。”

    “今天刚见面就看他不爽,谁知道还真是个脑残!跟唐哥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周围听到杨霄这话的高中生七嘴八舌的议论,如果目光能杀人,杨霄此刻在她们眼里早就是一团灰烬。

    “真的吗?”旁人对杨霄极尽嘲讽之能,但谢倚陌却是满脸紧张。这段日子以她对杨霄的了解,这人话不多,但每次说出的话,都得到了证实。

    杨霄不答,背负双手傲然而立,只有海风吹得他衣衫瑟瑟作响。

    “呜呜、呜呜!!”

    气氛正沉闷着,游轮的另一头,陷入昏阙的梁宇嘴里忽然发出连串如狼嚎鬼呜的嘶吼,僵硬的坐起了身子。

    “邓居,那小子情况怎么样?”谢鼎压制住对杨霄的怒火,沉声发问。他这次回来是为了报三年之仇,梁宇父亲的海上警备力量,也是不强不弱的一股支撑。

    因此,谢鼎不能让梁宇在这里出事。

    “那小子啊,非常古怪的莓毒晚期,没救了。”邓居完全不把梁宇的生死放在心上,回头看到梁宇起身,他还有一点狐疑:“咦?这小子生命力还挺强呢。”

    “不对!”谢鼎显然比邓居细心,借着游轮闪烁的灯光,他分明看到梁宇正姿态怪异的朝他们走来。他的身体硬邦邦的,宛如僵尸,同手同脚的缓步移动。眼神空洞无光,嘴角渗出口水,冲着谢鼎满脸的狞笑!

    “降头?”邓居再看之下,也发现了端倪。

    降头术是一种流行在东南亚、宝岛琉球、滇贵等地的一种邪修秘法,分药、飞、鬼,五法十三篇,杀人于无形无相。

    “果然不出所料,我们被石涛盯上了。”看着梁宇越来越近,谢鼎脸上密布杀机。当年他输给石涛,导致妻子惨死,就是因为那家伙身边有一位降头术的高手。三年后,他再回闽州,就是要讨还这笔血债!

    “谢老板,很久不见。”梁宇在距离谢鼎七八米处站定,喉咙里传出古怪的声音。

    “石涛!”谢鼎发出低低的怒吼,他只觉得自己血气上涌,眼珠子都要爆开!

    不会错,绝对不会错!

    这个声音,对自己的这个称呼,只有石涛!

    “这……”谢倚陌以及所有的高中生都一脸茫然,梁宇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嘿嘿,谢小姐,这是降头术当中的鬼降。”邓居喷出一口烟雾,挤眉弄眼的对谢倚陌解释道:“降头师身边会豢养几个小鬼,它们能占据人的大脑,控制人的一举一动。哦,鬼片看过吧?鬼附身。”

    “鬼附身!”所有人都哆嗦了一下,今晚的海风,彻骨的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