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修魔 > 第073章 苍生百病,送你不举。
    “青莲经卷一吗?”谢倚陌并不知道自己早已修炼了足以让无数修者为之疯狂的圣典,但她选择相信杨霄,拿出一块杨霄之前赠予她的魔玉,手掌用力轻轻捏碎,便看到腾腾的黑焰喷出,围绕她周围凝而不散。

    谢倚陌像模像样的捏了一个法诀,双脚交错,轻启朱唇:“唵,修利修利,摩诃修利,修修利,萨婆诃。”

    “嗡!”

    随着谢倚陌青莲经念诵出声,魔玉上绽放出的黑焰好像受到了牵引,在谢倚陌脚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经纶。她念诵的声音越来越急,速度越来越快,那黑色经纶爆发出阵阵乌光,形成了六个闪闪的大字:唵、嘛、呢、叭、咪、吽!

    六个大字凝成的刹那,游轮上狂风大作,海浪呼啸,谢倚陌整个人踏空而起,将经纶踩在脚下。她周身弥漫的乌光暴涨,如同熊熊燃烧的烈火,在她娇躯上覆盖了一层厚重的魔甲!

    “踏六合,血八荒!”谢倚陌衣衫飘飘,她每向前一步,脚下便生出一转经纶,每踏出一脚,游轮都跟着震颤。她一头长发随风飞舞,掌心拎着的杨霄递给她的黑色巨斧,无匹的锋芒好像贯穿天地,凌空劈落!

    “杀!”

    斧影落,虚空崩!

    势大力沉的一招压制的血色死神完全喘不过气,高德飞在空中的头颅又喷出一口血雨,催动血魂举盾防御!

    “噗!”

    让高德完全不能接受的是,白浪挥舞黄泉碑都无法打破的血盾,此刻竟然如纸糊泥捏,被斧影轻飘飘的划破。斧影虽然虚幻了不少,但依旧带着一往无前的霸气,将血魂拦腰斩断!

    “不可能!”

    “这绝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

    血魂溃散,游轮上传来三声惊呼!

    高德、石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就算谢鼎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在谢鼎看来,谢倚陌是普通人,而此刻的高德完全有近乎三重天的实力,怎么可能被自己的女儿一斧击溃!

    “害得我家破人亡,我杀了你!”体内澎湃的力量给了谢倚陌庞大的信心,身影落地之后,她双手抡起巨斧,冲着高德那具无头的身体凌空劈落!

    “不要!”高德大惊失色,飞头降固然凶狠,但最大的弱点就是自己的身体!

    “刷!”

    谢倚陌盛怒之下未曾留手,受到重创的高德救援又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巨斧落下,将他的身体从中间到裆部,直接劈成了两片!

    “啊、啊、啊啊啊啊!!”身体被毁的一刻,高德的头颅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呼,他在空中飘来荡去,好像正承受着无边的痛苦。没一会儿,他呼叫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噗通”一声落入了滚滚怒涛当中。

    神降宗宗主高德,陨!

    “高师、高师,你快回来,回来啊!回来!”石涛脑袋都要炸开!本来胜券在握的一场战斗,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结束了吗?”一击之后,谢倚陌周身的能量有如潮水一般退去。掌心的巨斧迅速缩小,飞回到了杨霄手里。她茫然的环顾,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是她亲手造成。

    “高德……死了?”谢鼎受到的冲击比谢倚陌还要大、还要震撼!

    采阴宗的宗主在谢鼎眼里是高不可攀,是神灵一般的存在,而高德跟采阴老仙的实力相差无几。此时,高德被自己的女儿轻描淡写的杀死,是不是即便采阴老仙到场,也会落得同样下场?

    不能接受!

    完全不能接受啊!

    什么时候近乎三重天境的高手性命,变得这么不值钱!

    “高德死了,这条血魂就奉你为主。”杨霄对周围发生的一切并没有任何反应:“再拿一块魔玉吞噬掉血魂,那具干尸就能听你命令。”

    杨霄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疲倦,谢鼎认为高德死得轻描淡写,但杨霄却接连动用了一滴精血、一尊亡魂傀儡,一块魔玉,还有魔兵干戚,代价并不小。

    “杨霄,从今往后,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情绪激荡之下,谢倚陌已经完全不再隐藏自己的情感,她举起手冲天发誓,神色当中满是刚毅。

    杨霄想要制止却已经来不及,只能叹息摇头。

    谢倚陌对他的心意他不是不明白,此时今生我为魔君,你为凡人,就算你付出百倍努力,也无法追上我的步伐。

    谢倚陌也不多说,掏出一块魔玉轻轻一挥,弥漫在游轮上的血雾似百川归海,全部被吸附到魔玉之上。谢倚陌将魔玉握在掌心,按照杨霄教的法门轻轻念诵几句,便看到那具钢铁干尸僵硬的迈动步伐,顺着楼梯爬了上来。

    “妈!”自己的脑海跟干尸之间似乎产生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谢倚陌对它再没有任何惧怕,哭着扑到了干尸的怀里。干尸眼神空洞没有任何情感,但微颤的身躯似乎预示着它并非没有感应。

    “前、前辈,杨前辈!”游轮满目狼藉,谢鼎跪行来到杨霄的跟前,身子卑微的匍匐在地,又惊又怕又喜的道:“谢鼎叩谢前辈的大恩大德,叩谢前辈的恩同再造!”

    “轻视我主的人当中,只有你还活着。”收了细剑的暗纱站在杨霄身侧,美眸当中泛着冷冰冰的寒意:“有些人不是你高攀不起,是你连靠近的资格都没有。”

    “我该死、我该死!”想想之前自己说的那些话,谢鼎都恨不能一头撞死。心里羞愤交加,他反手狠狠地抽打着自己的耳光,脸颊顷刻肿起老高。

    什么采阴宗,什么夏海大枭,在人家面前狗屁都不是!

    “够了。”杨霄居高临下,低头看着跪在脚下的谢鼎,漠然道:“看在倚陌的面上,饶你天罚罪孽。但因果不消,必有后患。”

    “谢鼎甘愿受罚,甘愿受罚!”谢鼎心头狂喜,至少他一条小命总算能保全。

    “苍生百病,送你不举。”杨霄的毛孔当中乌光闪,直接射入谢鼎的小腹。谢鼎浑身猛颤,钻心的疼痛从双腿那里直接传到了后脑,他清楚的察觉到,自己会阴当中的那条经脉,被生生破开!

    “这!”谢鼎脸上顿时惨白一片,面如死灰。他修为虽低,但毕竟也跨入了修者的境界,杨霄那轻飘飘的一句“苍生百病,送你不举”,竟然断送了他作为男性的基本功能!

    这特么……以后可怎么“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