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修魔 > 第096章 白浪负伤,最后通牒。
    杨霄运转魔功,乌黑透亮的幽冥魔气冲腾而出,如燃烧的火焰一般,覆盖在他的体表。他全身的骨节发出“咔嚓咔嚓”爆竹一般的脆响,每一条经脉,每一处毛孔都充斥着魔气,澎湃的如同狂涛怒浪。

    虽说每运转一个周天,血肉、寿元便要消减一分,但杨霄一扫之前的病态,意念微动,天地间充斥的魔气、死气、腐烂等等气息便能顺着毛孔透入全身,再转化成灵气融入这天地之间。

    这样一来,他的每一个吐纳,每一个呼吸都是修行,稳稳的打下了大乘魔修的基础,迈入了真正意义上的魔修之境。杨霄猛地发出一声长啸,此时他最希望的就是能遇到一位修为通天的修者,酣畅淋漓的大战一场!

    长啸声落,杨霄布下的结界十方浩瀚便震散,此时旭日东升,阳光正暖暖的洒落。

    “杨、前辈,前辈……”山顶上等候的栾青声音里带着错愕,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天啊,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番景象啊!

    之前由于结界阻拦,栾青根本探查不到这里的情况,此时却亲眼证实,原本郁郁葱葱的6号基地,竟然荒芜颓败,满目的死灰与枯亡,宛若荒废了许久许久的死城。

    栾青甚至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心中的震惊,林家苦心经营几十年的基地,竟然在几天时间毁于一旦,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6号基地助我修行有功,今日虽然被毁,半年之后会再次焕发生机。”杨霄历经三十六次生死完成蜕变,耗尽了这里数不胜数的药材跟无数猛兽的生命。但同样的,杨霄耗费魔血布置了十方浩瀚,只要经过一些时间的沉淀,这里必将成为让无数修者都梦寐以求的修炼宝地。

    “前辈言重了,跟林家此时的困境相比,一个基地微不足道。”栾青赶到杨霄身前,发现他的血肉充盈了不少,肉身上隐隐有乌光闪烁,当即就判断出来杨霄的实力必然再次得到了精进。

    “林家近况如何。”杨霄也不多加解释,开口询问。

    “啊!”栾青猛地一拍脑门,面带惶恐的深深鞠躬,忐忑的道:“前辈闭关的这几天,姜家带人上门寻仇,白浪重伤濒死!幸好有您另一位随从,加上林家拼死保护,这才保住了他一条性命!”

    “白浪重伤?”杨霄脸色顿时一沉,迈步便走。

    自从在浪岐东山监狱收了白浪以后,他跟在自己身边始终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为杨霄省去了不少麻烦。有道是打狗还得看主人,此刻听他受伤,杨霄眼里当即现出杀机。

    “谁动的手。”杨霄声音低沉,仿佛传自于幽冥鬼府。

    栾青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道:“姜家先是去找了不灭亲王,玄黄派出自己的贴身保镖,号称八旗护卫的褚狂到场。这老家伙实力介乎二重与三重天之间,实打实的半步尊者!除他之外,姜家第一高手姜文远、林家的叛徒林天成、张神使助纣为虐,白浪是在混战当中受了伤。”

    “这些人,现在何处。”杨霄面色发寒,在他的准则当中便只有一条,伤人者,死!

    “都在林家!”栾青咬牙说道:“当日救下白浪后,姜家人不肯善罢甘休。无奈之下,林家族长只能用缓兵之计,约定三天后再做答复。一边稳住他们,一边命我赶来找前辈,商量解决办法。”

    “那就好。”杨霄步伐加快。

    “前辈、前辈!”栾青赶紧迈步跟上,自顾自的解释道:“还请前辈稍安勿躁,姜家这次来势汹汹,集合了许多势力,事情并不容易解决。”

    杨霄直接无视了他的话,下山后直接上了栾青开来的车辆,直奔林家。

    别说只是区区一个姜家跳出来,就算是整个华夏的修者聚集于此,谁又能阻挡魔君杀人?

    与此同时,林家大厅内坐满了人,以门庭为分界线,左手边都是林家嫡系,林天行、林哺心、岳娴俱都在场,一个个面带愁容;另一侧,为首的是一位五十左右的老者,穿一身宽松的练功服,端坐在椅子上,双手拄着一把古朴的长刀。

    “褚老哥,像你我这般年龄,正应该享清福的时候,参与这些是是非非、吵吵闹闹的事情,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气氛沉闷之时,门外传来一声轻笑,正是那位曾在亭中作画,复姓欧阳的老者。

    “我也不想,但王命难违。”持刀老者正是不灭亲王的贴身扈从,号称八旗护卫的褚狂。他显然是跟欧阳认识,微抬了抬眼皮,低声应道。

    “哎,好一句‘王命难违’。”欧阳来到主位的林天罡身后,声音里带着惆怅:“这么说,你我之间必有一战。”

    “你不是我的对手。”褚狂摇头,面色淡然。

    “何止是一战那么简单!我侄子在这里被废,林家不主持公道也就罢了,反而包庇凶手!今天如果林家不给我一个说法,我保证黑省再无林家,鸡犬不留!”褚狂左手边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闻言暴跳如雷。这家伙正是姜家的第一高手,姜文远,代表姜家而来。

    “我说,天罡啊,连王爷都已经发话了,你还坚持个什么劲儿?”当日把姜潮送走的林天成显然已经彻底倒戈,起身劝说林天罡:“交出从闽州来的那几个人,再把林家的主要产业交给姜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就算了。”

    “混账!”岳娴的三舅爷林天行猛地一拍桌子,林家家业是几代人用生命和鲜血积攒下来,岂能说放弃就放弃?

    “天罡,负隅顽抗没有任何意义。”一身道服的张神使也冷冷的发言:“昨天我请神上身,已经预测到林家的未来。如果一意孤行不肯妥协,等待林家的将是天翻地灭之象。”

    “姓张的,你忘记林家之前是怎么对你?现在林家大祸临头,你竟然说这种话?”林哺心浑身颤抖,发声质问。

    “林家对我不错,林天罡将军更是把我当做生平好友,但良禽择木而栖,俊杰应识时务。”张神使完全没把林哺心的责问放在心上,大言不惭的道:“也正是因为我还顾念旧恩,所以才仗义执言。”

    “呵,如果我林家在全盛时期,你会说这种话?!”林天行也被气得吐血,指着张神使破口大骂:“我只恨林家目光短浅,没有招募更多的高手,否则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属于林家的时代早就过去了。林天罡与我们约定的三天时间已到,我便只问一句,闽州来的那几个杂种,你们是交,还是不交?”姜文远不愿再听他们啰嗦,下了最后通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