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修魔 > 105章 须佐之男,素盏月姬。
    杜清流说完,欧阳煞顿时沉默下来。

    杨霄重生回来,对修行界的这些规矩跟说法完全不懂,但欧阳煞绝对的门儿清。

    在地球,修行界的交易有天门、地门两种说法。地门就是杜清流做的这种生意,民间自发组织,自由交易,不受任何限制的同时,也没有任何保障。

    意思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拿着稀有材料贩卖,遇到那些实力高深,又不讲道理的修者,很可能会杀人夺宝,引来杀身之祸。

    因此才被称为黑市。

    天门则往往由国家出面,跟某些修行界颇有声望的宗门、势力联合举办,入场需要支付入场费,成交后买卖双方要缴纳高额的税率。这么说,同样的材料,天门的成交价至少高于地门30%。

    高额的支出,换来的也是高品质的服务,买卖双方均受国家保护。如果有人还敢做杀人越货这种事,挑战的就是国家暴力机器,到时候必然会落得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天门拍卖一年最多不会超过两次,因此也算修行界的一大盛事。由于林家常年雄霸黑省,近几年都是国家下发通知,派人监察,由林家执行操办。而这一次,林家竟然完全没得到通知,这本身就带着一些不太寻常的味道。

    “老哥哥,两天后,这场天门拍卖在华夏与沙皇国的边界举行,由华夏铁骑坐镇,据说不灭亲王也会到场。”杜清流也算不错,主动道,“如果老哥哥一定要去,我手里倒是有几张入场券,可以送你。但如果小少爷要采购材料,我建议还是多准备一些钱财,否则去了也是白去。”

    ……

    在黑河县休息两天后,杨霄等人带着杜清流给的入场券,直奔华沙边境。

    这次的天门拍卖由不灭亲王承办,所以将地点设置在了他名下的一处外贸基地。国家对于这次拍卖显然特殊重视,除了派出华夏铁骑坐镇外,还跳过林家,从辽海市调来一支装甲作战部队,方圆十里完全戒严。

    能参与天门这种级别拍卖会的多数都是修者,也有一小部分闻风而来的商人巨贾,都是一方豪强。为避免侵犯隐私引起众怒,入场流程也并不繁琐,只需报出姓名或家族即可,就算有人胡编乱造,也无人细查。

    排队登记的时候,欧阳煞本想蒙混过关,却没想到杨霄竟然主动开口:“杨青帝,黑省林家。”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负责登记的战士明显怔了怔,周围听到这话的人也下意识的抬头。

    不灭亲王跟林家水火不容的消息早就传遍了东北,而且据最新消息,玄黄的护卫褚狂莫名消失。虽说没有直接的证据,但道上的人都猜测是林家下了杀手。在这种节骨眼上,林家还敢派人?

    不仅派了人,还自报家门,这要么是嫌死的不够快,要么是完全没把玄黄放在眼里啊!

    哈,看样子林家的胆子还真特么不小。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也没人真正的去深究。毕竟在天门这种场合,就算有杀父之仇,你也得生生忍耐下来,一切都得等天门拍卖结束再说。

    登记完毕,有警卫战士带着他们进入临时搭建的营帐,每个人发一件军用大衣,头盔、面罩,又各自给了一个号码牌。这回好了,等众人再出来的时候,身上穿的都是一模一样,头盔面罩把脸遮挡的严严实实,完全分不清谁是谁。

    拍卖区位于外贸基地大厅,有军方技术作为支撑,布置成了3D全息展示台,无论坐在那个位置,都能通过计算机投影,真切的看到拍卖品。杨霄等人不显山不漏水,循着号码牌安然落座。

    刚坐下没多久,就听到门口传来剧烈的争吵,似乎是进门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冲突,便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男人愤声怒骂:“马德,你们不是华夏人,听口音像是小鬼子?”

    在历史上,华夏与岛倭国世仇,当年岛倭国的侵略战争中,东北首先沦陷。因此,这里的普通人也好,修者也罢,对岛倭国有着本能的敌意。因此,不等那男人声音落下,前排呼啦啦站起十几号人。

    “怎么回事?这年头小鬼子还敢来东北嚣张?”

    “跟他们说什么废话,绝对是小鬼子派来的奸细,弄死了再说!”

    “这是天门拍卖,别冲动,听听军方怎么说。”

    “说个屁,这是咱们华夏内部的交易,绝不能让小鬼子参与!”

    ……

    杨霄抬了抬眼皮,门口站着的四个人,穿着跟他们一般无二,看不清相貌与表情,只能从身形上判断,一女三男。面对涌起的怒骂与责难,四个人表现的很平淡,很镇定,似乎并未受到任何影响。

    “按照规定,只需持有入场券,按规定缴纳税收,不分种族、性别、国籍均可参与。”眼看着冲突愈演愈烈,环绕式的音响当中传来一个男人冷冰冰的警告:“天门拍卖还有15分钟开始,竞拍者立即回到自己的座位。如有胆敢有喧哗、破坏规则者,别怪华夏铁骑不客气。”

    “我擦!”

    周围再次爆发出一团怒骂,华夏铁骑是国家最神秘、最可怕的一支战部,就算他们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与之抗衡。只能一边在心里咒骂,一边不情不愿的让开道路。

    “主人。”从那四个人进来的一刻,暗纱的目光就从未离开过他们,等岛倭国的修者坐下,暗纱凑到杨霄身侧,低声道,“他们是岛倭国须佐神社的高手,那个女人应该是素盏月姬,须佐神社社长的独女。另外三人也是社中高手,清之汤山主、彦八岛野命、宇迦御魂。”

    “须佐神社,可是供奉须佐之男的那个?”欧阳煞对岛倭国修行体系多少有些认知,传说岛倭国的创世祖名为伊邪那岐跟伊邪那美,相当于亚当和夏娃。

    他们生下诸多神灵,这其中就包括天照大神跟须佐之男。这两尊神灵既为姐弟,却又生下三女二男,各自封神,使得神力传承,备受岛倭国人推崇。

    “是的。”暗纱轻点了点头,稍微犹豫片刻,又对杨霄道,“主人,我原本所信奉的八岐邪神,数千年前就是被须佐之男斩杀,只剩一缕亡魂苟延残喘,至今都没有得到恢复。”

    “你的意思是……”欧阳煞听出了暗纱的话音之意,补充道,“八岐邪神本就是蛇身,与黑龙潭的蛟龙极为相似。这个须佐神社有斩杀八岐邪神的经验,因此会成为我们此行最大的对手?”

    暗纱沉默,有些话点到即止就行,她相信主人自有应对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