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修魔 > 第136章 三亿订单,高中同学。
    杨霄的这次回归,无疑是为青帝制药带来了巨大的发展契机。

    此时坐镇浪岐的杨远山,看着眼前的一份份文件,陷入了完全不能接受的震惊当中。前两个月,“回天”刚刚上市就出现了一药难求的局面,短短一段时间就为他积累了数千万的身家,让杨远山惊得几乎崩溃。

    本以为这种发展速度已经够吓人了,但没想到,杨霄送来了延年灵液、龙丹筋骨的药方,让他如法炮制。头一天晚上刚收到杨霄的消息,第二天,闽州军区秦国忠、市长岳震、东北林业发展有限公司、京都科研所就下了大量的订单,轻而易举的突破三个亿!

    三个亿哟!

    看着电脑屏幕上计算出来的数字,杨远山一脸懵逼的确认好几遍,最终只能苦笑。这钱赚得太快了,就算是印钞机都没有这种速度吧?

    “斌子,你看这些事……怎么处理?”杨远山正处在震惊当中,浪岐大枭李文斌敲门走了进来。杨霄不在的这段时间,李文斌已经成了他的左膀右臂,基本没有商业技能的杨远山,也养成了凡事都要问问他的习惯。

    “这些都是好事啊,一件件处理就行了。”李文斌对这些显然轻车熟路,尤其是在听说杨霄登天斩龙的事情之后,他更加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建议道,“杨董,咱们的经营策略需要改一改。”

    “什么意思?”杨远山一脸茫然。

    “提价,在现有的基础上,提升300%的价格。”李文斌眼里闪过一道光亮。

    “300%?你疯了?”杨远山几乎惊叫出声,按照青帝药厂现在的成本,常规价格都有500%的利润,在利润的基础上再提升300%,这简直是明晃晃的抢钱,世界上有比这更暴利的行业?

    “我没疯,要不是考虑到杨董的性格,真按照我的意思来,售价会翻十倍不止。”李文斌苦笑的摇了摇头,杨霄在东北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偏偏杨远山这个做父亲的不知道,你说可笑不可笑?

    之所以提高售价,是因为这些药不是卖给普通人,是出售给修者的啊!那些稍微有点实力的修者,哪怕是个一重天境的修者,年收入至少也要几百上千万。让他们花几万十几万买一点半灵丹又算什么难事?

    李文彬已经看到,红彤彤的票子正在向着他们挥手。

    ……

    撇开青帝制药的发展不提,在太霄号上悠闲的过了几天,很快到了开学的日子。前世,杨霄多少沿袭了父亲一点在绘画上的天赋,考进了闽州大学艺术系。今生,杨霄并没有改变他的人生轨迹,依旧选择了闽大。

    新生报道的第一天,闽州大学艺术学院门口车水马龙。

    在这个年代,艺术生家里多数都是有钱有势之徒,随处停放着的兰博基尼、法拉利、宾利等众多豪车足够开一个高端车展,酷酷的帅哥,性感的美女,更是成为了报道日上靓丽的风景。

    一辆不起眼的出租车停在艺术系门口,一身白色休闲装的杨霄从车上下来,里面传来谢倚陌的抱怨,“早知道离得这么远,当初就该跟你报一个院系呢。”

    杨霄漠然一笑,跟谢倚陌道别之后,随着人潮走进了闽州大学。他背负双手,缓缓地进入校门。前世,他被剥夺了享受大学时光的权利,今生,他想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记在心里。

    站在艺术学院那栋高楼上,俯瞰整座校园,杨霄脸上带着一抹冰冷。在他的记忆里,大学这种地方应该是培育人才的,可艺术学院上空却弥漫着厚重的魔气。

    何为魔气?

    杀,盗,淫,贪,嗔,痴等诸恶之精聚合者。

    学院充斥的魔气当中,又以堕胎婴灵的怨念最重。以杨霄现在的修为,看不到他们的影像,却能听到他们的哭声。

    “末法时代的人,比魔还要可怕。”杨霄喃喃自语,发出重重的感慨。

    杨霄正想着,口袋里的电话忽然响起。这部手机是秦国忠送给他的开学礼物,主要是为了便于他们这些人联络,而打来电话的正是杨霄的父亲。

    “杨霄,你……去学校报道了吗?”听筒里传来杨远山的询问,自从青帝制药创建,杨远山便觉得完全看不透儿子,因此语气当中带着忐忑。

    “当然,今天是开学的日子,总不能辜负你对我的期望。”杨霄倒是跟前世一样,不管他是普通人也好,魔君也罢,杨远山始终是他的父亲。为人子,就算登峰造极,对父辈也必须要足够的尊重。

    “我也在学校……能不能……跟你一起吃个饭?”杨远山依旧小心翼翼,急忙解释道,“我不是故意打扰你,这几天来闽州跟岳市长谈事情,我顺便……”

    “老爸叫儿子吃饭,一句‘滚过来’就够了,解释这么多干什么。”杨霄意识到了父亲态度上的变化,苦笑道。

    “对对,那行,我在校门口等你。”杨远山声音里带着兴奋,“赶紧的,今天就咱们爷俩,中午好好吃一顿。”

    杨霄笑了笑,挂断电话后,直奔约定地点。

    穿过密集的人群,杨霄一眼就看到父亲杨远山站在树荫下。纵然现在已经掌握了千万资产,但杨远山跟以前也没什么变化,穿着早已破旧却洗得干净的白衬衣,跟寻常上班族也没什么两样。

    让杨霄颇有些意外的是,杨远山并不是一个人。在他身旁站着一老一少两位女人,为首的是一位中年妇人,五官立体,面容精致,身穿白色衬衫,下身一条黑色包臀裙,再加上一头齐耳短发,将她衬托的精明干练。

    中年妇人旁边是一位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女,跟她有五六分像,穿着一席欧式风的露背长裙,身材高挑,交叉放在小腹前的一双白皙的小手上,拉着一款爱马仕今年最新款的包包,一脸不耐烦的听着中年妇人跟杨远山寒暄。

    “杨霄,这里,这里!”看到儿子之后,杨远山用力的挥手。

    “爸。”在父亲面前,杨霄恢复成一副高中生的模样,展颜一笑。

    “远山,这就是你儿子吧?”中年妇人跟着扭头,上下打量一番杨霄,声音里满是赞许,“不错呢,长得可真像读书那会儿的你,一表人才。”

    “杨霄,这位是爸爸的高中同学,楚欣,你得叫楚姨。”杨远山急忙介绍。

    “楚姨,你好。”杨霄冲她轻点了点头。

    “好,楚姨好,你也好。”楚欣脸上的笑容很有亲和力,回身冲拎着爱马仕包包的少女哼了一声,“青青,你跟杨霄哥哥马上就是同学了,还不过来打个招呼,以后好有个照应。”

    “妈,你还有完没完?”那位叫做青青的少女满脸的不耐烦,“不就是高中同学吗?有那么多话说啊!再说了,你的那些同学平时不联系,一联系就是求你帮忙,你不嫌烦我还觉得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