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为皇后折腰 > 降肝火
    裴嘉宪眉宇间凝着股子淡淡的愠怒,许久,却是伸出了自己的手,声音颇有几分沙哑与疲惫:“你是这府中的王妃,便错了也该跟孤据理力争,缘何要跪着,起来说话。”

    但望着他那只掌心粗砾的大手,罗九宁却是轻轻的躲开了。

    这男人无论怎样,显然在明面上,是一直想要竖立起她作为王妃的威严来的。但读过一回书后的罗九宁却是深深的知道,男人的撑腰,在这后宅之中是没有用的。

    她得一点一滴,亲手替自己把为王妃的脸面给挣回来。

    站了起来,罗九宁回首却是问宋绮:“宋姨娘可知道白马书院?”

    整个大康王朝有四家书院最负胜名,一为长安的蓝田书院,二为位于岳麓的岳麓书院,再是位于应天府的应天书院,然后,便是位于洛阳的白马书院了。

    而四大书院中,为白马书院最负胜名。

    所以,慢说整个洛阳,便整个大康王朝,也无人不知白马书院。

    “身为洛阳人,哪能不知道白马书院。”宋绮笑道:“可是娘娘,您家是个兵户,一门三代皆为兵,似乎与书院扯不上什么干系吧。”

    罗九宁于是又道:“我外公陶亘是咱们洛阳城中治薄药的大家,一生行医,慢说平民百姓们,便王公贵族们,动辄花千两银子请他上门而诊的不在少数。到他七十七岁寿终时,家中所攒之资,不下万金之巨,或者宋姨娘如今觉得自己钱多,可是说句不好听的,小时候我是坐在银锞子堆里打过滚,拿金锭垒过墙玩儿的,见过的金银,可不比你见过的少。”

    这也是实话。陶亘一生连着生了九个女儿,但唯有罗九宁这么一个外孙女儿,视她仿如眼中珍珠,一身医术,也尽传于她。

    可是,叫人奇怪的是,慢说给罗九宁,便是给陶七娘,他离世时竟也没有给予一分一毫的家产,为着这个,整个洛阳城的人无不说他太狠毒了些。

    一生行医,挣得巨富,女儿却过的那样寒酸。

    而罗九宁一家就过的更贫俭了。陶七娘家里连个佣人都不雇不说,便罗九宁出嫁时,也不过只陪了个小杏雨作丫头,还不是买的死契,是签的活契呢。

    罗九宁瞧着裴嘉宪坐在那里,一双暖沉沉的眸子一直望着自己,于是又道:“从陶家大娘到九娘,我外公一生统共生了九个女儿。但是前面全都未到成年便夭折了。

    到最后,只剩下我娘和我八姨,还有九姨三个。他为了能让三个女儿一生顺遂,安生到老,不要再横生变故,于是便在佛前许愿,愿倾尽所有家财,全数捐入洛阳书院,好让洛阳城的学子们都有书可读,让洛阳的文脉能够更加昌盛。而只愿菩萨保佑自己在世的几个女儿能安安生生,顺遂到老。”

    “便我娘又岂不是?有了银子,宁可悄悄捐于无钱读书的学子们,也不愿意为体福之享,只愿我一生能平安喜乐,自在长大。”

    可是谁知道,后来九娘无故失踪,八娘被火烧死在宫廷之中,而罗九宁,也是忽而就横生变故。可见苍天无眼,佛菩萨那双慈悲之目,偶尔也是会闭起来的。

    这些说起来,全是罗九宁的痛楚,像宋绮这种人是不会懂的。

    她道:“娘娘,咱们此刻说的是您的二叔罗宾,您说您外祖父和你娘作什么呀。”

    一直跪在角落里默不作声的王伴月忽而就出声了:“因为满身铜臭之人,永远不懂得清贵二字有多么的可贵。而永远猖狂之人,也永远不懂得谦卑才是这世间为人处世的真理。”

    宋绮顿时恼了:“王氏,什么是铜臭,你倒是说来我听听。”

    “宋氏你就是满身铜臭,你盂兰院的小库房里金银堆了满山,而这府中要进一个奴才,分明每个大丫头月银是二两银子一个月,可你还要扣下一两来,再拿出王府放息,你贪心不足,你满身铜臭。”

    “你……”宋绮气的冲过去,就直欲搧王伴月的脸。

    王伴月扬起头来望着裴嘉宪:“王爷,妾身院里昨夜确实进来过一个男人,虽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什么劳什子的千户还是罗宾,但我知道他为何会进来。

    就是因为,宋姨娘苛扣了妾身和丫头们的月银,妾身去找她讨要,她非但不给,还怕妾身要嚷嚷出去,于是故意栽赃的。”

    这王伴月一字一顿,有理有据,说着,也捧上份东西来:“妾身若非捡到这东西,还不敢相信咱们宋姨娘拿着我们的血汗钱,在府外放印子钱呢。”

    裴嘉宪接了过来,居然是张私家印刷坊里印成的债券。

    同当票一样,这债券,印好了银两在上头,是可以充作银票来用的。

    他旋即深吸了口气:“宋氏……”

    “阿宪,我何曾?我难道缺钱干那个不成。”宋绮大约没想到王伴月竟能弄到这东西,顿时也慌了神了,忙不迭儿的解释着。

    罗九宁亦将那枚千户兵符还给了裴嘉宪,柔声道:“王爷长年戎马在外,该知道一个将士的兵符,是要每日贴身揣着的。此乃青铜,按理来说,若真是一枚拿过十几年的兵符,上面不该有铜锈的。可您瞧这枚兵符上的铜锈,再闻其油味,分明才从火里烙出来。

    宋姨娘非但污蔑我二叔,还故意放男人进内院,栽赃王姨娘,妾身为这王妃的主母,岂能不罚她,不治她的罪?”

    裴嘉宪一直稳稳的坐着,那件墨色的外敞衬着他冷玉色的脸,眉间青意浮浮,显然,他是怒极了的。

    “王妃想要怎么罚?”终于,他开口了,声音依旧带着些淡淡的温柔与疲惫。

    听他这种带着温柔的疲惫,嗓音里还有些淡淡的依赖,就仿佛这一屋子纱罗裹着的美人儿,妻妾,并非是他的齐人之福,而是他的附骨之痛一般。

    真真儿奇了,罗九宁心说:那么两个美妾,他真的舍得叫我收拾?

    她道:“印子钱的事儿,兵符的事儿自有王爷去查,妾身不会擅作主张……”

    她说到一半,却是卖了个关子,侧首望着宋绮。

    宋绮旋即勾唇一笑,心说你还能怎么罚,皇家的妾侍们,没有罚站罚跪一说,至于掌嘴,那更是不可能的,不过就是饬斥几句,你嘴上占点儿便宜,但那点子便宜,我早晚都要找补回来。

    “就只凭污蔑这一点,妾身要她跪在正殿的桅廊下,抄两千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至于郑氏,同处一室,遇见贼人来了,不喊不叫却是将自己的灯都给关上了,同是伺候王爷的人,这就是你待王姨娘的情分?给我一起抄经去。”罗九宁淡淡说道。

    “抄经?娘娘您莫不是……”宋绮顿时一声竭斯底里的尖叫,看到裴嘉宪,又生生把疯了俩字儿给吞了回去。

    “还要在这正院的廊下来抄,妾身要叫丫头们盯着,少了一遍都不行。”

    宋绮这种妾侍,自幼跟着裴嘉宪一起吃苦长大的,劳苦功高,在裴嘉宪心里占的份位也很重。罗九宁要真要责她,这内院里的妾侍们难免要笑她善妒,容不下妾侍。

    抄经书,又能增长知识,还能平息心火,岂不美哉。

    如今十月寒天的,跪在这正殿外,冻嗖嗖抄上几天经,还能降降肝火呢。

    至于印子钱的事儿,罗九宁望着王伴月,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

    若非王伴月今日忽而出头,罗九宁于这内院,还真找不到一个可以管辖宋绮这只地头蛇的人呢。

    “王妃这法子好,宋氏,此刻就跪到廊下,抄经书去。”

    罗九宁蓦然回头,便见裴嘉宪负手站在那里,眼角浮着桃花淡淡,笑温温的望着自己。听他这语气,对于她处罚宋绮的方式,当是极满意的。

    宋绮站了起来,跟在裴嘉宪身后,期期艾艾的唤着:“王爷!”

    但才跟着裴嘉宪出了门,仰巴巴的望着他,他忽而就回过头来,一张冷玉白的俊脸狰狞而又抽搐着,也不说话,就那么厉目望着她。

    他向来温和,也因为打小儿她照顾他的情分,向来连一句重话都不说的,既如此发怒,显然是气极了。

    宋绮旋委屈的抿上了唇,什么也不说,立刻就去抄经了。

    裴嘉宪外院还有事,转身也就走了。

    罗九宁立刻将王伴月扶了起来,柔声道:“彼此入府一年多,咱们都不曾见过面,姐姐怕是心里很是怨恨于我吧。”

    王伴月侧首过去,见郑姝犹还在地上跪着,给了郑姝恨恨的一眼,低声道:“哪里,便那位,还不是与我一起挤在春山馆里闻臭气,有老祖宗在,这府中大家的日子都艰难,我懂得。”

    事实上,在陶八娘入宫之后,罗九宁曾几番入宫作客,第二回去的时候,就曾见过这王伴月。

    她的祖父是太傅王公傲,满长安城难寻的清贵之家,但王伴月的父亲却是个庶子,而且,她父亲还是个天生的双腿残疾。

    礼教严格的仕族之家,对于庶子们向来是极为苛刻的。

    而王伴月为庶子之女,其地位就更卑微了。

    所以,她便偶尔入宫去给皇后和太后请安,也总是走在最后面。

    罗九宁见她的那日,还是头一回进去给太后娘娘请安,因是头一回,两眼一抹黑,自然是排在最后。

    结果就是,从清晨等到晌午,进去的那些都还未出来,她站在游廊上,等的口甘舌焦,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旁边一个女子递了两只青梅过来,低声道:“排在前面的那些都是太后娘娘真正贴心的,拉家常都不知道要拉多久,要到咱们还早了,吃个梅子止渴吧。”

    罗九宁接过来咬了一口,呀一声道:“真酸。”

    “要不怎么说望梅止渴了?”当时,这王伴月就笑着说了一句。

    虽不过一面之缘,罗九宁对于王伴月的印象却深的不能再深。

    王伴月来府也有一年,当然,因为本身自己出身低,受宋绮的苛待可不少。

    她能隐忍一年,并且还弄到一张宋绮放印子钱的债券,可见其除了自身有清骨外,脑子也很好使。

    这样的人,罗九宁当然是一见就投缘的。

    她执起王伴月的手来,忽见她胳膊上全是蚊虫叮咬过的痕迹,遂问道:“都入十月了,春山馆又在向阳之地,姐姐手上怎会有这么多蚊虫叮咬过的伤痕?”

    王伴月颇为幽怨的往外看了一眼。

    这时候,宋绮正拉着郑姝,不情不愿的在外面抄经书呢。

    许是嫌灯不够亮,忽而就搧了婢子春莺一巴掌:“没眼见的东西,把咱们家那只五连珠的羊角宫灯拿来,这风吹着,灯一会儿灭了,一会儿又灭的,您叫我怎么能好好抄?”

    王伴月回过头来,悄声道:“春山馆的后面,就是咱们内院的恭房,所有的丫头婆子全在那儿出恭,内院不能出府的垃圾,也一并在那儿焚烧,不到冬日,蚊虫不绝,偏我又是个招虫体质。”

    这就是宋绮的心机了。

    将另外两个妾侍安排在个臭烘烘的地方,裴嘉宪行走的时候都会绕道的,又怎么会去看她们。要说去她们房里坐坐或者歇上一夜,笑话,大约进去他就得给臭的扶墙出来。

    罗九宁带着她进了西偏殿,拉开抽屉,取了一盒薄药出来交到王伴月的手上,道:“这药膏还是我九姨治的,是治疤痕的良药,你每日涂抹三回,从今往后,蚊虫皆会避着姐姐走的。”

    王伴月垂眸道:“虽说王妃还要小我两岁,但到底您是尊,我是卑,您要再叫我姐姐,这薄药我可不敢接。”

    罗九宁心中其实另有盘算,她硬是掰开王伴月的手,把那薄药放了进去,接着便问道:“你可曾给王爷做过衣裳,鞋袜什么的不曾?”

    王伴月道:“要作衣裳鞋袜,就得量身量体。我连王爷的面都不过远远见过几回,焉何会给他作衣裳鞋袜?”

    罗九宁立即道:“无妨,我这里有很多,全是可着王爷的身量作的,就充作是你作的。既你唤我一声娘娘,咱们就合伙图谋,于这内院里把日子过好一点,可否?”

    书里的那个罗九宁,傻子似的,于心里默默的爱着裴嘉宪,怀孕的时候顾不得自己有胎身不能费眼睛,替裴嘉宪作了很多中衣,鞋袜等物。

    只可惜,这种东西又如何能拢住一个男人的心呢。

    天下间,你见那个男人是因为觉得妻子鞋子作的好,就不纳妾的呢。又是那个男人,因为妾侍衲的袜子暖和,才宠爱她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