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为皇后折腰 > 重见天日
    虽说妃嫔众多,陶八娘于皇帝来说,因为死的太过年青,到底与别个不同。

    要说裴嘉宪在那夜用不光明的手段得来了孩子之后,一言不发,寐下此事,而又等着赐婚的,其人品,就很值得让人怀疑了。

    但是,太孙裴靖在天花好了之后,觐见皇帝时,不说别的,只说他四叔的私闱之事,这一点让皇帝也很苦恼。

    他一直以来看重的太孙,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一叶知秋,以点窥面,皇帝从这件小小的事情上,忽而意识到,自己这些年青气盛的儿子们,也许在私底下,并没有他们在明面上摆出来的那么无争,以及温和。

    他或者也还是逃不出历史,得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为皇位而丑态百出的,来一场争夺战了。

    就在这时,外面来人报说,太子,烨王并贤王,五皇子几位来了,等着面见。

    五皇子,因其确实脑子有点问题,原来皇帝一直都是托付给太子的。

    但是,又因其骁勇善战,去年萧蛮在雁门关外大肆排兵布阵之后,皇帝就把他给调到雁门关去了。

    守了半年多的关城的小儿子终于回来了,皇帝自然格外高兴,扫了丽妃一眼,叫她收了正形,便道:“传进来。”

    五皇子裴钰正身材极高,极瘦,皮肤黝黑,八月余热未散,他身上披的,竟是狐皮。

    只看人的形容相貌,倒看不出什么来,但是一说话,那种呆气就流露出来了。

    “老五热否?”皇上问道。

    “热。”

    “那为何不脱了这狐皮,换件普通衣衫?”

    “这是我亲自打的狐狸,亲自剥的皮子楦的皮,要穿给父王看。”

    好吧,等他走近了,身上一股血腥带着臭气,这居然是剥了的生狐狸皮。

    皇帝臭的着不住,挥手示意他往后退,裴钰正也不晓得拐个弯子,径直往后退着,若非太子躲得及,就得从太子身上碾过去。

    “老五可见过宝昌郡主了?她欲与你为妻,你瞧着如何?”皇帝于是再问。

    裴钰正实言:“没有佟姑娘漂亮,也没有佟姑娘温柔。”

    他说的佟姑娘,自然就是为太孙钦定好的太孙妃佟幼若了。太子一听裴钰正开始乱说话,便斥道:“老五,不许瞎说,清清白白的大姑娘,你是不能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言说的。”

    裴钰正似乎极害怕太子,立刻就闭紧了嘴巴。

    而这一切,皇帝实则都看在眼中。但为着难得糊涂几个字,皇帝还是装作没瞧见。

    “告诉父皇,说你愿意娶杜宛宁为妃。”太子又在一旁悄声引道。

    “我愿意娶杜宛宁为妃。”裴钰正于是跟学舌的孩子一般说道。

    太子再道:“再告诉皇上,前年中秋之夜,老四是怎么哄着你,让你到翠火宫中去纵火,然后,再强占了罗氏的。再告诉皇上,老四如此作的目的,为何。”

    裴钰正结巴了会子,目光直勾勾的,说:“四哥,四哥……”

    他再不肯往下说,太子急了,上前道:“父皇,老四可不止对着杜虢提过拳头。前年中秋那夜的纵火之人,就是他。要说儿臣为何如此笃定,就是因为,如今老五,以及陶嫔娘娘都可以作证。”

    皇帝本是一头华发,而且因为这一年多来总在吃药,头发掉了不少,稀稀疏疏的,一听八娘二字,那一头疏发顿时就全竖了起来:“陶嫔?她不是死了嘛,太子,你如今提起一个死人作甚?”

    太子不敢上前,却是使了个眼色给烨王,烨王于是上前,说道:“实则,陶嫔娘娘并未死,大火之后流落出了宫廷,恰好前些日子,儿臣们将她找到了。她也说了,自己愿意作证,证明那夜翠华宫的火,是老四亲自放的。”

    原本,陶八娘这步棋,烨王是留备来攻击太子的。

    但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今为了把裴嘉宪给搞下去,他就不得不祭出陶八娘来,一举搞垮裴嘉宪。

    “陶嫔,果真还活着?”皇帝声音顿时发起了颤。

    他只有一个公主,还远嫁了土蕃,当初御医们会诊,皆说陶八娘腹中怀着的是个女胎,皇帝不知有多高兴过,却不料一尸两命。

    “孩子呢?”皇帝再问一句:“她腹中的孩子可有存活下来?”

    烨王道:“据说孩子是没了,但儿臣确认陶八娘委实活着,而她也愿意指认,当夜纵火行凶之人就是老四。”

    皇帝闭了闭眼,紧攥着椅背:“把陶嫔给朕带上来,朕得见见她,也要亲口听她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且说早些时候。

    罗九宁以为入宫之后,自己得先去西华宫给丽妃请安,然后再像未婚时那样,转上一圈子,从北宫到南宫,给太后和皇后也磕头请安的。

    谁知入宫之后,眼看就要到西华宫了,裴嘉宪却是脚步一拐,就准备要往翠华宫而去。

    那地方如今住着杜细奴杜美人儿,而且,还曾经起过一场大火。虽说陶八娘如今还活着,但到底不知在陈刺史府上过的如何。

    只要一想几个姨妈全部凋零,罗九宁就一步都不想去翠华宫。

    “王爷若想去,自个儿去便罢了,我去西华宫找丽妃娘娘去,可好?”就在太液池畔止了步,垂柳青青,罗九宁就不肯走了。

    裴嘉宪回过头来,似笑非笑望着她:“阿宁,西华宫中只有一亩玫瑰院子,到了八月,玫瑰开的可就不多了,她宁可自己不食粥,也要把花送给你来吃,就喊她一声母妃又能如何?”

    罗九宁迄今为止,还没有唤丽妃叫过一句母妃呢。

    她撇了撇嘴,没接这话。

    就在这时,西华宫的总管大太监阿福疾步匆匆的,就从翠华宫那边的来路上跑了来,这阿福是个胖子,跑了一身的汗,遥遥见了裴嘉宪,便道:“王爷,翠华宫外全是烨亲王的人,瞧着果然有点儿不同寻常。奴才也敲了半天的门,无人应声儿。”

    绿柳扶风,裴嘉宪那鸦青面的绸袍叫风吹着,烈烈而响。他道:“罢了,你陪王妃在此站着,等闲不要让她乱走动,孤前去看看。”

    他说着就要走,罗九宁又觉得不对劲儿了:“王爷,是否翠华宫中有什么人?”

    那杜细奴是杜家的人,烨王的人却在宫门外守着,罗九宁也觉得有些不同寻常了。

    “王妃不是不想去翠华宫?”

    “我现在想去看看了。”

    “或者去了会有危险,你还是在此站着的好。”

    “那我就回西华宫去。”

    “太子,烨王,一并老五他们都在,你要想去凑热闹,此刻就可以去。”

    “那我还是跟着你的好。”罗九宁紧赶两步,跟到了裴嘉宪的身后,这下,她的跟紧紧儿的,生怕裴嘉宪要甩掉自己,还主动就拉上了他的袍袖,裴嘉宪顺手一挽,就把她的手给挽到手里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在前走着,到了翠华宫门上时,朱红色的宫墙之外,两丛桂花树,其实中几株的树干上,还残留着曾经烧焦过的痕迹。

    这些桂花树,还是当初皇帝在陶八娘初入宫的时候,种给陶八娘的。

    如今八娘走了,又来了杜细奴,树自然就属于杜细奴了。

    只是,陶八娘当初有多珍爱这些树,杜细奴就有多讨厌它们。为了能让这些每到八月就散发着异香的树快快儿的死去,杜细奴甚至一缘边儿的,就剥了它的皮,让树干裸露在风中。

    而翠华宫的宫门外,确实三五步便是一人,虽说皆是内侍装扮,但只瞧他们那挺直的腰板儿,显然就不是普通的内侍。

    “肃王殿下,今日翠华宫中有皇上的贵客,您不能进。”为首一人见裴嘉宪路不斜步,就是个要入翠华宫的样子,连忙就上来阻拦。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什么贵客,缘何孤不能见?”裴嘉宪问道。

    那人吱吱唔唔,一语未尽,忽而眸光一厉,竟是高喝一声:“兄弟们抄家伙,肃王这是来劫人的。”

    就在这时,裴嘉宪忽而兜裆便是一脚,将这要踢翻在地,再拽了罗九宁一把,俩人已经在翠华宫的门上了。

    守在门外的,烨王的人们一见情形不好,旋即全都围了上来,而翠华宫的宫门此时尚且是紧闭着的,就这样想要进,肯定进不去。

    裴嘉宪将罗九宁护到了自己身后,见了这些内侍们,连手也动,专抬腿,踢他们的裆部。

    按理来说,净了身之人,那裆部没了东西了,也就没有弱点了,不该疼的。

    但是,这些人只要裴宪瞅稳了脚踹过去,立马就给疼的躺在地上打起滚来。

    偏偏趁着乱时,他还在侧首问罗九宁:“你就不想知道,孤要给你看的那惊喜是甚?”

    罗九宁躲在他身后,只见来来往往皆是拳脚,而烨王府的这些人出手狠辣,全不曾因为裴嘉宪是皇子就松软分毫人,虽说没有兵器大家只是拼拳脚,但偶尔一拳打在裴嘉宪身上,她都替他疼的慌。

    “专心打架,不要看我。”她吼道。

    就在这时,西华宫中的烨王,本是准备到翠华宫来提人的,出了西华宫就看到裴嘉宪叫自己的人围着,正好在那翠华宫的门上。

    烨王今年都有三十五了,与比自己小十岁的弟弟于人群中目光一个交汇,他眸中那股子阴鸷旋即浮起,低声吩咐身边的人:“皇上此时尚在怒中,趁此机会干掉裴嘉宪,但是一定记得,杀人之后,要说是东宫的人干的。”

    他身边一直随行的这个,身高八尺有余,生的比陈千里还莽,相貌无比的丑陋,脖子上挂着一条大金琏子,其人名作乌鲁,是烨王北上契丹,为自己寻来的高手。

    听了烨亲王的话,乌鲁缓缓自脖子上解下那条大金琏子来,一分再分,忽而刷的一声,无法带武器入宫的皇宫之中,他这东西竟是条软鞭,于空中一个甩,仿如游蛇一般就朝着裴嘉宪甩了过来。

    “小心!”罗九宁两手攀着门背,尖声一喊,眼看日光下那仿如一条金色游蛇般的琏子蜿蜒而来,裴嘉宪不说迎敌,反而就转过头来。

    “阿宁,你的八姨就在这翠华宫中,此刻,亲孤一下,孤就让你带她出宫,而且,孤还能保证,天高凭鱼跃,海阔任鸟飞,从今往后,她想去何处孤都替你办到。”

    罗九宁两只眸子睁了个老圆,望着裴嘉宪。

    他头上吃了几拳,发冠歪着,袍子乱了,这时候一脚才踏出去一个,一脸正经又不正经,得意又不得意的样儿,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那个人有兵器,兵器。”罗九宁指着他的身后,简直要疯了。

    “亲孤一下。”裴嘉宪一只手压着门,另一手就在半空中虚张着,依旧指着自己的面颊。

    咬了咬牙,罗九宁掂起脚来,唇还没贴到他剧烈颤动着的脸颊上,便听忽而刷的一声,裴嘉宪竟是接住了那契丹人手中甩来的,金色的仿如游龙一般的皮鞭,另一手环上罗九宁,一甩狠甩,扯着那根金鞭对面,比陈千里还重的乌鲁。

    乌鲁亦是仿如一块飞速驰来的巨石一般,顺着金鞭就追了过来,忽而于半空中腾起一脚。

    而裴嘉宪还在等着罗九宁的吻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就在那乌鲁一脚腾过来的同时,他忽而轻轻将罗九宁推开,拽着金鞭迎了上去,俩人于门前不知怎么扭打了一圈,乌鲁的速度还未减去,直接就撞到了翠华宫的宫门上。

    哐啷一声,宫门大开,裴嘉宪冷冷扫了一眼站在远处的烨王,横起手中那根明晃晃的金质软鞭来,高声道:“二哥,这里面的人我要定了,也绝不会让她出现在皇上面前,你我今日是要大开杀戒,还是你自己去给皇上解释,陶八娘究竟是怎么回事?”

    “去,入宫去,把陶八娘带出宫。”转而,他对罗九宁说。

    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还有,告诉她,她的女儿,孤最小的那个妹妹已经死了,所以,让她跟你走。”

    “一个大活人,我怎么能带出宫?”罗九宁一语还未问完,就叫裴嘉宪一把搡进了翠华宫中。

    然后,他执鞭站在宫门上,血沾袍摆,微褐色的面庞上一双眸子仿如鹰隼,便环顾着烨王那帮伪装成内侍的打手们。

    而这时候,宫廷侍卫们早已被惊动,从太液池几边的路径上一排排的冲了上来,就连皇帝,也是扶着丽妃,亲自前来了。

    从前年的中秋,再到去年的中秋,一个少女成了妇人,一树桂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一个孩子学会了喊娘,喊爹爹,会于四处顽闹着跑来跑去。

    死了两年的陶八娘,居然重现天日,还就在翠华宫中。

    皇帝非见她不可,太子和烨王,肯定是用了手段,叫她改了口,非得指认裴嘉宪不可的。

    而这时,所有人,都在望着翠华宫的宫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