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君临彼岸 > 第三十三章 水族求援
    子莜笑了笑,只是即便她现在看不见她也知道,自己现在一定笑的很勉强,一点儿都不好看。正想着,便见着外边有两队的宫女拿着一个个的托盘走进来了,沐霖看着蹙了蹙眉,“你们是?”

    “参见沐霖上神。”领头的宫女对着沐霖屈了屈膝,“太子殿下说了,天妃刚刚过世,仪式不能太过盛大,自是委屈了沐霖上神了,这些都是太子殿下收集的稀奇玩意儿,便是拿来给沐霖上神把玩。”

    沐霖笑了笑,看着眼前这些东西,“天妃刚刚过世,何必急着操办,太子殿下同天妃母子情深,这个道理,本上神怎会不懂?”

    子莜看着这跟前的宫女,走到了沐霖的身侧,笑了笑,“太子殿下真是有心了,沐霖姐姐你便是收下吧。”说着便是凑到了沐霖的耳边,“天帝刚刚下旨,如若姐姐你不收,怕不是会有什么不好的流言。”

    沐霖倒是没有想到子莜的心思竟是如此的细腻便是微微偏头对着旁边的宫女点了点头,一旁的宫女走上前去,接过了东西。沐霖看着弗修宫里的宫女,微微蹙眉。子莜自是知道,沐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想着留在这里也是聊不上几句体己的话了,“正好,弗修宫里的姐姐们来了,我随着她们一同回去便是了,便是不劳烦沐霖姐姐再送我了。”

    看着子莜的笑容,沐霖也知道,再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了。子莜对弗修的意思,她也是明白的,只是,造化弄人。“也好,回去的路上小心些,下次得空再来玩便是了。”

    子莜点了点头便转身跟着弗修宫里的宫女离开了。

    只是等到子莜回到了弗修的宫里,她才知道,原来,这两个宫殿离的竟是这般的近,也着实是为难她绕了这么久才绕过去了。说起来,倒也真的是可笑了。子莜回到房里,脑海里一直浮现的,都是那一道圣旨,还有那一堆的玩意儿。

    “真是没想到,在这宫里,你竟然都待的住。”

    一回头便见着弗修站在那儿,笑盈盈的看着她。也是,他可以娶到沐霖了,他一定很开心吧,他喜欢沐霖这么久了,终于,要娶到她了。他一定很开心吧。

    “还好吧,也没有这么无聊。”

    弗修笑了笑,走到了子莜的身侧,“如若闲的慌,可以让人陪你出去走走,天族好看的景色可不只有一两处。”

    子莜笑了笑,是啊,天族好看的地方还真是不只有几处。只是,如今,她留在这里,又算得了什么呢。这天族的景色再美,那又怎么样呢,终归不是她的去处。“弗修,我,”

    “我还有点事情,便不配你用膳了。”说着,摸了摸子莜的头后便离开了。

    子莜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接着,带着些许烦躁的抱住头蹲了下来,为什么还是没有说出口,明明已经准备好要说了的。为什么还是没能说出口,子莜,你不是说过要特别帅气的说出来的吗。

    还是说,其实你还是舍不得。

    你根本就还是放不下。

    你根本就是这样一个贪心的人。

    夜木带着军队顺利抵达了魔族的边境,只是,这里像是已经有人提前来安排过了一样。父君确实说过,夜琳提前来了。只是,人又在哪里呢。夜木四周看了看,发现并没有看到什么人。

    左手缓缓的捏了个诀接着朝着一个方向打了过去,就在接触到一个像屏障一样的东西的时候,化为了一团灰色的烟雾消失了。

    从烟雾中,走出了一个女子,绑着高高的马尾辫,一身黑色的打扮,腰间挂着银色的铁链,手中拿着紫黑色的长弓。“之前倒是在书信里听父君母后提过,只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夜木看着跟前的那位女子,身后跟着两个魔族将领打扮的人,猜想着,这就是夜琳了吧。“夜琳?”

    夜琳走近了几步看了看,笑了笑,双手抱拳,“兄长,叫我琳儿便好。”

    夜木翻身下马,走到了夜琳的跟前,“琳儿。”

    夜琳点了点头,“这儿我比较熟悉,便先一步前来布置了,没想到兄长竟是提前到来了,不过好在一切都准备好了,还请将士们各就各位,兄长移步主帐,我们再确认一下明日的计划。”

    夜木点了点头,之前他也是有所耳闻的,夜琳公主是夜峋和允糯最宝贝的女儿,在魔族自是说一不二的,要星星要月亮的。只是如今一见,倒是刮目相看,这气质和风派,倒也不亏是夜峋和允糯亲自调教出来的女儿。

    “辛苦了。”

    夜琳微微愣了愣,笑了笑,“哪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之前我一直在外面玩儿,难得办点正事儿。”

    魔族的军队训练有素,很快就安顿好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住的主帅的帐篷,便到夜琳说的那个帐篷里去了。一进去,便看见夜琳站在地图的跟前,细细的看着。

    听到脚步声,回过头便看到夜木已经站在那儿了,笑了笑,“兄长。”

    夜木点了点头,走到了夜琳的身边,“我同父君思量着如此,你可有什么建议?”

    “嗯?”夜琳带着些许疑惑的看着夜木,“我?”

    “我听母后说过,说父君因为身份的问题,很少再带兵打仗了,多多少少的战都是你打的,想着你的实战经验应该不在话下。”

    夜琳笑了笑,看着夜木带着些许不解的目光,虽然只是短短的时间,但是对于这个兄长,她倒是喜欢的很,“其实我也不懂大战策略什么的这些东西,我只知道,我的族人要活着,敌人要死,就这么简单而已。而且,虽然父君只能坐阵魔族,但是他的谋略可是没的说的。”

    “也是。”

    “倒是兄长,带着面罩不觉得气闷吗?”

    夜木迟疑了一下,摘下了面罩,夜琳愣了愣,接着露出了一脸好奇的样子,“说起来,我刚刚都做好了接受我的兄长长得并不好看的现实了,只是长得这般风流,何必带着面具呢?”

    “心安吧。”

    夜琳点了点头,也没有追问什么,再次确认了一下明日的计划后便回去休息了。夜木站在地图的跟前,看着地图上出现的几个突兀的红圈,微微的扬起了嘴角。原来如此吗?

    翌日,天族大殿。

    “各位爱卿可还有什么事情要上奏?”

    下面的大臣相互看了看,最后还是有个人带着些许视死如归的神情走了出来,“陛下,天妃娘娘刚刚离世,这天子殿下便同沐霖上神定下了婚约,在下以为,这婚约定下自是天族的喜事,只是毕竟天妃娘娘刚刚过身,这仪式不妨过些时日,也不伤大雅。”

    天帝自是知道这件事情会迎来非议,只是如若是天妃生前的遗愿也便就不一样了。“天子殿下同沐霖上神的结合是天妃的遗愿,既是如此,本帝君便是让天妃走的心安。”

    台下的人自是无再多的话可说,如若说是天妃娘娘自己的意思,那圆了她的遗愿,那自是无上的功德。

    天帝看了看下面的人,自是知道自己已经说出来最具有说服力的理由了。“弗修,沐霖。”

    “是。”两个人走上前,双双跪下了。

    天帝看着跪在前方的两个人,“本帝君已经下旨,定下了你们两人的婚约,只是,天妃才过身不久,即便即刻举办婚礼,也是委屈了你们,不过,婚约拖着也不是个法子。下个月,便是弗修的生辰了,到那时候,一同办了如何?”

    “谢父君。”

    沐霖顿了顿,随着弗修行了礼,“谢陛下。”

    “平身吧!”

    弗修快速的站了起来,扶了扶沐霖,沐霖为了个笑容。就在此时,从殿外跑进来了一个人,跑到了最前头二话没说便跪了下来。

    “参见陛下。”

    “如此慌慌乱乱成何体统。”天帝一眼便是认出了这个人是大殿门口的守兵,莫不是外面出了什么事情。

    只是守兵磕了头后便一直没有抬起头,“报,报告陛下,天后娘娘在门外要求见陛下,在下,在下实在是拦不住了。”

    “放肆!”天帝恨恨的拍了拍桌子,“平日胡闹便是算了,这种时候还如此胡闹,荒唐!回去告诉天后!不见!”

    跪在地上的守兵依旧没能抬起头来,只是身子颤抖着厉害,沐霖见了,便是知道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可是出了什么大事?”

    “天,天后娘娘说,水族,水族出事儿了?”

    “你说什么?”

    “报!”话音未落,另一个人便跑了进来,在守兵的身旁跪了下来,“水族送来了求援信,说今日清晨魔族大兵压境,现已经接连拿下了三座城池。”

    天帝猛的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报!”有一个人跑了进来跪了下来。

    “说!”

    “水族来信,请求天族速速出兵支援。”

    天帝的目光落在了弗修的脸上,看了一会儿,坐回到了座位上,“太子,你怎么看?”

    弗修看着天帝的双眼,笑了笑,“前几日儿臣便接到水族接二连三挑衅魔族的报告,只是母后觉得换谬就压了下来,如今魔族只是占了几座城池。儿臣所见,我们还是好好分析一下现在形势再做打算,近些年,我们天族暗藏实力,如若在这种时候曝光,那这几年的努力便白费了。”

    天帝微微的勾了勾唇角,只是沐霖微微蹙眉,“那水族人的性命有当如何?”

    弗修同天帝在空中眼神交换,“大可放心,魔族自是知道水族会来找我们天族的,这次只是小小的惩戒罢了,不会大开杀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