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君临彼岸 > 第四十五章 新的天机
    也很难算得明白,道也道不明白,只是觉着人世间变幻无常,她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有一天可能会成为弗修的太子妃,今后很可能会走上天后的道路。只是,如若是曾经的自己,只怕是会抗拒的不行,只是,现在,她竟是如此心平气和的,就像是看着别人的故事一般。

    不真实,但却是真的。

    “我一直想着,你会遇见更好的人,更适合你些。”沐霖说的,到都是些掏心掏肺的话,对于弗修,怎么也是千年的好友,只是,她这样的人,并不合适。有太多自身多余的情感,在那个位置上,感情,是最要命的东西。

    弗修自是知道沐霖想说什么,但是,人就是这样的生物,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的非要不可。非她不可。

    “我知道,沐霖,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证明给你很多东西,我需要的,只是一个你给的机会。

    沐霖叹了口气,如若说是执拗,她定是胜不过弗修的。只是,她答应了天妃娘娘的,今生今世,会好好的帮衬弗修的。

    “回去吧,留在这儿倒也是没什么意思了。”沐霖迎着吹来的风,走了几步,“你说,这次回去之后,对天后娘娘,天帝应当如何。”

    弗修微微蹙眉,他来的时候,便是听到了些许的风声,只是在天族,这些风声倒也是向来多的很的。“来的时候我听说了一些,只是,父帝还没有下旨,倒也不好说什么。”

    沐霖点了点头,明哲保身,少说才好。“天妃娘娘的事情,还是让帝后生出了间隙。”

    弗修点了点头,他自是知道,母妃看似是因为父帝的质疑,不堪天后娘娘的污蔑才自尽身亡的。实则,是在埋怨父帝薄情寡义,权高位重,多虑多疑,纵容天后胡作非为。“母妃当初同父帝征战沙场,到最后轮得这样的下场,如若父帝没有丝毫的动容,那也真是。”

    真是枉生为人。

    “这代价,太大了。”现如今的,天后的困局,天帝的怀疑,都是天妃娘娘用生命换来的。沐霖捏了一个诀,跟前浮现出了一张星座图。弗修看着,他倒是看不出所以然来。

    “这是什么。”

    沐霖的嘴微微张开了,眉宇间的不解和恐惧,倒是让弗修感觉大事不妙的预感。沐霖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张开嘴,“新的天机,罢了。”

    天机已生,这次又当如何。

    子莜回了忘川。

    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本想着这幽冥定是要落井下石好好的数落她一番的。只是它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靠着岸,陪着她。子莜倒是发现,这世人说的话倒也真的,不一定就是真的。

    世人说着得道修仙怎么怎么好,说着魔族怎样的无情无义,说着幽冥的残暴。只是,最是无情的人,反而最是有情。有些情谊,当是放在心底里头的,不必拿出来让世人都知道知道。很多东西,自己爱的人,在意的人懂了便懂了,懂了便是好了。

    “幽冥,我回来了。”

    沉默了一小会儿,幽冥的声音才响了起来,“老子的眼睛不瞎。”

    子莜看着这绿色软糯糯的东西,本是想笑的。不知道为什么,这眼泪,这眼泪就是这样,不太争气的,留了下来。“你说,我之前觉着,这儿一点儿也不好。没有什么人,一直都是孤零零的,看着这没什么变化的景色。只是,到了天族,我看到了好多好多的人,很多好看的景色。”

    “既然如此,怎么还搞得这么狼狈,还回来做什么。”

    子莜抬起手,带着些许残暴的擦了擦双眼,擦的通红。“怎么了,我还不能回来了吗,这儿本来就是我出生的地方,我的家,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我还就回来了。”带着抽泣声,倒是回来了,感觉自己心里的委屈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早就跟你说了,你可不就是活该的自作自受。”幽冥说话倒是没有丝毫的客气。语气里到是还带着几分的小得意。

    子莜没好气的看了幽冥一眼,这世界上,总会有这样一些嘴欠的人。“我自作自受怎么了,如若我不去做,我怎么知道会是自作自受。”

    幽冥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当然知道这些。只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才是。“那你如今,心里可还有那个天族的太子?”

    到了如今,你也该是明白了。你同他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你也该认清这个现实了。子莜撇了撇嘴,晃动着自己的小脚,看着这忘川水,“幽冥,听说,人世间,有忘情水。”

    幽冥在水里来回游动了几个来回,倒是带着些许的烦躁,“到了现在,你倒是学会逃避了。忘情水又是如何,就算是忘了现在,那今后呢。如若再次见到,如若你又爱上了,那这忘情水喝不喝又有什么区别。”

    又有什么区别。

    子莜带着自嘲,蜷缩在了一起,她也不想,只是,她现在的心,好痛。痛得不行。“那该怎么办呢,那我该怎么办呢。”

    幽冥没有回答说什么,只是闪起了一道绿色的强光。接着,传来带着沧桑的声音,“新的天机已生了。”

    子莜探出脑袋,看着跟前,哼哼了几声,看着水里的幽冥,“你们倒是厉害的很,倒是可以知道有了新的天机。”

    “我活过的日子,都不知道是你的多少倍了。即便是我本无法窥视的,但是这么多年了,我终归会寻得一些规律的不是。”

    “哦。”子莜站了起来,召唤出来了古琴。只是在压上琴弦的瞬间,倒是愣了愣神,“你说,之前对于天机,我都是爱答不理的,现在,倒是变的这么自觉了。”

    没有等到幽冥回应,子莜便是开始弹奏起来。声音在忘川游荡着,带着些许的悲伤。

    魔族。

    夜木回了自己的寝殿,倒是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睡过这样的好好的安稳觉了。

    “听下面的人说,你将琳儿教训了一番,琳儿都没有反驳还乖巧的很。”夜峋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看着夜木的样子,想也是这段时间给累坏了。

    夜木笑了笑,站起身来对这夜峋行礼倒是被夜峋拦住了。在外,两个人更多的是君臣,没有办法,但是两个人更是父子,这些虚礼本就无关紧要的。“琳儿也只是关心母后,心切了。”

    夜峋点了点头,“琳儿从小被我宠着,有的时候倒是少了些许的顾虑。别看她这个样子,也是会听人劝的。只是也是你让她服,否则,那丫头片子谁的面子都不给。”

    夜木笑了笑,“琳儿的女将风范在公主中倒是难得的。“夜木的话很好的取悦了夜峋,夸自己的女儿,管他是自己的儿子还是陌生人,那都是极好的。

    “那是自然,我魔族的公主可不同于什么天族水族的公主,那么柔柔弱弱娇生惯养的。魔族的公主自然在关键时刻,也要支撑起魔族,上的了战场,带的了兵,吃的了苦的。”夜峋说着,语气里带着满满的自豪。他培养出来的儿子女儿,自然都要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

    谁都保不齐,如若有一天,他或者允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魔族照样会有人出来支撑。之前只有夜琳的时候,他倒是担忧的很,想着一定要给她找个好男人,有个支撑。只是如今夜木来了,倒是让他放心不少了。

    “父君说的是。”

    夜峋拍了拍夜木的肩膀,笑了笑,“有你和琳儿一双儿女,有你母后这样的女人陪伴,你父君啊,真是此生无憾了。剩下的,便是希望魔族,繁荣昌盛了。”

    夜木看着夜峋那带着幸福的笑容,只是不知怎么,这个笑容竟是带着这样不可思议的暖意。

    感觉,很难得。

    “怎么了?”夜峋看着夜木,夜木愣了愣别开了视线。

    “没什么,对了,母后,恢复的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了,只是我让她多养一段时间。”

    “嗯。”夜木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夜峋看着,虽然他同夜木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没有戴面具的他,心思倒是还是很容易被看穿的。

    夜峋笑了笑,听夜琳说了一些,只是,还是很想要来听听原版的东西。“听说,你这次,同一个姑娘有些交集。”

    夜木仰起了嘴角,笑了笑,“是琳儿说的吧。”

    之前答应过夜琳不能出卖她的,但是这夜木如果猜出来了的话那也便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咳咳,行了,谁说的重要吗?如实招来吧!”

    “父君可是在忘川大地的时候,见过一个穿着血红色衣裙,生的极为美丽的一位女子?”

    夜峋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确实,她对你的母后,有救命之恩,怎么了?”

    “这次,我遇见的便是这位姑娘。如若不是这位姑娘,只怕是这解药来的没有这么容易。”夜木的脑海里渐渐清晰起来,那黑色绸缎般的头发,还有那显眼的,血红色的衣裙。

    夜峋微微蹙眉,如若他没有记错的话,她应当是忘川大地的人,怎么会,会出现在那个地方,“她为何会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