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君临彼岸 > 第七十章 试探
    夜木顿了一下,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夜琳的头。

    “父君,母后是为魔族大义,兄长我也要对得起父君母后的牺牲才行。”夜木看着夜琳,好似也只有在看着夜琳的时候心里才能稍稍的好受一些。他还有一个妹妹,需要好好的守护才行。

    夜琳自是知道,夜木会是这样的一套说法,只是她想要的可不是夜木的这么一句话就打发了的。“兄长,可有什么,是我能做的。”

    作为公主,怎能就这样的作为一个被保护的对象,在这种时候,她自是也要做些什么才行。

    夜木收回了手,虽然早知道夜琳来的目的,只是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应付她才是。“不如,你去走访一下,看看有什么需要的。兄长这里实在是顾及不上这么多了,倒不如你替兄长去看看。”

    夜琳眨了眨眼睛,这魔都城外一夜之间的废墟和尸骨累累突然就不见了,现如今倒是有什么好去走访的,“说起来兄长,这一夜之间,怎么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之前子莜做完才告诉他,他那时候想到的只是可以俭省很多的时间,倒是没想到该怎么去解释了。“额,是父君用他走后的气力做的。”

    如今,倒是也只有这样的解释才比较的合理了。即便说是子莜,天族的芷瑞将军,还指不定会有怎样的风浪呢。

    夜琳点了点头,算是相信了,“那琳儿便是先去看看了,兄长您注意休息。”

    夜木点了点头,看着夜琳身后的笠墨,“好好保护公主。”

    “臣下知道了。”

    看着夜琳和笠墨就要出去了,夜木猛的想了起来。“琳儿!”

    夜琳回过头,看着夜木,带着几分的诧异,“怎么了?”

    “父君遗言,不得复仇。”

    夜琳再蠢笨也知道这背后的意思,父君早就预备好了有这样被突袭的一天。只是怎么也不可能想得到是怨咒的关系,只是现在魔族打伤,如若去报仇,岂不是以卵击石。“难道,天族就不该给我们一个说法吗?”

    “这是天族的事情,同我们无关,琳儿你千万要记好了。”夜木眉头紧锁,虽然知道夜琳的秉性不会就这样真的好好的听话的,只是,如今魔族这样的情况,琳儿,即便是你再怎么不想,也不能不听才是。

    夜琳紧拽的拳头松开了,背过身子,“我知道了,魔族现在这样的情况,军中的惨状,我不去看我也知道。”

    夜木总算是送了口气,魔族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只怕是一时之间倒是安生不了了。“那就麻烦你了。”

    “兄长,你我之间,何谈麻烦。”说着,夜琳便是出去了。

    到了外头,夜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笠墨见了便是将自己的披风解了下来给夜琳披上。夜琳见着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了,“你这样给我披上,我就可真是个圆球了。”

    笠墨倒是一副假装听不见的样子,“无论是怎样的,公主保重身体才是。”

    夜琳看着笠墨,穿的也不见的厚实,“那你呢。”

    “啊?”

    夜琳看着笠墨这呆呆的模样,倒是不知道先前在天族的时候是怎么混得住的也真的是,“你不冷吗?”

    “臣下不冷。”

    夜琳将笠墨的披风摘了下来,给他穿戴好,还打了个死结。笠墨看着夜琳这灵气的手指快速的完成了一个他无法反抗的局面倒是有些无可奈何了。

    “公主。。。”

    夜琳看着自己的杰作倒是有几分的得意,“好了,走吧,陪本公主去巡查。”

    笠墨看着夜琳嬉笑着离开的身影,只是这小小的一团人,竟是身上背负着这么沉重的重担。

    不自觉的,竟是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疼了几分。

    在天族,三日之后,便是登上荣英殿来拜访了。

    完全在子莜的预料之内。

    子莜倒是一点也没有着急的样子,慢慢的整理自己,接着便是吃过了早饭才出来。看着众人这着急的样子,便是知道,只剩下天后了。

    “将军。”

    子莜点了点头,在主位上坐了下来,看着众人,“可是有什么发现?”

    一竿子人相互看了看,倒是还是一个品级稍微高一点的人站了出来,“回禀将军,各位上神配合的很,没有丝毫的不妥。”

    子莜点了点头,端起固儿的茶喝了一口,慢慢呼呼的完全不着急的样子。倒是同前几日的态度完全不一样。“行了,我知道了,这几日辛苦你们了,剩下的事情,本将军自是会处理的。”

    这话一出,这一竿子的人倒是感觉有什么不妙的地方了。这,这将军打算亲自出马了?“将军,这?”

    子莜抬头,看着这带着慌乱正想要说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好的人,挑眉,“可还有什么话想要说的?”

    “没有,臣下只是觉得,这可能是外人嫁祸给我们天族人的。”

    “哦?”子莜停顿了一会儿,这时候她倒是明白了一个道理。这话要么还是不说的好,毕竟说多错多,“本将军并非是天族的人,只是本将军倒是也知道,这怨咒是天族的禁术。只有天族的人才可以使用的东西。”

    “将军所言极是,只是,这天后可不是天族的人啊。”

    一个细小的声音响起,只是这声音里倒是带着几分的喜悦的色彩。子莜的嘴角微微上扬,“来人,把这个人捆起来。”

    只听到扑通的一声,那个人便是已经跪了下来,“将军,将军,臣下可是说错了什么话吗?”

    子莜没有说任何的话,只是上来的几个人已经将那个人给带下去了。子莜吹了吹茶杯里的茶,一副悠闲的样子,只是这站着的人,可是比之前要更加的紧张了。只是看着,倒是不敢说话了。

    “怎么,都不说话了?”

    底下安安静静的,没有丝毫的声响。

    子莜站了起来,走到了众人的跟前,“希望你们记住,这天族是谁的天族。天族的将士是谁的将士,你们最该听的,是谁的话。”

    站在子莜跟前的人纷纷跪了下来,子莜看着倒是觉得好笑的很。她最见不惯的就是这种动不动就跪的德行。如若是方才才来的人,指不定还会说她是如何苛责这底下的人呢。“怎么,你们是都做错了什么吗,都如此急着纷纷跪下。”

    这底下的人,倒也是没有见过这么难伺候的将军。只是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跪着了,子莜看着,便是蹲了下来,“怎么,如今又是什么话都不说的,可不是想要让我落下一个苛责将士的罪名。”

    底下的人便是又慌了,纷纷站了起来,“属下不敢。”

    子莜看着这几个人,倒是饶有兴致的坐了回去,“纵然是我,也是知道这军队是天族最重要的资源。如若是军队也如此军心涣散,拉帮结派的,你们可知道后果是什么。”

    这天族的将士,四分五裂的,如若真是要大战。她不在,只怕是会被魔族碾压的很惨。

    “如今,天族用这样阴险的手段打了魔族。如若你们是魔族的人,你们可是会心服口服的吗?更何况,这样的事情,自是会有因果循环,会有报应。只是这报应到底又是会到谁的头上,你们可曾想过。”子莜此话倒也不是为了吓唬他们,虽然事实确实如此。

    底下的人倒是没有人回应的,完全都是子莜一个人在训斥了。

    这一个人的独角戏,子莜倒是没什么兴致。

    “行了,终归是你们自己的未来。只是你们要想好了,一个军心涣散,各自为政的军队,是不会长久的。如若天族的军队如此削弱,今后只会是不堪一击,那么你吗想要的地位,荣华富贵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行了,都走吧。”子莜丢下了这么一个逐客令便是先行离开了。

    回到了房间里,过了一会儿,固儿便是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将军,正如将军所料,一个没走,都还在呢。”

    子莜点了点头,“这些人的脑子到还算是清楚的,知道现在做什么才是有利于自己的事情。”

    固儿给子莜拿来了一些点心,“还是将军有魄力,在晾他们一个晚上,就知道是不是真心实意的了。”

    子莜拿起一块点心吃起来,敲了敲固儿的脑袋,也不亏是昔日跟着天妃的人了。“对了,之前派冬享去看着何桫,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将军放心,虽然冬享活泼的打紧,只是这种事情啊,倒是数她办的最好。”

    子莜点着头,说来这段时间倒是都没有去看看沐霖姐姐了。之前出了这样的事情,虽然两方冷静一段时间是好的,只是很多话还是说开了的好。

    “明日处理好这个事情,我要去天泽宫一趟。”

    固儿自是明白子莜的意思,“也是的,沐霖上神对将军还是极好的,很多话,还是说开了的好。只是,那天后的事情。”

    子莜摆了摆手,“急不得,此事,真要动,也只能是陛下亲自来才是。我一个连上神品级都不是的人。如若不是得了陛下恩准,这上神我也是碰不得的。”

    “还是将军想的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