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君临彼岸 > 第八十九章 争闹
    子莜坐了起来,看了看外面,天才蒙蒙亮。这个梦,好熟悉,就仿佛这曾经是封存在她的记忆里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弄丢了,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找不到了,她看着自己的手,在昏暗中,自己的手,看着也不是那么的真切,甚至感觉存在在自己的身体内的一部分。

    那个人的轮廓,感觉是自己感觉见过。

    感觉是那么的熟悉。

    这个人,到底是谁。

    子莜揉了揉头,看着前方开始发呆,不知过了多久,固儿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看到子莜这坐着发呆的模样猛然一愣。“将军?”说着,便是急急忙忙的跑近了,“将军,你怎么了?”

    听到固儿的声音,子莜渐渐的转过头来,看着固儿,只是这样带着点迷迷糊糊的眼神倒是让固儿感觉慎得慌。“固儿?”

    “将军?”固儿伸出手,抓住了子莜的手,双眼里带着丝丝的恐惧。

    子莜伸出另一只手打了个哈欠,看着固儿,倒是一改呆呆的感觉,双眼里带着些许的睡眼惺忪,“固儿,早饭做好了吗,我好饿啊。”

    固儿愣了一会儿,看着子莜,这,这可别是因为饿了才醒的这么早的吧,“将军,你昨晚睡的还好吗?”

    “昨晚做了个梦,唔。”子莜揉了揉双眼,便是见着春默和冬享都已经进来了,看着固儿还在床边坐着,“你怎么还在这儿呀,我的早饭。”

    固儿看着子莜一脸不解的便是连忙起身离开了,走到门口,又回过头看着她,“将军,您真的没事吗,要不要找药神来看看?”

    “没事。”子莜掀开被子,春默和冬享连忙上前去给她洗漱了。

    固儿看了一会儿,便是先行离开去看看早饭准备的怎么样了。

    等子莜洗漱完毕,走出来的时候便是看到满桌子的菜,便是直接蹦腾过去坐了下来。“哇,我还没见过这么丰盛的早饭呢。你们早上几点开始准备的呀。”

    固儿站在一旁给子莜布菜,,看着子莜吃的开心倒是也觉得自己早起准备也都是值得的了。“将军喜欢的话就多吃一点。”

    子莜自然是不会客气的,倒是吃的的开心。“你们帮我看着点时辰,我先吃会儿。”

    春默和冬享看着倒是站在一旁感觉脑后挂下几条黑线,“将军,没事您慢慢吃吧,来得及的。”

    冬享走上前去本想要说些什么的,却是被春默给拉住了。

    “还是告诉将军吧。”

    “这件事情,还是让上神来说吧,如若我们没有说清楚的话,出事了可怎么办。再说了,将军现在还在用早膳呢,你这话说了,她肯定没有心情吃了。”

    冬享看着子莜这饿的打紧的模样,点了点头。

    到了大殿之上。

    众人早早的就到了,看着子莜来了,不免多看了几眼。

    天帝还没有到,子莜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沐霖看着倒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子莜的模样,便是微微捏了个诀,“昨晚回来的很迟吗?”

    子莜愣了愣,回头看了看沐霖笑了笑。“不算晚,只是太久没休息了而已。”

    “你啊,等会儿回去再好好休息休息吧。”

    子莜点了点头,看着大家都一脸冷漠的模样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你说说,这些人吃好喝好的,怎么一个个人的脸色都是视死如归的模样。”

    沐霖听着子莜传来的话,不自觉的笑出了声,夜还真是她的性格,“你啊,这是肃穆好不好。”

    “就你们天族的事情多。”子莜无奈的打了个哈欠,“这两日可是有发生什么事情吗?”她离开了两天,不知道天族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沐霖方才想到了这一点,子莜离开了两天,只怕是那件事情,她还不知道。“就是,”

    话方才说到了一半,天帝便是出来了。走到位子上坐了下来,众神朝拜。子莜掐着手算了算,好似真好是到了这个时候了。众人平身后,天帝看着众人,目光自然的落在了子莜的身上,“芷瑞将军回来了。”

    子莜走到前方点了点头,“会陛下,芷瑞于昨晚回来的,怕叨扰到陛下,便是没有去请安,还请陛下恕罪。”说着便是跪了下来,再次行了跪拜礼。

    天帝的脸上舒缓的打紧,看着她笑了笑,“没什么打紧了,起来吧。”

    “谢陛下。”说着,子莜便是站了起来,退回到了位子上。

    沐霖看着天帝,眉头半天都舒展不开。只怕是,在今天,便是要将这件事情给定下来了。

    只是还在这么想着,便是看到断洪走了出来。子莜方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便是看到了这个今后的死对头。便是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些不太好的感觉,只怕是有什么幺蛾子要出来了。

    “陛下。”

    天帝看着他,带着丝丝的笑容。众人看在眼里,便是知道新的荣宠已然出现了。“断将军可是有什么要事吗?”

    断洪行了个礼,倒是同先前对子莜咄咄逼人的态度完全不同,“陛下,姐姐已经准备好了。”

    子莜微微蹙眉,这是什么意思。只是片刻沐霖的话便是传过来了,“天族的传统,成婚之前一段时间见面是不吉利的,所以便是只能代传话了。”

    她不过是离开了两日而已,只怕是就是乘着这两天她不在的日子里定下来的吧。“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没几日了。”

    子莜看着上方天帝的神情,便是知道这件事情没有什么讨论的余地了。“早知道这样的话,我今日便是应该告假才行。”

    “那可不行。”

    “嗯?”

    只是这么说着,便是看到沐霖走了出来。走到了断洪的身侧,断洪对于沐霖还是有那么些许的忌惮。只是看着往一旁挪了挪,沐霖福了福身表示回应。沐霖的双眼看向上方,看着天帝。

    “陛下,星象所动,天族上神之位仍然空缺已然不妥。”

    战神之位空缺的时间太长,所有人,有仿佛时刻都在怀疑,忌惮着这个位置。天帝微微蹙眉,倒是也不好说些什么,这是事实,如若再如此空缺下去,只怕也会出现问题。如若是这样的话,也是时候该选出这个人来了。

    “那沐霖,你可有什么人选吗?”

    战神,乃是天族上神中至关重要的位置。是将天族的安慰寄托给这个人的位置,上神之位,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位置。

    只是,即便有些人生来仙胎,想要走的这一步,也定然是万般险阻的。沐霖站在断洪的身侧,即便只是这么一站,她也感受到了压力。

    “沐霖举荐芷瑞将军。”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是子莜看着,但是淡然的很。她对上神的位置,本来就是没有什么想法的。再说了,即便是坐上了上神之位又能如何的。难道还能同将来的天后抗争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沐霖的声音再度传来。

    “如若今后,你想在天族过的稍微舒心一些,便是拿到这个位置。”

    不是这个位置有多好,而是,得到了这个位置,你才有继续抗争下去的资格。子莜看着沐霖神情坚定,她可没有要当叛徒的打算的。

    “我知道了。”

    断洪看着身侧的沐霖,目光里看不到丝毫的友善。“沐霖上神的意思是,要一个外族的女人,来做这个位置?”

    的确,子莜本就不是天族的人,再加个这个人,对于女将军本就是厌恶至极。这也是子莜一直不明白的,为什么,天帝几日如此爱慕天妃,为什么会对这姐弟两莜这样的荣宠。

    “芷瑞将军战功显赫,当之无愧。”

    “战功显赫?那可是比得过昔日的墨沥将军?”

    所有人又倒吸了一口冷气,真的都是,不该提什么就捡什么说,倒是也是个有本事的。

    沐霖回过头,看着断洪。可是又有谁知道,沐霖等着的,就是他的这句话呢。“如若真的要按照断洪将军的说法,天族除了陛下之外,战功最显赫的,可是昔日的天妃娘娘和太子殿下!”

    昔日天妃是何等的英姿,一介女流却是在战场上厮杀无数。如若没有昔日的天妃,又何来今日的天族。

    只可惜,这样的人,竟是被活活的逼死了。

    断洪危险的眯起的眼睛,立后在即。在这个时候提起天妃,可就是要同他作对。只是,这个人是天泽圣女,今后少不了需要她的地方。“上神何必提一个死去的人呢。”

    沐霖自是知道断洪的脾气的,倒是也没有同他好好的探讨探讨礼教的问题。只是,现如今,她要做的,便是让这个位置,属于子莜,只有这样才可以。沐霖看着天帝,跪了下来,“如若要成为战神,便是要通过战神的考验。如若芷瑞将军通过了,那自然是上天认定的,如若上天不认,对这个,沐霖再无二话。”

    天帝看着沐霖看了一会儿,回头看向子莜,“芷瑞将军,如何以为呢?”

    “臣下,愿意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