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君临彼岸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奈何无缘无份
    笠墨捂住了夜琳的嘴,只是还未等他说话,夜琳便是在他的手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笠墨没有松开,只是片刻,便是有血流了下来。

    “公主,此事,还是等主上回来之后再商议吧。”笠墨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手上的疼痛越来越明显,但是他仍然没有放开。

    夜琳的手肘,狠狠地击打在了笠墨的小腹上,笠墨一时间没有防备,便是松开了手。他看着夜琳,满眼里都是不可置信的眼神。夜琳看着他,擦去了嘴角的血痕,“我一直都在想,你在天族呆的时间这么长,你到底,还是不是我们魔族的人。”

    笠墨没有想到,夜琳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

    因为他反对了。

    所以,他被她怀疑了吗。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这么信任他不是吗。一时之间,笠墨感觉自己的脑海里过了许许多多的东西。他看着夜琳,他居然会这样的伤心难过。因为她的不信任,因为她对他说了这样的话吗。

    只是,他和她之间,本来,就是有无数过不去的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居然真的有了妄想了。是她,再说他是她的未婚夫的时候吗。那明明,只是当初,她为了救他而已。

    之后的那一切,也都不过实在圆那个谎吧。

    也是啊,夜琳这样的人。

    笠墨跪了下来,低着头,“是臣下出言不逊,请公主赎罪。”

    不知道为什么,看的他这个样子,看到他用这样臣子,下属的语气和方式和她说话。她就很生气,非常生气。夜琳蹲了下来,捏住了他的下巴,强迫着他抬头看自己,“笠墨,你给我记好了,我是公主,你现在没有资格忤逆我。兄长不在,那这个魔族,便是我这个公主说了算。”

    “公主,三思啊。”

    夜琳甩开了他的脸,冷哼了一声,便是转身离开了。客青在原地站了片刻,便是也抬起了脚步。

    “客青大人,您随着先主这么长时间。您应当知道,无论我们魔族的子民有多希望可以为他们复仇。只是先主不会希望,有人为了复仇,搭上自己的性命的。”笠墨跪在地上,没有起身。

    即便是最后一刻,他也想要再努力一下。

    “笠墨将军,您或许也不知道。我的贱命,同先主对我的知遇之恩比起来,一文不值。”说完,便是转身离开了。

    笠墨看着地板,一个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

    他该怎么做。

    他能怎么做。

    笠墨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窗外,沉默了一会儿。现如今,只怕是能阻止他们的也就只有一个办法了。笠墨低下头,叹了口气,接着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子莜回到屋里,方才关上房门,便是见到了冬享。子莜慌乱的四周看了看,快步的走到了她的跟前,“你怎么来了?”

    冬享拉住了子莜的手,双眼里带着无限的慌乱。“将军,不好了,将军。”

    子莜看着冬享,可是天族发生什么事情了,不然怎么可能会找到这里来呢。“你慢慢说,怎么了?”

    “天族,天族,魔族,那魔族。”冬享一着急,又夹杂着抽泣的声音,半晌也说不明白。

    看着她这个样子,子莜也有些着急了。“到底怎么了,你慢慢说。”

    冬享深吸了几口气,接着才说出了一场句连续的话来,“魔族,魔族突然攻打天族了。现在,现在上神一个人挡在南天门。”

    子莜感觉自己的脑门被重重的击打了一下,魔族,怎么会突然攻打天族呢。着,怎么可能。“天兵天将呢,沐霖姐姐,怎么亲自上阵了。”

    “不知道为什么,魔族的人似乎特别了解天族的布局,我们完全来不及防御就被攻打进来了。我,我是被上神护送着,才逃出来找将军你的。”冬享急的,全身上下都在发颤发抖。

    子莜点了点头,冬享猛地跪了下来,抱住了子莜的腿,“将军,将军,现在只有您,只有您才有希望救天族了,您救救天族吧。”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子莜看着窗外,秋风吹落残叶,落叶归根。“冬享,我要等一个人。”

    冬享看着子莜,着急的直跺脚,“将军,您要等谁啊,就要来不及了啊。”

    再迟一步,只怕是很快就会不可挽回了。

    “很快,马上,就会回来了的。”不远处,一个小圆点出现在了子莜的视线里。子莜看着,便是笑了,“你说,已经来了。”

    朝儿随着夜木,走进了院子里。夜木看着,还有几分的犹豫,只是无奈朝儿一直都在拉着他。朝儿边跑边叫,“母亲,母亲!”

    “来了。”子莜点了点头,迎着走了出去,看着夜木,子莜笑了笑。“回来了?”

    夜木清了清嗓子,傲娇的点了点头,“嗯,我回来了。”

    “母妃母妃,今日街上可热闹了!”朝儿倒是活泼的打紧,子莜笑着,任由朝儿拉着。夜木看着,便是觉得,怕是出什么事情了。

    夜木的眉头皱在了一起,看着子莜,感觉自己的心从悬崖上坠落,落入了深不见底的地方,“可是出什么事情了?”

    子莜看着夜木,他还是这么轻易的就可以看明白她的心思,“也没什么,就是想要四处走走。”

    夜木伸出手,抓住了子莜的手腕,只是在瞬间,便是明白了一切。在那一个瞬间,他看着她的笑容,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只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夜木拍了拍朝儿的脑袋,“朝儿,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我都饿了。”

    朝儿并没有感受到夜木的失落,而是带着几分兴奋的点了点头,接着,便是跑着跳着离开了。

    夜木看着子莜的双眼,她在天族不过这些时日,便是已经被染上了这么沉重的仙气了吗。而她此刻,完全,没有要隐瞒他的意思。

    “我要带朝儿离开了。”子莜一开口,便是说出了全部。

    没有一丝一毫的铺盖。

    而是直接的,对他说出了这句话。

    夜木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我会给子贤修书,就说我们一家人打算隐遁江湖,过逍遥自在的日子。”子莜接着说道。

    “朝儿,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夜木感觉自己的心,被划了一刀又一刀。而她,却还大力的,朝着上面,击打了一下。

    子莜摇了摇头,而是微微的低下了头,“是我,封印了他的能力。”

    夜木瞪大了双眼。

    他似乎可以明白,为什么当初,子莜在那样的情况下,也可以这样顺利的生产。十多年了,她居然藏的这么好。而他,一点儿都没有发现。“你,早就记起来了。那你为什么,还留在这里。”

    既然,你早就知道了,那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离开,而是选择留下来。子莜,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对我,也是有一点点喜欢的。

    子莜摇了摇头,笑了笑,“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觉得这里的生活,很快乐吧。”

    或许是这里,我有了家的感觉吧。

    夜木点了点头,没有挽留,也没有多说什么,“也好,我也该回去,回去我的地方去了。”

    子莜点了点头,看着不远处朝儿奔跑过来的身影,“幕烨,谢谢你。这些年,你给了我很多。我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的,如若今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可以来天族找我。”

    夜木看着她,看着她眼底的温柔,只是他,还是要失去她了。“所以,你相信我吗?”

    “相信你什么?”

    “我说过,我是魔族的人。”

    子莜愣了一下,接着,像是释然了一般,笑着点了点头,“我相信。”

    “如若有一日,你在天族,不再开心了。就来魔族吧,我这辈子,既然娶了你,那我的妻子,就只能是你。”夜木看着她如此风轻云淡的模样,不知为什么,只是感觉非常的生气。

    很生气。

    只是,他说不出任何的狠话。

    甚至,他还是希望,有一日,她可以来找他。

    “幕烨,你知道的,你我的这段情缘,也不过是凡世情缘。”凡世情缘,不过就是人生中的一个小点罢了。

    什么都代表不了。

    夜木点了点头,子莜,果然,你够狠。

    “行了,去吧。”

    子莜点了点头,拉住了拿着食盒子跑来的朝儿,看着夜木,“那,保重。”

    “保重。”

    朝儿看着自己的父母,不知为何,感觉他们之间,奇奇怪怪得,“怎么了吗?”

    夜木蹲了下来,将手中的剑,交给了朝儿。朝儿接过了剑,一脸茫然的看着夜木。夜木摸了摸他的头,“朝儿,你长大了,你是个小男子汉了,你要保护母亲,知道嘛。”

    朝儿狠狠地点了点头,看着夜木,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今后反复就要再也见不到他了一样。“父亲,您是要去哪儿嘛?”

    “嗯,父亲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随着母亲。保护好母亲,今后,会再见的。”说着,夜木站了起来,在子莜的额间落下了一个吻。“再见。”说着,便是转身离开了。

    在出门的转身处。

    他没有回头。

    他害怕,如若他回头了。

    那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想要将她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