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君临彼岸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离开天族
    这很符合天妃的性子,倒也是天妃会有的行为举动。

    “有这样的母亲,太子殿下很幸福。”子莜说的是真心的,有这样的母亲庇护着,这世间还有什么能够与之比对的。

    “的确如此,太子殿下听了天妃娘娘的话之后每日都很勤奋刻苦。他让天妃不必再做陪了知识每三日检测一次成果。太子殿下自然是让人省心的,之后陛下来了也只是叮嘱天妃注意自己的身子便是也没有再说些什么了。”如此想来,天子殿下能有这样的作为,倒是多亏了天妃娘娘。

    子莜深吸了口气,收回了自己一直在运转的灵力,“未雨绸缪,倒是一个将军应当有的作风。天妃娘娘始终都没有放下她作为将军时的傲骨。”

    “后来天子殿下进了军营,天妃娘娘虽然心里记挂,但是从来都不问陛下,也不亲自去看望。只有在太子殿下得假回来的时候,才好生测测他学到的东西,也仅此而已。只是,哪有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的,只是表达关心的方式不一样罢了。”春默看着自己的鞋尖,反复这些过去的事情,在昨日刚刚发生似的。

    冬享点了点头,“其实大多的东西,都是听别人说的。说天妃娘娘虽然美若天仙,但是性子倒是一点都不娇气,特别的有英气。对待太子殿下也是一点儿也不骄纵的,有时候太子殿下受了伤,她也只是让太子殿下爬起来,继续练。”

    天帝过于宠爱这个孩子,如若不是天妃的严厉教导,弗修又怎能有所作为呢。她全心全意的去爱了这个孩子。

    “其实也只是小时候严厉些,太子殿下独当一面之后,天妃娘娘便是没有再多说些什么的,倒是关怀的多了多。太子殿下也是知道天妃娘娘的良苦用心的,对娘娘也是非常的孝顺的。只是,陛下一直以来对娘娘也是很好的,娘娘对陛下却是冷冷的。”冬享撑着脑袋,一幅不解的模样。

    不是冷冷的,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了才是。

    那些她所看重的,珍视的东西,在陛下的眼里,却未必是宝贵的东西。所以,才感到又些失落难过伤心了吧。

    “说了这么多别人的事情,那你们的呢。就没有想过,去别的地方吗?”子莜看着大门的方向,空中的风铃浅浅的浮落在她的手心中。

    “当初想着,就那样一辈子陪着沐霖上神就好了。后来跟了上神,现在觉得,就这样跟着上神也挺好的。”冬享说着,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

    她说的可都是实话,她的主子可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春默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了。

    子莜无奈,只是这天上地上,随了谁不好,偏偏就要跟着她。

    “你们,就没有想过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人吗?”一辈子做一个宫女,自己的性命都不在自己的手里,这样的生活,真的好吗?

    春默和冬享沉默了,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门口静静地坐着。

    怎么可能会没有想过呢,只是就算是想了又能有什么用处呢。终归她们是天族的人,便是一辈子都逃不了的。

    “如若有机会呢,你们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两人倒是没有想到子莜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谁又知道呢,她们又有什么东西可以付出作为代价呢。

    “如若真的可以自由的话,什么都可以吧,无论如何,也想要在还活着的时候,好好的看一看这个世界。”冬享环住了膝盖,之前她有想过,但是从来都没有有过这么强烈的欲望。

    直到上一次,天后对着她动了无骨夺魂鞭之后,她对这个地方害怕了。现在,她们所有人还被关在这里。如果,如果真的有机会的话,能去凡间,该多好。就算只有几年的时间,也是好的。

    岁月太长了,与其如此不断的折磨,倒是不如好生的潇洒上一段时间。

    春默没有想到冬享的回答,不过也是,上次的事情,一定是让她感到害怕了。只是她呢,她一直都是稳重沉静的,但是这次在凡间,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开心和快乐。

    原来,人世间真的有这么简单的东西。

    但是,她又该怎么逃出去呢。

    如若发现她们这些下人逃离了天族,只怕是会来的时候,那酷刑,又该如何承担呢。

    门缓缓地打开了,子莜走了出来,手上拿着发着光芒的风铃。“我可以送你们离开,保证你们再也不用回来。只是,你们要想明白了,如若你们离开了,便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看着子莜,“上神,你再说什么呀,我们都是要跟着您的呀。”

    “你们不必跟着我,”子莜摇了摇头,看着天空星象,“你们随着我的下场,只能是万劫不复,趁着我还有这个能力,只要你们愿意,我送你们离开。”只要,只要她们两个人能活下去,也算是对沐霖姐姐的一个交代。

    两个人看着子莜,便是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有多么的艰难了。

    “上神,我们随了您,自然是要永远跟着您的,哪怕是死。”

    子莜走上前去,抱住了跟前的两个人,抱的有些吃力,“谢谢你们,但是我希望你们可以活下去,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们。”

    冬享和春默相互看了看,只是觉着子莜越来越不对劲了,“上神?”

    子莜伸出手,风铃便是出现在了她的手中,“这个风铃里面,封印了煞气使用的奥义还有我精纯的灵力修为。”子莜停顿了一下,“里面还有一封信。”

    两个人看着这个普普通通的风铃,倒是没有想到这个风铃竟是如此的贵重,“上神,可是要将这个东西交给谁?”

    子莜看着远处,笑了笑,“交给我的夫君。”

    两个人瞬间便是明白过来了,只是,如若她们没有记错的话,她的夫君是,是,这,这可怎么办。

    子莜看着两个人的神情便是知道了,“他是魔族的人没错,只是他不是什么坏人,他早就知道我的身份,随着我去了凡间。他,只是一个爱上我的傻子而已。也的确是个傻子,爱谁不好,偏偏要爱上我这种女人。”

    春默看着这个风铃,接了过去,“上神可是要给朝儿?”

    朝儿是上神的孩子,自然会继承上神的能力。上神将煞气的奥义封印在这个里面,便是说明,朝儿,也可以使用煞气。上神,并不是世间最后一朵彼岸花。

    子莜点了点头,“他还太小,很多时候不能控制自己的力量。这个东西能够帮助他,有他的父亲陪着他,他一定可以过的很平安。”

    有他护着朝儿,朝儿定然不会有事的。

    “可是上神。”

    “我在凡间陪了他十几年,够了。”那些时间,都是她抢来的。只是如今,已经不允许她在这么做了。

    “上神,我们替你去送吧。如今外面满是针对你的结界,您是出不去的,只有我们才可以。”春默和冬享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这么多年,两个人自然是心意相通的。

    子莜本也是如此想的,只是,这还是太过于冒险了,“去了之后,便是不要再回来了。天族这边,我子莜说法。”说着,便是念动法术,在春默和冬享的身上设下保护罩,“我在你们的身上设下保护罩,保护你们不被煞气腐蚀。你们带着这个风铃,前往忘川大地,在忘川河畔摇动风铃,他自然会去寻你们。我在书信里已同他交代过了,他会护送你们去安全的地方。人间也好,什么地方都好,你们就可以自由了。”子莜看着跟前的两个人,倒是还有些舍不得的。

    这么久了,没想到,都过去这么长的时间了。

    两个人跪了下来,对着子莜行了跪拜礼,“上神放心,我们必定会将信送至,”说着,两个人便是愣住了。

    她们该如何去称呼上神的那位人间相公。

    额,这倒是个好问题。

    子莜将两个人扶了起来,笑了笑,“行了,快去收拾东西,明晚,便启程吧。”

    两个人倒是没有想到要这么快。

    “我会用灵力变化出你们两个人的替身,只是能支撑多久,我不知道,等你们平安了,吹响这个哨子,我就知道了。”说着,从袖口拿出了两个小巧玲珑的玉口哨递给两个人。

    两个人接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收好了,只是抬头看着子莜倒是不舍的打紧。真的就这样离开吗。

    “你们不必有什么顾虑或是考量的,你们心里也明白,你们就算是留下来了,也只是我的负担和筹码。等我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我就去找你们,好不好。”如若等所有的事情结束,她还在,她便是去找她们,去看看她们。

    两个人看着子莜坚定的点了点头。

    上神是什么人,她是天定的战神,怎么可能会轻易的被打倒。她们先走一步,上神,很快就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