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谋婚上瘾 > 第211章 你在求我让你离开?
    她那娇嫩的皮肤,恐怕这二十多年以来,第一次被迫承受这样的暴晒,一直得意自己皮肤白皙的她,可想而知此刻内心的绝望和焦灼。

    “夫人,几位客人都已经安顿好,您是不是也休息一下?”

    管家把我的几位员工安顿好后,走过来恭谨地对我说道。

    “我不困,无妨。对了,管家,她是怎么进来的?”

    我扭过头,看着管家疑惑地问道。

    管家顿时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紧接着连忙回答我说:

    “夫人早就勒令过让她搬走,但是她的东西还是一直放在客房。昨天傍晚她过来说取东西,我于是让她进来。不知道为何,她一直从昨天傍晚呆到现在,我委婉提醒过她几次,但是她并不把我放在眼里。”

    管家解释了缘由,语气里同样满是无奈。

    钱法拉毕竟是客人,以管家的身份,她不离开,他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我能够理解。

    “先生这两天回来过吗?”

    我听管家这么说,于是又问道。

    “先生都在公司加班,并没有回来。钱小姐住进来,似乎是为了特意等先生回来。不过,我不好妄加揣测。”

    管家再度说道,尽管语气十分克制,但却带着两分提醒我的意味。

    看来,钱法拉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我微微颔首,随后转身再度望向窗外。

    此时,无处可躲的钱法拉依旧站在原地,她目光朝着我的方向瞥了过来,眼睛里满是浓浓的愤怒。

    她许是之前躺在那里着实惬意,竟让她舒适到连手机都忘在客厅里。

    此时此刻,孤立无援的她,做梦都没想到我会这样对她。

    眼看着室外的温度一点点变得灼热,钱法拉也在花园里来回徘徊,看上去格外焦虑,我于是问管家:

    “管家,外面的温度大概多少度?”

    “现在将近正午,温度大概28-30度左右。”

    管家迅速回答我道。

    “好,那就让她好好感受这顿日光浴大餐,免得她总对我们玉兰流连忘返。”

    我点了点头,目光冰冷地望着室外那个被太阳晒得外焦里嫩的女人,内心毫无半点怜悯。

    眼看着角落已经有闪光灯闪烁了几下,想必是周主编派出的记者已经赶来。

    钱法拉这狼狈的照片一旦被登出,想必她在陵城社交圈里刚刚建立起来的名声要毁于一旦。

    我没有再继续注视,而是转身走上楼去。

    明天发布会上就要亲口答应离婚,这玉兰别墅……自然也是要搬走的。

    我环视着这别墅的边边角角,尽管刚搬进来的时候觉得这里空旷又冰冷,可是在这里生活这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早已对这里有了强烈的归属感,别墅里的很多细节都是我和柳擎一起布置的,这里处处都有着我们一家三口生活过的影子。

    突然要带着海绵搬离,心里瞬间升腾起说不出的伤感。

    我先去收拾了海绵的房间,把海绵所有的玩具都放进收纳箱里,整整齐齐地叠放进衣柜,然后找出几套海绵如今正合适穿的衣服收起来装袋,一起提到我和柳擎的房间。

    当我推开我们卧室门的那一刹那,看到床头摆放的、我们一家三口照片那一刹那,原本所有压抑在心底的情绪瞬间崩塌,无尽的感伤在心底蔓延开来……

    因为我心里明白,一旦选择离开,将意味的是什么。

    眼泪不自觉从我的眼角流了下来,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卧室的大床上坐下来。

    回想起我们在这个卧室里相处的所有画面,看着这些点点滴滴的生活细节,我的泪水止不住大颗大颗往下掉落。

    崩溃的情绪让我情不自禁倒在床上,趁着没人哭了个痛快……

    情绪彻底崩盘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原来柳擎已经深深占据着我的内心,原来我竟如此不舍,原来我们这个不经意开始的小家,早已经成为我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这么久以来,我第一次如此放纵自己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以至于当一只温热的手搭在我肩膀上之时,我浑然不知,惊得身体不禁一颤。

    “如此不舍,还口口声声说不爱。”

    那只手臂压在我身上的同时,熟悉又温热的身体也重重压了上来,我猝然抬起头,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他的五官,他滚烫的吻便瞬间落在我的额头及唇上。

    熟悉又久违的温暖把我悉数包裹,那一瞬间,我好不容易坚硬起来的内心几乎变得柔软,可脑袋里残留的理智,让我连忙挣扎起来。

    然而,他却并不愿意放开我,他非但不放,反而像藤一样把我缠绕得很紧。

    我被他用尽全力勒在怀里,濒临窒息的感觉让我忍不住低喊:

    “柳擎,你放开我!”

    “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会放开你。”

    他的口吻依旧霸道,与此同时,他身体力行着他的霸道。

    他强行捧起我的头,逼得我不得不与他直视,透过他那双魅蓝又深沉的眼睛,我看到他眼神里闪烁出的浓浓不舍和绝不放手。

    “这样下去,对你我都没有半点好处。”

    理智不断在我心里占据上风,我当即说道。

    “我能解决一切,不需要你自我牺牲。”

    他冷冷与我僵持着,与此同时,他突然凑上来,狠狠吸住我的唇。

    我情急之下,只能重重咬了下他的舌尖,趁着他吃痛之际,我迅速站起身来大喊了一声:

    “够了,柳擎!你究竟要我说出多少伤人的话,你才肯放过我!我真的累了,求你让我离开行吗?”

    那一刻,情绪本就崩溃的我已经无所顾忌。

    我歇斯底里的喊叫让他本能一怔,他一下从床上坐起身来,脸上神情一点点下沉的同时,他的声音也陡然变得更加冰冷:

    “柴筱宁,你在求我让你离开?”

    他像是感觉到一股奇耻大辱一般,难以置信地看着我问道。

    “对,这样的生活我受够了,你根本就不是爱我,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满足你骄傲的自尊,证明你的好男人形象而已。如果你真的爱我,你就不会忍心让你的家人这样对待我和海绵,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给我一个婚礼!”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才说出这些伤人的话来。

    那一刻,柳擎被我刺激得瞳孔都变得涣散起来,他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紧接着,他的目光变得更加冰冷,眼神里透出一丝丝绝望:

    “我所有的付出,在你眼里仅此而已?”

    “难道不是吗?你给过我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除了一张纸,你给过我什么?”

    看着他再一次被我刺激的情形,我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楚,与此同时,我说出来的话更加伤人。

    那一刹那,他被我问得哑口无言,他愣了一小会儿,紧接着站起身来,缓缓朝着我走了过来。

    他的目光极其寒冷,眼神里满是说不出的失望,他一步步朝着我逼近,而我一步步往后退,直到我退无可退,被他堵到墙根。

    我原本以为我的话,足以让他全然放弃对我的挽留,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明明表现得很生气的他,却突然间勾住我的下巴,脸上露出久违的玩味笑意:

    “柴筱宁,这一套对我没用。不过明知道你是伪装,我还是生气得很。”

    他仿佛早已看穿我的目的,压根不在意我话语里的伤害,只是变本加厉狠狠捏住我的下巴,把我压在墙上,铺天盖地的吻不由分说地侵袭过来。

    他再也不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久违的霸道与强势,此刻在他身上再度体现得淋漓尽致。

    尽管我不断强烈反抗,可是还是被他得逞,他像是掠夺者一般扑身过来,我在精疲力尽中颓然放弃抵抗……

    等我再度清醒时,我已经浑身无一物躺在他怀里,他的怀抱带着熟悉的清香,依旧那样宽阔而温暖,薄薄的棉被盖在我们的身上,他的双手从背后环绕着我,头深埋在我的脖颈用力闻了下我发梢的芬芳……一切刚才的挣扎,就仿佛全然没有发生一般。

    “还要离开吗?”

    见我一动不动,他亲吻了一下我的耳垂,随后淡淡问道。

    “嗯。”

    我态度依旧坚决,惹得他又一次翻身把我力压在身下。

    就在这时候,冷不丁我们的房门突然被人猛地一下撞开。

    在我和柳擎都猝不及防之际,我听到管家一声惊呼:

    “钱小姐,先生和夫人在里面,您不能……”

    管家显然没有拦截成功,已经被晒黑好几度、身上散发出浓浓汗味的钱法拉已经站在我们的床前。

    管家下意识看了一眼卧室里的情形,下一秒立刻捂住眼睛转身走了出去。

    柳擎像是生怕被人占便宜一般,迅速用棉被全方位把我包裹住,然后扭过头冷冷看了一眼钱法拉,淡淡地问:

    “你有事吗?”

    “哥,她把我在30度高温的室外晾了一个小时,你……你们倒好,竟然在被窝里……”

    钱法拉指着我和柳擎大惊失色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