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玄幻小说 > 道圣 > 第1633章 欢天喜地的牛柏
    闻言,老丈笑道:“那你这可不容易。”

    王烁笑道:“世间可有容易事?容易法?”

    老者摇头,“不曾。”

    王烁言道:“我时常漫步于世俗之中,苍穹之下,人情世故之内。感悟朝夕变化,却看不穿天地之浩瀚,阅天下人心,听天下人音,明天下人理,却道不出人生之真谛。”

    老者笑道:“万物随心,不可执着一念,一念生,执念伴,便没了自然随心之道。打破沙锅问到底,好学尔?不,极端而已。”

    王烁颔首,“若末辈随了自己心,老丈觉的如何啊?”

    老者笑道:“万物生长,皆有不同。所谓族内,不过相近。你言春秋胜冬夏,他言风雷胜烈阳。不过酒桌之话,做不得真,说说聊聊,谈谈想想,过后忘却,便也罢了。”

    “故此,你有所想,也在此理。”

    闻言,王烁笑道:“于我等而言,反倒是风过有痕,辩其微理。人过无声,不入心扉。”

    老者双手拢在胸前,长须雪白因为他的笑而颤抖,“登高望远,可人人也知,登高之时,双膝疲软,疲累入骨。到了一定高度,更是上不是上,下不是下。不如这平地行走,来的简便。”

    王烁笑问道:“那老丈觉的末辈这登了几何?”

    老者笑道:“九尺三寸,你刚过了这三寸之地。”

    王烁沉吟许久,笑道:“老丈谬赞了。”

    方寸之地,为心尔。

    此番说出三寸,说的自然是王烁的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

    过了此道玄关,其实就是真正的圆满心境。

    未来虽然没来,但是这心却不再变。

    过了这三寸之地,方才能够继续前行,走上更高的地方。

    老者笑道:“说起来,已有数十万年,不曾有人如你这般,想要登临真正的巅峰。”

    王烁笑道:“末辈素来愚钝,做事讲究个有始有终。”

    老者颔首,“大善。”

    王烁转口笑道:“老丈今来,是否也代表他人也知末辈这一蜉蝣?”

    老者笑道:“我来,不也在你的意料之中?若真有他人前来,又有什么关系呢?”

    王烁点头,转口笑道:“末辈倒是有一人想寻,有心向老丈讨教一二。”

    “你既已归了自己的心,寻这人不寻这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老者起身,目扫四方,笑道:“多好的地方,活力十足。”

    王烁遂起身笑道:“若无事扰了这平静,那才是真正的好。”

    老者颔首,“正是此理,我自是不忍毁了这天地。”

    王烁拱手欠身,“那是老丈大德。”

    老者笑看王烁,“是你小子谦虚。”

    王烁放下双手,笑道:“他日,末辈定当前去拜会老丈。”

    老者颔首,“我那门扉,永为你敞开。”

    风起化旋,卷起大地一粒灰尘。

    王烁侧身看向他处,老者已消失无踪。

    王烁双袖轻动,带起风声猎猎作响。他目光直视天穹,如同能够看到四重天诸位极圣,眼中透着淡淡的笑意。

    有一天,我若去时,诸神让路。

    再观三重天,元气如龙象,气运升腾,达到了一个极致,这是大吉之兆。

    王烁缓步行走,刚走出一段距离,便看到无度到处奔走,看到王烁的那一刻,不由松了一口气。

    又快走几步到了王烁身前,不满斥道:“你又去了哪里?为何连一丝气息也感受不到?”

    王烁笑道:“就在这古槐下。”

    无度蹙眉,“我早已寻过,哪里见你?”

    王烁笑道:“与人互换美酒一杯,只是这酒不轻易喝,那人也不轻易见。他所在,天不可窥,地不可测。我身在其中,你自然也不可寻。”

    无度讶然道:“竟有此等强者?”

    王烁伸了个懒腰,“是啊,很强,却也很厚道。是友,非敌。”

    无度这才松了口气,又不由关切道:“那你没事吧?”

    王烁摇头笑道:“没事,反而好的很呢。”

    无度上前牵了王烁的手,言道:“以后有事情,还是先通知一声。免的你又不小心在什么地方入定了,我却寻你不到。”

    王烁笑道:“好,好,依你了。”

    牛柏于前方奔来,叫道:“老王,老王,人我都给你凑齐了。各系两千人,尽入此地。”

    王烁笑道:“你看,胖子现在办事效率多高。”

    无度莞尔,“他直接让各分院以比斗的方式挑选出前几名,能不快吗?”

    王烁点头道:“这个滑头耍的好。”

    牛柏停下脚步,嘿嘿笑道:“最强的不就是最好的吗?”

    王烁笑道:“你说是,那便是了。”

    倒也不争论,最强的虽未必是最好的,却也都不会太差。

    牛柏嘎嘎笑了两声,“那我现在还做什么去?”

    王烁笑道:“挑个地方,养老?”

    牛柏诧异,“啊?什么?”

    王烁笑道:“管理好你挑选出来的这些人,你选个地方,附近城池便可。”

    牛柏不解道:“什么意思啊?”

    王烁无奈道:“就是让你选个属于你私人领地,这些人都归你所管,对于他们,我也自有大用,会亲自前去指导。”

    牛柏挠头,“你是说,我……专属于我的地方?”

    王烁道:“对。”

    牛柏发怔半晌,神色变幻,这种事情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年王烁在哪里,他便在哪里。衣食住行也从来都不需要考虑,只是偶尔会觉的,处处虽有地方可住,却都不是自己的地方。

    明明他也知道,王烁不会与他计较。

    可不管关系再好,终是会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牛柏迟疑道:“可是……”

    王烁笑道:“没有什么可是的,难道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分家吗?对于我来说,这天地就是我的家,怎么分?今天说这话,就只是想到了,万一有天你娶了媳妇,媳妇问这是不是你的家啊,你可就无话可说了,也就显的我小家子气了。”

    牛柏激动的直挠头,憨笑道:“我……这……这……”

    “去吧。”

    王烁笑道:“随便选,但是别离我太远,舍不得你这胖子。”

    牛柏重重点头,“那我去了……”

    话落,欢天喜地的跑了。

    王烁握住无度的手,微微用力,柔声道:“多亏有你,不然我可就忽略兄弟的诉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