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龙王妻 > 第一百二十章修戒律
    我立在雪莲池边,才看了一会儿,便觉得头晕目眩,双手也渐渐的没有了力气,踉跄了一下,灵乌赶忙扶着我在雪莲池边坐了下来,我望着雪莲池里的龙玄凌,一言不发。

    “主子,这个?”一旁的胖和尚,突然伸出手,他的手里头捧着的,是龙玄凌曾经跟我说要送给康宁的血玉凤凰。

    我望着红玉,良久才伸出手接过,嘴里喃喃道:“不是说,让你自己送的么?”

    说罢,我将那血玉凤凰,朝着雪莲池里抛去。

    “想要送给宁儿,你就自己起来,送给她,别假手于人。”我红着眸子,冷声说道。

    “主子,龙君他?”灵乌欲言又止。

    “事已至此,至少要让姐姐知晓,龙君一路走来,有多不容易。”千岁见我“埋怨”龙玄凌,红着眸子,开口说道。

    胖和尚点了点头:“主子,龙君这些年,都是在为您筹谋。”

    我垂目,不语,这些人什么事儿都瞒着我,如今再告诉我这些,又有什么用?此刻我想起身走,却浑身疲乏。

    胖和尚说,事情,还是要从我在妖都失踪说起。

    那时候,龙玄凌将整个妖都都翻遍了,苦苦寻找无果,最终决定提前发动兵变。

    但,这一次兵变,也并非是毫无盘算。

    因为,当时麒麟王就已经发现,麒麟金有了异心。

    他同龙玄凌商议,决定将计就计,麒麟王让自己的得力部下,也暗中投靠麒麟金,这么一来,若是兵变失败,他的部下,不至于被处死。

    而在兵变前,麒麟王也将千岁青岑她们藏于麒麟王府的地下宫中,就是为了要保全她们的性命,免受兵败之苦。

    结局,果然兵变失败了,麒麟王自愿留下,稳住凤帝,他知道,凤帝嫉恶如仇,不会轻易的杀了他,会一直折磨他。

    所以,麒麟王留下断后。

    龙玄凌则是带着小批人马跳入了堕妖崖,寻找传说中妖都出口,准备先寻到我,开启他们的第二计划。

    那就是,把凤帝的人马全部引到断龙渊,让我牵制凤帝,而这时候,凤卿羽胖和尚还有灵乌带着一群小妖,和麒麟王里应外合攻入防守薄弱的妖都,先把妖都占据。

    并且,放出了地役阁里的几只大妖,稳住局势。

    而龙玄凌,便要替我做最后的筹谋,那便是替我挡下天劫。

    在天劫发动时,我割腕放血,开启封印,龙玄凌之所以没有阻止我,便是要让自己的真身出断龙渊,这是为了替我留下龙血稳固妖都的封印。

    最后,他撞向佛印,以死,让自己的封印解除,我的凤凰血也不再流逝,我的生死劫就此了却。

    “主子,龙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您,他为了保您和小主子周全,苦思数月,在这妖都,您的日子不好过,龙君也都看在眼中。”灵乌说着默默垂泪。

    我垂着头,早就泪湿衣襟了,愧疚和自责不断袭上心头。

    “主子,龙君希望你能好好的统领妖都,好好的养大小主子。”胖和尚望向我说道。

    我听了望了一眼雪莲池里的龙玄凌,喃喃道:“三世情劫是么?我等你。”

    说罢,我站起身来,便让灵乌给我换上衣袍,又让胖和尚召集妖都所有的上妖,到大殿之中集合。

    “主子,现在?”灵乌诧异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没错,现在。”我说罢,将康宁放到青岑的怀中,然后便回寝殿更衣。

    凤主的衣袍华丽无比,是用金丝织成的,凤冠更是沉重,但是,这是妖都之主该有的威严仪态。

    因为面色苍白,千岁给我化了浓重威严的妆容,我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居然有些恍惚,感觉好似看到了凤帝一般。

    “摆架,龙华宫正殿!”一旁的灵乌高呼了一声,门外凤族护卫齐刷刷的站成两排,护送我朝着龙华宫的正殿走去。

    每踩出一步,我便在心中想着,这是龙玄凌替我铺好的路,我必定要好好的走下去,当他回来时,希望他能以我为傲。

    穿过几十根碧沉沉的琉璃柱子,我脚踏金色阶梯,走上了凤主之位,只是这位置,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冰冷。

    而大殿里,全都是身披素色衣裳的上妖,他们纷纷跪下,高呼:“恭迎,凤主!”

    望着那些跪下的上妖,我颁布了新的戒律,废除了那些对妖奴苛刻的刑罚,并且,重新审理地役阁和水役阁的妖物,若有冤屈统统放出。

    并且,重建三舍,将虺王和蛟也入上妖之列。

    在妖都,所有的妖物都能平等,不得以上欺下,否则,严惩不贷。

    “是,凤主!凤主英明!”底下的上妖纷纷拱手,俯身喊道。

    我的视线,朝着底下扫了一眼,却没有看到戒律阁,阁主白无双。

    修改戒律的事,还需要同他一道商议才对。

    “麒麟王,白阁主何在?”我看向麒麟王。

    麒麟王拱手道:“回凤主,白阁主已被软禁,他是凤帝?不,鹓雏同党,一直以来很得鹓雏器重。”

    我一听,眉头微蹙,但在大殿之上,并未表露什么。

    但,商议结束之后,我便马不停蹄的换上常服,让麒麟王带着我,去一趟八重的戒律阁。

    麒麟王有些狐疑的看向我,不知道,我为何如此看重白无双。

    “白阁主,并非歹人。”从入妖都起,他算是我遇到的,为数不多的善妖。

    “凤主,关于兵权?”麒麟王望向我,那眼神,分明是怕我过河拆桥,收了他的兵权。

    “麒麟王乃是妖都勇士,麒麟守卫,依旧由您来掌管。”我看向他笑着说道。

    麒麟王听了,却有些诧异的半张着嘴:“难道,您就不担心?”

    他欲言又止,我却轻笑一声:“麒麟王若是想反,在我虚弱昏睡时,便是最好的时机,既然麒麟王当时没有反,现在更不会反。”

    “凤主英明!”麒麟王听到我如此说,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眼神之中依旧有忧郁之色。

    “麒麟王还有何事,直管说便是。”我看向他。

    “凤主,臣之长子麒麟轩,还在荒蛮炼狱,还请凤主应允,将他放出。”麒麟王看向我,抱拳恳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