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龙王妻 > 第一百二十一章情感纠葛
    我看着麒麟王点了点头,就算他不说,我也已经决定,将荒蛮炼狱之中的一部分妖给放出来,至于心术不正的,会继续在底下镇压。

    “凤主这是应允了么?”麒麟王欣喜不已。

    我点了点头:“我同麒麟王您的长子,还有过一面之缘,他既是镇守荒蛮炼狱的上妖,自然可以让他回来,还有凤卿羽的母亲,也该被接回来。”

    “可是,羽公子的母亲,是那鹓雏的姐妹,这?”麒麟王有些担忧。

    照麒麟王的意思,必须重惩鹓雏一族,否则我在妖都难以立威。

    麒麟王思索片刻,道:“羽公子有功,放过其母也未尝不可,不过还请凤主重惩麒麟金,他的那些部下也全部斩杀,并且,让妖都所有的妖奴和上妖都去观刑。”

    这个做法,算是杀鸡儆猴。

    我想到了芸娘说过,九霄上的凤主,必定要有杀伐决断的气度,于是冲着麒麟王点了点头。

    并且,转念一想,做了一个决定。

    “那麒麟金,要用酷刑!”这个麒麟金算是一颗毒瘤,绝对不能轻易放过。

    也让那些同他一样生出歹念的妖们好好看看,他的下场。

    “是,凤主!”这正中麒麟王的下怀。

    而说话间,我们的马车就已经到了戒律阁外,戒律阁的门口,有守卫把守着。

    麒麟王本是要陪我一同进去,不过被我给拒绝了,但他不放心让我一人入内,还是让一个守卫陪着我进去。

    走入戒律阁,我又看到了那戒律碑,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初入妖都时的场景。

    如今,白无双就被软禁在戒律堂里,我到了戒律堂外,朝着里头望了一眼,看到白无双一人负手而立,站在一个书架前头,似乎是在沉思。

    “你在这守着。”我对那守卫说道。

    “是,凤主!”他应声之后,立即守在门侧。

    我则走入了戒律堂,白无双也听到了声响,回过头来,看向了我。

    如今的白无双,面色苍白,发丝就那么披散在肩上,看起来有些憔悴。

    见来的是我,他先是一怔,然后就冲着我拱了拱手,俯身道:“见过凤主。”

    “白阁主,无需多礼,今日我来,便是要告诉你,我知道你?”我的话还未说完,白无双就立即打断了我。

    “如今,凤主贵为妖都之主,虽然还未举行封帝仪式,但也不能再以“我”自称,您如今是新的凤帝,应该自称为本帝。”白无双看着我,不卑不亢的说道。

    我望着他,点了点头。

    “罪臣,未曾想过,凤主会来此处,如今凤主来了,必定是决定了处决时日。”白无双看着我,目光很平静,看的出,他根本就不惧生死。

    “本帝,为何要杀你?如今,妖都戒律需要修改,还需劳烦白阁主。”我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说道。

    白无双听了,眼中露出了一抹愕然,他大抵从未想过,自己非但不用死,还能继续当这个阁主。

    “凤主!为何?”良久他开口问道。

    “因为,你同麒麟金他们不同,和那鹓雏,也绝对不是一路的。”我说着望向白无双,以为他会在此刻,尽量跟那鹓雏撇清关系。

    但是,白无双没有,他露出了一抹苦笑,对我说道:“凤主,您猜错了,罪臣同那鹓雏,曾是青梅竹马相互爱恋的关系。”

    这一次,轮到了我诧异,因为怎么看白无双同那鹓雏都不是一路人。

    白无双告诉我,他同凤帝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甚笃。

    并且一直都相互爱慕,若当年的凤主没有下凡去封印龙王,那么他们或许会顺理成章的成婚。

    可是,最终凤主下凡,而这妖都也成了鹓雏一族的天下,鹓雏一族霸占妖都之后,便想永远坐稳妖都之主的位置,还希望通过蛟族诞下龙子。

    凤帝不甘于做一只白鹤的妻子,不甘于只做阁主夫人,她嫁给蛟,由蛟族的支持,成功挤掉了自己的姐姐,成为了凤帝。

    白无双以为,他与凤帝的情就此断了,可没有想到,凤帝已有夫君,却经常来戒律阁,以改戒律为由,与他叙旧情。

    白无双虽还爱着凤帝,却也知晓不妥,与是,当爱恋他的狐天医出现之后,他立刻决定娶了狐天医。

    可结果凤帝却在新婚之夜,将狐天医强行留在九霄的楼宇中,自己穿了喜服寻到了新房,同醉酒的白无双行了周公之礼。

    此事,凤帝还特地告知了狐天医,并且,不许狐天医回八重。

    他们也就成了几乎见不到面的夫妻,狐天医也从此不再理会白无双。

    “凤主,罪臣就是如此不堪之妖,难当大任。”白无双垂目,面色凝重无比。

    “那些,都是你的私事,其实根本无需告知本帝,从今往后,你继续留在戒律阁,当你的阁主。”我认为,这白无双能如此坦诚的说出一切,实属不易。

    白无双听了,微微凝眉:“凤主,如此开明,罪臣斗胆,有一事相求。”

    “何事?”我心中已经隐隐猜到,白无双想要求什么了。

    “还请凤主,免她一死。”白无双说着,抱拳跪在了我的面前,他口中的“她”,自然是那鹓雏。

    我看着白无双,确实是一个痴情种,而且,我本就从未想过要直接杀了那鹓雏,像她那般心性,在荒蛮炼狱必定会生不如死。

    “好!本帝只会让守卫送她入荒蛮炼狱。”我说罢,看向白无双:“你还有何请求?”

    白无双摇了摇头:“多谢凤主不杀之恩,她也确实应该好好在荒蛮炼狱下反省。”

    “白无双,本帝卖你一个人情,其实也因,当初,你将本帝的包袱抛入荒蛮炼狱,让本帝得以保命。”我说着不忘了同他道谢。

    当初,包袱是白无双暂为保管的,所以,我拿到包袱之后,反复猜测,必定是他将包袱丢下堕妖崖的。

    白无双俯身道:“凤主无需道谢,罪臣,只是替她赎罪罢了。”

    “她的罪过,你如何能赎?罢了,从今日起,本帝解除你的软禁,希望你,能不负本帝的希冀。”我说完,便转身离去,如今不仅仅是妖都万事都需好好管理,还有芸娘,顾少霆,我必须让灵乌立即将他们接到妖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