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龙王妻 > 第一百二十二章秋风起故人归
    要去接芸娘回妖都,灵乌是再欢喜不过,只是,他自己无法出妖都,必须由凤族的上妖带着才能出去。

    如今,鹓雏一族被审判,唯一独善其身的便是凤卿羽,只是凤卿羽因要亲自去荒蛮炼狱接自己的娘亲回九霄,不能同灵乌去。

    我只能派如今新的凤族护卫队统领青琉带着灵乌下凡,这青琉本是我凤祖还在妖都时的护卫队大统领。

    后来,鹓雏上位,他就被发配到了水役阁,受尽酷刑。

    只是,青琉带着灵乌下了凡尘,却并未将芸娘和顾少霆带回。

    “主子,芸娘不肯来妖都,她只想在凡间深山里修行,芸娘说,她想过无拘无束的生活。”灵乌说着长叹了一口气。

    我突然想到,芸娘大抵是因为道长,道长虽死,可对于芸娘来说,她需要时间去忘却。

    “那顾少霆呢?”我追问道。

    “这?这?”灵乌迟疑着,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别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便是。”我看灵乌的样子,心中当即便有了不好的预感。

    “主子,那顾少霆,失踪了,芸娘替他止血,救“活”了他,可他却自己醒来之后悄悄的走了,如今不知去向。”灵乌低着头说道。

    我不语,想着顾少霆身上的莲蓬蛊,他只怕是不愿意让我们看到他浑身都是孔洞的模样。

    “找,青琉,你派人去找顾少霆,灵乌一会儿你幻化出顾少霆的模样,让画师给你画像。”我凝眉吩咐道。

    “是!”他们纷纷俯身应答。

    不过灵乌今日,却好似还有事儿,只见他迟疑了良久,开口对我说:“主子,小的,小的也想留在凡间。”

    “为何?”我心头一紧,不过又立即冲着灵乌点了点头。

    他爱慕芸娘,如今,芸娘只身留在凡间,他去守护,没准能打动芸娘。

    “罢了,好好照顾芸娘,若是有空,也去那灵普山看看穿山甲还有我的小舅舅他们。”我对灵乌嘱托道。

    灵乌连连点头,高兴的退下。

    这时,千岁带着十几个婢奴,捧着金色托盘进来了。

    托盘上,是封帝仪式用的新凤袍,还有凤冠,今日拿过来便是要让我过目。

    不过,都不等我细看,凤卿羽也来了。

    这两日,不见凤卿羽,我想他应该是忙着安顿他的娘亲。

    “凤主,瑶雨宫的那位,没了。”凤卿羽沉目说道。

    “瑶雨宫?”我喃喃自语,又很快想起,瑶雨宫住的是凤卿瑶:“本帝还未发落,她是被谁杀死的?”

    “是自缢而死,她听闻妖都易主,那鹓雏又入了荒蛮炼狱,唯恐您也将她推入堕妖崖,故而穿着一袭公主华服自缢了。”凤卿羽回答道。

    我听了,沉默良久,让凤卿羽吩咐下去,给那凤卿瑶安葬了,说来她也是可怜,打从一开始,便是凤帝的棋子,后来又成了龙玄凌的棋子。

    若非如今妖都在惩处那鹓雏一族,我会给她公主的位分安葬。

    “是,凤主。”凤卿羽说罢,便出去安排。

    千岁则是询问我,对这凤袍是否满意,这是她和锦绣阁的绣鸟们,连夜赶制的,还有一些图腾没有上绣线,只是给我看个雏形。

    说罢,千岁还让婢奴将凤冠端到了我的面前,样式没有从前那鹓雏的华丽,不过简单大气,我很满意。

    千岁还准备了数张图纸,说是,让我都看看,她完全可以让工匠重新改过。

    “甚好,千岁,你办事居然变得如此周全。”我望着千岁,从前,千岁把一切的喜怒哀乐都表现出来,就是个孩子心性,如今不同了,变得沉稳了许多。

    “凤主,千岁也经历了不少磨难,自然该有些长进。”她看着我,笑着说道。

    “你也称我为凤主?”我看着千岁。

    千岁听了俏皮的撇了一眼大殿之中其余婢奴,我立刻笑了,示意让其余妖都退下,并且,让青岑抱着宁儿过来。

    如今,青岑是九霄上最高管事姑姑,而染澈原本我想调他到九霄,不过他拒绝了,而是去了三舍,帮忙管理三舍事宜。

    并且,听闻那麒麟莞,也跟去了,看来对染澈是动了心。

    “千岁,你如今是否?”我望着千岁,从前我在妖都自身难保,如今,若是她不愿意,我便立即让麒麟王放了她。

    “千岁愿意。”不等我把话说完,千岁便开口说道:“麒麟王在生死之际,还想着护我,他对我确实不错。”

    千岁说着抿了抿嘴:“况且,我同染澈已经绝无可能。”

    “嗯,你愿意便好。”我说着就见殿外,青岑抱着康宁来了。

    康宁精神极好,我抱过她,感觉好似又重了些,将她抱在怀中忍不住逗弄一番。

    看着她圆鼓鼓的脸上洋溢出笑容,我便觉得,好像是龙玄凌在对着我笑一般。

    “主子,公主活泼好动的很,胃口也极好。”青岑对于康宁爱不释手。

    “嗯,她极少闹脾气,喜欢笑,这一点跟她父君倒是不同。”我回想起龙玄凌,他很少笑,总是在忧虑,哪怕是睡着了,也眉头微蹙。

    “主子?”青岑见此话好似引起了我的忧伤,便愧疚的垂下眼眸。

    “无事,不过封帝大典何时举行?”我看向千岁。

    三日之后,便会举行。

    “好。”我怀抱康宁,目光飘向大殿之外。

    三日后

    九霄各处披上红绸,所有宫殿楼宇内外,全部焕然一新。

    千岁和青岑替我披上凤袍,戴上凤冠,登上龙华宫正殿的七彩凤尾宝座,接受众臣朝拜,颁布全新戒律。

    正午,又到九霄骨塔祭拜历代凤祖,举办大典,入夜,整个妖都升起宫灯,并且,释放烟火。

    我抱着康宁,立在观景台上,望着漫天的宫灯和烟火,怅然若失。

    康宁伸出白胖的小手好似要去抓那烟火,虽抓不住,却依旧咯咯咯的笑着。

    “主子,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烟火。”青岑站在一旁,也兴奋极了。

    “但却不是我见过最好看的。”我说着仰着头,想着那夜,数千盏许愿灯升起,我靠在龙玄凌怀中的画面。

    正思索着,一盏宫灯,缓缓从天际坠落。

    青琉立即上前,将那宫灯捡起,本是要丢弃,却被我叫住了。

    “等等,给本帝看看。”我冲他开口说道。

    青琉立刻将宫灯双手奉上,我接过宫灯,看着上头潇洒的字迹,顿时眼眶泛红。

    这宫灯上,行云流水的写着一句话:舍千年修为,许你一世安好。

    “陛下,您?”青琉大抵是见我眸子泛红,立即开口,想要询问缘由,却又欲言又止。

    “本帝,乏了。”我说罢,抱着康宁摆驾回寝殿。

    并且,屏退殿中所有婢奴,然后抱着康宁悄悄的去了雪莲池,如今月朗星稀,将雪莲池照的明亮如镜,我抱着康宁坐在池边,望着池中“沉睡”的青龙,坐了良久。

    康宁在我的怀中熟睡着,一抹柔和的光束从雪莲池边的假山中透过,温柔的照在池中的雪莲花上,安静而美好。

    一朵花苞也在此刻缓缓绽放,恍若新生。

    春去秋来,经历了多少的寒来暑往,我竟不自知,直到一日,九霄殿外,天雷滚滚,狂风拂面,我望着天际边上的那一道青色光芒,便从凤位之上猛然站起,转身朝着雪莲池跑去。

    一位身着青衣的男子正立在雪莲池边,背对着我,我却知晓,那必然是斩棘历劫归来的龙玄凌,我梦中思念多年的夫君。

    而雪莲池中,已经满是雪莲花,每年我都种上一朵,朵朵都情根深种,纯洁无暇。

    世间纷乱,人海茫茫,你我若是走散,我会在原地等你,哪怕耗尽一生。

    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寻我。

    秋风起,故人归,终是晴空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