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 第252章 我老婆简直全能
    喻橙也看见了进来的人,腾出身侧一个位置给他。

    周暮昀自然而然地坐在她旁边,扫了一眼围坐在桌旁的一众员工:“在开会?”

    喻橙说:“已经开完了,闲着没事在聊天。”

    厨师里少了个人,是沈魏,他正在后厨给大家煮面。连着累了两天,大家今晚打算随便吃一下,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再战。

    “你今天怎么回这么早?”喻橙抬头看墙壁上的钟表,惊奇道:“才六点半。”

    周暮昀拎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这还早?”

    喻橙知道他没有具体的上下班时间,就像他自己说的,他是老板,不用每天按时打卡,但他以往没应酬的时候基本都七点回家,今天确实早了点儿。

    不过她也不该感到新奇,这人随性起来四五点回来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此,她淡笑不语,见他渴了,又拎起茶壶给他倒了杯。

    同一桌的陶静静,苏以茉她们互相挤眉弄眼,彼此心照不宣。

    不怪网友对他们的事情太八卦,连同处一个屋檐下的她们都忍不住八卦好吗?

    忍不住好奇这两人是怎么认识的,更好奇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一个是默默无名的美食博主,一个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两条平行线,再怎么向前延长都不会产生交点。

    能走到一起真是太神奇了。

    比起女孩子们心思百转,男生们的表现就自然多了。他们单纯感叹身边多了个隐藏的大佬,感觉很玄幻。

    廖予卿一点都不想参与他们的交流,默默地掏出手机,决定来一局游戏压压惊。

    喻橙见了,调侃道:“不是说搬砖手都要废掉了吗?还能打游戏?”

    “手上没力气,走位更骚了。”廖予卿说:“这样别人就打不中我。”

    喻橙:“……”

    这套歪理亏得你能面色不改的说出来。

    “肉丝面和馄饨都煮好了!想吃哪种自己来盛。”沈魏的声音从后厨传出,中气十足,丝毫没有累到的样子。

    果然是私下常撸铁的,臂力惊人,掂了一整天的大勺也没累瘫。换了其他人就没这么厉害了。

    对比一下孔云和林文毅就知道,他们俩累到手抖。

    主要是顾客太多了,三个厨师同时炒菜都忙不过来。平均每五分钟就要出一道菜,否则订单就越积越多。有的菜工序繁杂,并不方便现做,若是放在平时,时间充裕的情况下,做出来倒也不是难事。既然是菜单上列出来的菜品,他们自然都做得出。主要是因为这两天太忙碌,客流量增加了三倍不止,做菜的时间相对来说就没那么充裕了。

    关键是这些工序繁杂的菜还不能提前做好,会影响口感。

    开餐厅的,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食物的健康美味必然要放在第一位。

    听到开饭的号角吹响,围坐在餐桌旁的一众人呼啦啦起身朝后厨涌去。

    “好香啊,辛苦沈哥啦。”

    “我最爱的小馄饨,我来了!”

    “肚子饿死了,去他的减肥,我今天要吃两碗。沈哥你煮的面有多的吗?”

    “我敢保证,你今晚要是吃两碗,明早一定会后悔到流泪,并决定下次去健身房多跑半个小时。”

    大家一边从橱柜里抽出碗筷,一边有一搭没一搭说着玩笑话。

    喻橙问了周暮昀,他想吃肉丝面,她去厨房先给他盛了一大碗肉丝面端过来,然后再去盛自己的馄饨。

    切成细长条的肉丝混合着喻橙自制的豆瓣酱一起炒的,酱香味浓郁,肉丝软嫩。一大勺连汤带肉丝浇在滑弹的手工面上,随意搅拌两下,好吃得恨不得连舌头都吞下去。

    豆瓣酱喻橙平时都没舍得贡献出来,今天是为了犒赏大家才忍痛割肉。

    陶静静只吃一口就彻底迷上了这个味道,两眼惊奇地望向今天的主厨沈魏:“沈哥,你这酱哪里买的,求名字,我要去买几瓶回家拌饭吃,太好吃了!”

    沈魏耸耸肩,目光瞥向喻橙:“那你可得问问咱们喻老板了。”

    他用喻橙给的酱来炒肉丝的时候就尝过,确实跟超市里所有的酱的味道都不一样,这个味道实在让人难忘。

    一看瓶子上什么标签都没有,他就猜到应该是她自己做的。

    就是不清楚她是怎么做的,连里面的辣椒他都没看出来是哪个品种,心里直痒痒,想偷师学艺。

    忽然被叫名字,喻橙刚舀了颗馄饨放嘴里,顿时被呛得咳嗽起来,脸也跟着憋红了。

    “啧。”周暮昀连忙放下筷子,把自己的茶杯递给她,她捧着杯子喝水,他则抬手轻拍她的后背。

    众人:“……”

    我们只想安安静静吃个酱香肉丝面,请停止发狗粮。

    喻橙喝了几口水才缓过来,忽略众人的目光,说:“豆瓣酱是我自己做的,超市恐怕买不到。而且我自己总共才两瓶,快吃完了,你要我也没有。”

    当初做了五瓶,爸妈那里留了一瓶,给爷爷奶奶他们一瓶,自己已经吃完了一瓶。剩下的两瓶她都是省着吃的。

    沈魏接话:“求出教程。”

    “回头我写个详细的制作过程给你吧。”喻橙说:“不过里面用的辣椒是我奶奶菜园子里种的,我也不知道什么品种,辣味适中。里面还用了一味细蒿,超市里也买不到,只有野外的山上才生长的植物,很香,跟茼蒿的味道有点像,却又不是。”

    沈魏无奈一笑,看来就算知道了秘方也做不出来,配料找不齐。难怪她这么宝贝,平时都没见拿出来分享过。

    喻橙说完继续低头吃小馄饨,余光却瞥见边上的周暮昀正看着她。

    她偏过头看向他,用嘴型无声地说:你干嘛?

    见她目光看过来,周暮昀懒得遮掩了,也把头偏过来,小声说:“我老婆简直全能,真厉害。”

    第一次发现她在自己的领域散发魅力是什么时候呢。周暮昀记得很清楚,是在卢成海的尚德私房菜馆。

    她当时品尝私房菜馆的一道招牌菜,秘制小黄鱼。

    连里面的配料都能说出好几种,卢成海很震惊称了声“行家”。

    她莞尔一笑,仿佛这没什么。

    那个时候,他觉得这个女孩子浑身发光,充满了自信和魅力,特别特别吸引人,更加确定了要把她纳入怀中。

    被他这么直白的夸赞,喻橙脸一红,在桌底下捅了他一下,提醒他要点脸。

    “说真的。”他继续不要脸地补充一句。

    “再说锤你。”

    “锤吧。”他把一只手伸到她那边。

    众人:“……”

    你们俩当我们都是瞎子吗?还是当我们不存在?

    要不是东西太好吃,早就想摔筷子走人了,你们爱怎么秀怎么秀。

    苏以茉和陶静静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掏出手机,打算边刷微博边享受美食,不再看对面两人。

    苏以茉没看别的,而是刷喻橙的微博。

    她本来就是鱼仙的粉丝,选择来暮鱼餐厅工作,一是因为喜欢她,二是真心喜欢服务生这份职业。

    来了之后才发现,这里的生活比她想象中还美好。

    餐厅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大家性格好、有趣,相处起来轻松愉快。当然,最让人感到幸福的是节假日的安排。

    苏以茉吃下一大口面,点开喻橙最新一条微博看评论。

    这一条是她恋情曝光前发的,鱼丸的九宫格照片。

    配的文案很简单随意——

    @大鱼爱吃小橙子V:“家里的猫主子胖了一斤半!照片里看不出来是因为亲妈给它修图了,还不快感谢我。”

    第一张照片是鱼丸乖乖巧巧蹲坐在电子秤上,可能是看到喻橙在前面拍照,它仰着脑袋看向镜头,圆溜溜的眼睛如天空般湛蓝,又似琉璃般通透明亮。

    连上个秤都这么萌!

    后面几张是它日常玩耍的照片。

    自从养了小猫,喻橙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晒猫。摄影博主就这点好,无论拍什么照片都能美出一定境界。

    每次她晒了照片,底下一群粉丝都会大呼好看,想要拿去当壁纸头像。

    由于这次恋情曝光,这条晒猫的微博下面不复往日的夸赞,全都是关于她和周暮昀恋情的讨论。

    只有恋情曝光当晚,苏以茉看过网上的言论,之后的两天,忙得头都大了,白天根本没空刷微博,回到家更没空,倒头就睡,恨不得睡十几个小时。

    此刻再看这些评论,苏以茉差点笑喷了。

    见她一脸姨母笑,陶静静好奇地凑过头来跟她一起看,片刻后,也忍不住笑出声。

    喻橙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被隔绝了,不甘冷落道:“小苏,你在看什么?有这么好笑的事不拿出来跟大家分享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

    苏以茉笑容僵住:“……”

    我难道要说在看她的恋爱八卦?说出来会被扣工资的吧?

    陶静静坐直了身子,同情地看了她一眼,看八卦居然被正主逮住了,啧啧,这可真是太惨了。

    苏以茉也觉得自己有点惨,半晌,她提起一个刚在评论区里看到的重要话题:“老板,你明天的直播还照常吗?”

    喻橙一愣,不料话题转到自己身上:“什么?”

    “做菜直播啊。”苏以茉见她终于转移注意力,心中一喜,继续道:“上次全蟹宴你拍了照片发微博,有粉丝想知道那道肉蟹煲是怎么做的,你说明天直播教大家做。”

    喻橙:“……”

    她歪了歪头,像是没想起来,她有说过这样的话吗?

    全桌的人都看向喻橙,等待她的反应。显然大家都意识到一个问题,在这个当口开直播,弹幕会疯起来吧。

    一看喻橙这个茫然的表情,苏以茉就猜到她贵人多忘事。

    她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给她看:“喏,老板你自己看。你倒是没特意发微博说要开直播,但你回复了一位粉丝。现在这条回复被网友截屏发出来了,还被赞到热门评论。大家都在开盘下注,赌你明天到底会不会如约而至。”

    喻橙看到了那条截屏的评论,脸色一变。

    她终于想起来自己确实答应过粉丝要直播做菜,只不过最近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她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截止到这一刻,这条评论下面有三百多条回复,点赞数更是高达两万多。

    她现在都这么红了吗?

    评论区里的粉丝的留言也能有这么多赞和回复?

    “坐等明天的美食直播,我定好闹钟了哦。鱼仙大大,我们不见不散。”

    “超级想知道肉蟹煲是怎么做出来的,期待值一万点!”

    “我也想知道!期待鱼仙的直播,我们已经搬好小板凳啦!”

    “蟹我都买好了,就等看直播的时候学着做,鱼仙大大,你一定不能食言啊!我的蟹等不了太久!”

    “……”

    看到这些评论,喻橙嘴角抽了抽。

    鬼才相信你们是真的为了看我直播怎么做肉蟹煲,一个个都是冲着八卦来的吧。

    她把手机还给苏以茉,泄愤一般舀了一大勺馄饨塞进嘴里。

    “我明天要鸽了直播!”她大声宣言。

    “……”

    大家都看着她,喻橙不服气,仰着头道:“我不能鸽了直播吗?廖神就经常放直播间粉丝的鸽子,我偶尔一次没关系的吧。”

    廖予卿听她提到自己,淡定地吃完一口面,说:“那是因为我高产。”

    所以偶尔放粉丝鸽子也没关系,你就不同了,百八十年才直播一次,要是再放鸽子,你试试看黑粉会不会猖狂起来。

    喻橙:“……人艰不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