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 第310章 今天怎么这么不乖
    最近天气不好,路面结了冰。马路上的冰倒是被铲得一干二净堆在两边,店面门口距离马路边的这一块空地还是厚厚的冰。

    喻橙昨天动员餐厅里的员工进行了铲冰计划,然而由于没有专业的工具,效果不是太好,只铲除了一小块。

    他们最近的乐趣就是坐在餐厅里看外面的行人,每隔段时间就有人进行冰上表演,运气不好的还会摔倒。

    恶劣的天气,加上各种外在因素,暮鱼餐厅的生意明显没有前段时间火爆。

    尤其餐厅还有个致命的点,不提供外卖服务。

    以至于到了饭点,餐厅里还有空位,并且员工们没有很忙碌的样子,坐在一张空桌上,只等着老板过来就开饭。

    老板下来了,身边跟着周映雪。

    沈魏打了个响指:“OK,可以开饭了,我让孔云端过来。”

    员工餐是几个厨师轮流做的,今天孔云,明天沈魏,后天林文毅,每天都能尝到不同的风味,不同的菜色。

    这也是为什么廖予卿经常鸽直播,即使合约期满了也不肯辞职。

    吃惯了暮鱼餐厅的美味,再让他去吃外卖,无异于扼住了他的喉咙。

    周映雪坐下后跟大家打了声招呼:“不好意思,我又来蹭饭啦。”

    苏以茉豪放地摆摆手,朝喻橙看了一眼,调侃道:“小姑子来吃饭怎么能叫蹭饭呢。是吧老板?”

    喻橙:“……”

    菜很快端来了,黑椒牛柳,毛血旺,酸菜鱼,鱼香茄子……七八个菜,摆了满满一桌子,香气四溢。

    寒冷的冬日,这样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实在是幸福。

    喻橙舀了小半碗汤,一边喝着一边低头给周暮昀发短信:“吃饭了吗?”

    那边回得很快:“再等一会儿吃。”

    扫了眼手机屏幕上方的时间,喻橙这才发现已经快七点了。因为吃了顿丰盛的下午茶,她肚子一直没有饥饿感,以为时间还很早。

    喻橙当即用命令的口吻道:“再忙也要按时吃饭,现在就去吃。”

    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有冷白色的灯作伴,看到这样的文字,周暮昀心中一暖,谨遵老婆大人的命令。

    他放下笔,给她回复了一个“好”字,叫来小王秘书,让他帮忙定份餐。

    喻橙得到他回复才满意地笑了,把手机装进口袋里。

    抬头时,对上大家八卦的眼神,她抿抿唇,淡定地喝了一口汤:“都看着我干什么,能饱啊?”

    陶静静吐掉鱼刺,完美地回击:“可不是能饱吗?哎,老板你刚才是跟周公子发微信吗?那就对了,我狗粮吃饱了。”

    苏以茉:“还用问,笑得这么痴,当然是跟周公子发消息。”

    喻橙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刚才笑得很花痴吗?不是吧……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会花痴。

    等她反应过来,手刷地放下来,她居然被对面两人套路了!

    苏以茉和陶静静对视一眼,同时露出得逞的笑。

    喻橙:“……”

    看着她们俩的表情,她更确定自己刚被耍了。

    告别了齐小果和邢露这对相声二人组,没想到又迎来了一对相声二人组,这两人的本事丝毫不输前一组。

    大家说说笑笑气氛很是融洽,周映雪却全程沉默,只顾埋着头吃饭。

    也不知是什么运气,对面正好坐着廖予卿,她一抬头就能看见他。

    室内暖气充足,男生单穿着一件英伦风的靛蓝色毛衣,V领,领口有两条白色的线,露出白净的颈部。

    头发蓄长了一点,低头时额前的碎发垂下来,打下一层薄薄的阴影,看不清他的眉眼。

    察觉到一道视线盯着自己,廖予卿抬起眼来看过去,周映雪慌忙敛下眼眸,躲开了他的视线。同时,后背惊出了一层冷汗。

    太吓人了。

    差一点就被他发现了。

    欸?不对。发现什么?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就算看他又怎么了?桌上其他人吃饭的时候不也时不时看着对面的人。

    周映雪觉得自己有点奇怪。

    她不是这样的性格。大大咧咧惯了,从来都是想怎样就怎样,连爸妈都常常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忸怩。

    之前也是,每次跟廖予卿对上都爱胡思乱想,脑子里一团乱麻,让她怎么也理不清。

    她感觉眼下的自己都不像自己了。

    “猪蹄就剩一个了,你要吃?”廖予卿忽然出声。

    周映雪回过神来“啊”了声,发现自己竟然盯着一盘麻辣猪蹄发呆,而盘子里的猪蹄只剩下一个了。

    所以他以为她是想吃猪蹄?

    嗯,不可否认,今晚的麻辣猪蹄确实很好吃。来过餐厅几次,她大概知道孔云是四川人,各种辣菜做得十分美味。这道麻辣猪蹄一端上来就每人夹了一个,吃得咝咝吸气,还不忘大呼好吃。

    周映雪摇头:“我不吃。”

    廖予卿平淡地嗯了声,夹起那块被人遗忘的猪蹄,放进了自己碗里,愉快地啃了起来。

    周映雪:“……”

    他果然很爱吃。

    想当初她为了讨好他,好让他带她打游戏上分,还特地跟喻橙学做菜,可惜她没有天分,菜做得乱七八糟……

    喻橙见周映雪举着筷子不动,似乎在跑神,她抬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你在想什么呢,还在为论文烦恼?”

    周映雪立刻摇头:“没有呀。”

    托她的福,她的任务书和开题报告差不多都搞定了,期末任务一下减轻了大半,空出了很多复习时间。

    “我看你心不在焉的。”

    “我没事。”周映雪忙找借口,“可能是有点困了吧。”

    喻橙了然点头,她说她昨晚凌晨两点才睡:“你要是不想回去,今晚就住在我家吧,楼上有客房。”

    本来是只有主卧里有床的,后来想到万一有客人过来留宿会很不方便,便又买了张床放客房里。

    周映雪确实有点不想打车回去折腾,主要是因为路不好,交通不便,为了安全起见,司机都会选择减速,平时半个小时的车程,最近得一个小时。

    “会不会不太方便?”

    “不会不会。”喻橙说,“我家什么都有,你穿我的睡衣就行。”

    “那好吧。”

    周映雪就决定在大嫂家留宿了。

    廖予卿忽然抬起头,插话进来:“那个,老板,我明天晚上请个假,直播平台举办的年会,有个奖要拿,我得出席。”

    如果是一般的聚会,推了也就推了,有颁奖项目他当然要亲自过去。

    喻老板向来好说话,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吃完晚饭,餐厅里最后一拨客人也要离开了,喻橙锁了门,带着周映雪上楼。

    她先跑到客房里,换上新的床单被罩,又检查了下卫生间的洗漱用品,确定都齐全以后,她才出来:“我去给你拿睡衣。”

    周映雪坐在床边,看着她忙碌,完全插不上手。

    她突然觉得喻橙好能干,什么都会,家里布置得温馨又舒适,连这间不常用的客房都漂亮得不行。

    落地窗装上了天蓝色的窗帘,地板上摆着一排绿植,到了冬天依然生机勃勃。

    最可爱的是床边铺了块白色的长绒地毯,上面堆满了毛绒玩具,床上也堆了一些。床单被套是糖果色的,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洗衣液味道。

    再对比一下自己,连被套都不会套。

    喻橙抱着一套新的睡衣过来,见她盯着玩偶,笑说:“那些都是你哥在娃娃机里抓的,卧室放不下了,就堆到客房了。”顿了顿,“那个,因为客房不常住人,就没有全部铺上地毯,只铺了床前一小块,你要是觉得冷,柜子里还有床被子。”

    自从解锁了周暮昀的抓娃娃天赋,每次出去逛商场,她都拉着他去抓娃娃。

    他负责抓,她就负责在一边看,顺便抱着满怀的毛绒玩具,惹来路过的小女孩们的羡慕嫉妒恨。

    有时候她也会玩几把,但是每次都抓不到,然后被他质疑自己的学霸身份……

    闻言,周映雪眼皮跳了几下:“我哥,抓娃娃?”

    这个画面光靠想象力还真是想象不出来。

    “他技术很高超,百发百中。”喻橙说着把睡衣塞给她,“这是网上新买的,收到的时候洗过,不过我一次都没穿。”

    周映雪低下头,是一套浅棕色的珊瑚绒的睡衣,小熊造型,很可爱。

    “谢谢。”

    “不谢,你先洗澡吧,我出去看会儿电视。”顺便等周暮昀,他还没回来。

    周映雪抱着睡衣去了卫生间,洗完澡出来听到客厅传来的电视声,便走出了房间。她嘴里说着困,其实也还好,不是特别困。

    喻橙:“你洗好了?过来看会儿电视吧,我洗了水果。”

    周映雪看见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还有几瓶酸奶……还有一堆零食,薯片饼干牛肉粒什么的,比茶话会还丰盛。

    周映雪走过去坐在她身侧,只拿起牙签扎水果吃,别的她都吃不下。

    喻橙已经撕开了一袋薯片,盘腿坐在沙发上,嘎吱嘎吱地嚼着,一边看电视,里面正在上演最近正火的宫斗剧。

    “薯片吃不吃?”喻橙把袋子递过去一点。

    “我晚饭吃了好多,肚子有点撑,吃不下了。”周映雪说。

    喻橙扭头看着她,拼命卖安利:“你尝一下就知道,这个薯片超级好吃!国内都没有卖的,我找朋友代购的。”

    周映雪:“……”

    只听说代购化妆品、护肤品、包包之类的,还是第一次听说代购零食的。

    既然她这么强烈的推荐,自己就勉为其难尝试下吧,其实她都已经刷过牙了。周映雪手探进袋子里,抓起一片。

    很薄很大片的薯片,波浪形,不过这种造型的薯片在国内比比皆是,难道……味道不一样吗?

    她塞进嘴里,嘎吱一咬,香香脆脆的,调料味很特殊,很好吃。

    周映雪眼睛倏地一亮,猛点头:“好吃!”

    这个味道的薯片她从来没有吃过,太好吃了。全然忘记了自己刚说过肚子有点撑,也忘记了刷过牙,手又伸进了袋子里,抓起一把。

    两人你一下我一下,一袋薯片很快见了底。周映雪嘬了下指尖的调料粉,暗骂自己真是太罪恶了,大晚上的吃这种高热量的零食,本来冬天就容易发胖。

    不过有人陪着自己,心里的罪恶感稍微减少一点。

    眼看着喻橙把空了的薯片袋子扔进垃圾桶里,又拿出袋牛肉干,她是不敢再奉陪了:“大鱼你晚上吃这么多不担心发胖吗?”

    “我吃不胖体质。”

    “……”一刀插进了胸口。

    正说着,门铃“叮咚”一声响,喻橙一惊,忙扔下零食去开门,应该是周暮昀回来了。

    先从门镜里看了眼,果然是他。

    喻橙拉开门,男人风尘仆仆地进屋,鞋都没来得及换就把老婆抱进怀里。他刚从外面进来,大衣料子一片冰凉凉。

    他低下头,吻住了她。

    想到客厅里还有人,喻橙抬手挣扎,却被他一只手反剪在身后,她的嘴巴被堵住了,说不出来话。

    他轻易挑开她的双唇,深入缠绵地吻她,当他的舌尖勾住她的小舌时,她不停地躲。周暮昀喘着气松开:“今天怎么这么不乖?嗯?”

    “……有人。”喻橙羞得抬不起头,指尖都发烫,嗫嚅道。

    周暮昀诧异一瞬,站直了身子,抬眼朝客厅望去,这才发现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

    坐在沙发上的小雪同学一脸呆滞,过了好一会儿,才举起手晃了晃:“嗨。”

    周暮昀:“……”

    ------题外话------

    鱼丸:还有我,嗨!

    周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