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爷本佞臣 > 第61章:多情又风流的夫子
    “苏妹妹,苏妹妹!”

    听到贺良的声音,苏言转头看向萧瑾。

    萧瑾松开捂着苏言嘴的手,手松开的瞬间,手指划过一丝湿意,看那红色的舌尖正对着他!

    萧瑾:……

    看看自己手指,看看那红色舌尖,怔楞少时,意识到什么,脑子里迅速溢出一副不可描述的画面,脸顿时青了,本能的抬脚对着苏言就是一脚。

    萧瑾不是那不通人事的憨子,对于男女之事,该知道的他都知道。刚刚苏言那动作,是想做什么,萧瑾清楚的很。

    这时候对他吐舌头,她这不是要诱惑他,这分明是想弄死他呀!

    心里恼火,下脚自然重。眼看那力道,就是使出来浑身的劲儿,朝着一脚踹死她去的。只可惜,被苏言轻易的躲开了。

    一脚踹空,最后只落的扯得自己伤口疼。

    “你一当娘的,还要不好脸皮!”萧瑾咬牙切齿。

    苏言听了,转头看看呆呆,抬手摸了摸他头,语重心长道,“呆呆,切记,以后娶媳妇儿千万别找娘这样的。”

    呆呆:……

    “少爷,少爷,身体,你小心身体呀!”周广急声道。

    伤的如此重,再来个怒火攻心。那……‘一命呜呼’四个字,直在周广脑子里乱窜。

    “苏妹妹,你在家吗?苏妹妹!”

    听贺良声音渐近,苏言看着脸色分外难看的萧瑾,道,“相……不,老爷,有人来找你家姨娘了,怎么办?”

    萧瑾不说话,他这会儿疼的也没精力说话,只是按着伤口,吃力的调整着自己气息,极力缓解身体的不适。

    身体的极端不适,让萧瑾忽然觉得,弄死他,然后霸占他的家产,苏言或许并不是说说而已。她是真的有那个狼子野心。

    “既然听到找你的,还不赶紧出去见。”周广粗声粗气,没好气道。

    想他家少爷快些好,首先就不能让苏言在这儿待。

    苏言听了,皱眉道,“我现在不是萧家姨娘了吗?当着老爷的面出去见男人,这算不算是不守妇道呀?”

    妇道个屁!

    一个连断袖都敢勾引,并时刻都准备着谋杀亲夫的女人,她懂个屁的妇道。

    这么一想,周广忽然觉得,宁侯爷其实也是个睿智,目光如炬的人。所以,才会在第一次见到苏言时就要沉了她。

    “出去!”

    忧心萧瑾的身体,周广连废话都懒得跟苏言多说。

    苏言却没动,只道,“贺良过来,肯定是问我怎么会成了老爷的姨娘的。如此,我要怎么说?”

    “你自己看着办。”

    “好嘞。那我就自己看着办了!”苏言说完,对着呆呆道,“你在屋里守着夫子吧,不用出来了。”

    看苏言走出去,呆呆犹豫了一下,终是没跟着出去。

    为什么不让呆呆跟着出去?是怕苏呆说漏了什么。还是,不想呆呆一个娃子为难?毕竟之前,贺良对呆呆还是很不错的。

    周广随便一想,未多探究,转头看着鬓角已汗湿的萧瑾,满是担心道,“少爷,你怎么样?好些了吗?”

    萧瑾没说话,只是低头看着自己胸口,上次她在自己胸口咬了一朵向日葵,这次缝了一道口子。自己这胸口都快成了她作画的地方了。

    虽然让她缝合伤口是自己的意思。可看着这伤痕累累的胸膛,萧瑾还是不可抑制的生出了一股被人蹂躏之感。“少爷,喝点水吧!”

    看着周广递到嘴边的水,萧瑾摇摇头,闭上眼睛。刚才一阵猛咳,又加上被苏言那一气,这会儿萧瑾感觉直犯晕,浑身无力。

    是无力,刚才所有的力气应该都用在踹人上了。可惜还没踹着,这才是最可气的。

    “苏妹妹!”

    院中,贺良看着苏言,眼神百转,满是复杂。

    而苏言看向扶着贺良的方俏,微微一笑。

    希望贺良不是来找她诉说情意的。不然,带着情妹妹来表情意,这行径是给他自己制造把柄,也是给人制造麻烦。

    “贺大哥,方姑娘,你们是特意来向我道贺的吗?”苏言看着贺良和方俏,温和又和善道,“成为萧夫子的姨娘后,你们还是第一个来恭贺我的,真是谢谢。”

    听苏言这么说,再看她笑盈盈的模样,方俏眉头皱了皱,心里一时吃不透苏言在想什么。

    看贺良病倒时,苏言对贺良那么尽心尽力。方俏以为,再见到贺良,苏言定然是泪眼汪汪,眼里心里满是情意绵绵的不舍。没想到,跟她想象的完全不同。

    苏言这是变心?呵呵,变心倒是够快的。在贺良还在求着她们让苏言进门时,人家转身成了萧夫子的姨娘了!

    贺良听言,脸色瞬时染上一抹灰暗,“萧夫子的姨娘?这么说,这么说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吗?”

    她们?这个她们都是谁,苏言没问。只道,“是真的!”

    苏言回的干脆,对着贺良平和道,“我现在也已是萧夫子的姨娘了,你也快要和方姑娘成亲了。你有妇,我有夫,以后我们都要好好过日子。如果可以,往后最好不要再有走动。毕竟,我们之前定过亲,再来往,容易惹来闲话。这样,对方姑娘不好,也会让我家相公心里不舒服。”

    看在贺良也曾为她和呆呆用过的真心。这一番话,苏言这是绝对的好心!

    凭着方俏的性子,贺良只有与她不再来往,以后日子才会多平稳,少争执。

    然而,贺良显然没体会到苏言的用心,听她这么说,开口道,“苏妹妹,你,你这可是在怨我吗?”

    在贺良看来,与他不再来往,这不是怨他是什么?

    苏言听了,笑了笑,“贺大哥想太多了。”

    “如果不是怨我。那,那你怎么突然就做了萧夫子的姨娘?”

    听贺良这近乎质问的话,苏言眼底染上一抹凉淡。

    她本不是多情良善的人,一个骨子里都没多少仁善的人,好心也是有限。既贺良不能领会,她也没义务一帮到底,一一向他解释说明。

    “因为萧夫子看我一个带着孩子,日子艰难,心里诸多不忍。”

    “又看我被绑,遭遇退亲,心生怜惜。”

    “最后看我为报答你之前的恩德。典当,借钱,日子难以继续,就问我可愿以身体相许。这样,欠他的银子不用再偿还了,还能得以温饱,还有个人可以依靠。他这么说,我就应了!”

    苏言看着贺良,淡淡道,“之前贺大娘不是也一直说,女人必须有个依靠吗?现在,我照着她的话做了,想来也不会有错才是。”

    屋内,萧瑾靠在床上,听到苏言在外一本正经的信口胡说,努力让自己内心保持平稳,不要被影响。可是……

    对她诸多不忍?对她心生怜惜?

    极好,苏言这话一出口。那风流又多情的夫子,就是他无疑了。

    然后,又在她最窘迫时,让她以身相许?这一来,趁火打劫的也是他了。

    最可气的是,她把他都快说成纨绔子弟了。最后,还给他来了个欠债不还,赖了他一笔。

    【以身相许后,欠的银子不用偿还了!】

    这不是赖银子是什么?且还赖的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不过,想比他,贺良应该更加心塞。因为……

    【贺大娘之前不是一直说,女人必须有个依靠吗?现在我照着她的话做了,想来也不会有错。】这话,贺良听着不知道吐血没?

    借着贺母的话,做了别人的姨娘,跟贺良来了个一刀两断。

    周广听着苏言的话,神色凝重的看着萧瑾,“少爷,等身体好些了能走动了,咱们就回去养着吧!不要再这里打搅苏姨娘。”

    留在这里让苏言伺候,简直是跟自己过不去。

    萧瑾听了没说话,因为他心里清楚,既给苏言按了姨娘的名头。那么,想即刻跟她扯清楚,怕是不可能了。

    果然……

    午饭过后,一人悄然来到萧瑾身边,低声禀报道,“少爷,王远听闻少爷身体不适,明日可能要来探望少爷,可能还要见见苏姨娘!”

    听言,萧瑾睁开眼睛,眸色淡淡。

    贺良与苏言是王远做的媒,现在苏言却突然成了他的姨娘,王远心里定然有些好奇。

    若只是好奇,王远或不会特意跑一趟。偏偏苏言之前见到了宁脩。如此,王远定要来询问一番才能安心。问问苏言,看宁侯是否说过什么,可能会影响到他仕途的话。

    “你去告诉周广,让他把屋子布置一下。少时,接我和苏姨娘回去。”

    “是。”

    影卫领命离开,待苏言进屋,萧瑾对她将情况简单的说明了一下。

    苏言听完,道,“跟你回萧家自是没问题。不过,去了,我和呆呆睡哪儿?”

    萧瑾看她一眼,没什么表情道,“呆呆跟周广睡。你,自是跟我一屋。”毕竟跟王远说的,苏言现在可是他放到心尖上宠妾。如此,怎能不一个屋。

    苏言听了,上下打量了萧瑾一下,微微一笑,“这倒是甚合我意!”

    闻言,萧瑾皱眉,苏言这句话再配上她眼神,让萧瑾想到了四个字:先奸后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