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爷本佞臣 > 第110章:同流合污
    “萧瑾,你不用在这里给我狡辩,本殿早就猜到是你了。”

    “你因为我说你和宁脩的女人有一腿,心里就记恨上了我,所以暗中派人去刺杀我!”

    “我告诉你萧瑾,这件事儿,我们没完。”

    “我一定要去父皇哪里给我讨回一个公道,你给我等着,等着……”

    北荀亦突然冲到萧府,对着护卫一声令下就是一通乱砸。

    北荀亦更是直接对萧瑾亮剑,带着势必要宰了他的气势,毫不留情。

    最后,若不是二皇子北荀仲及时赶到,强硬把人给拉走了。那,北荀亦就算是一时打不死萧瑾,也定会一把火把萧府给烧了,一泄心头之恨。

    三皇子与他的人被带走,周福站在院中,看着满目狼藉的萧府,想到刚才北荀亦那凶狠的样子,仍心有余悸,“三公子,您有没有伤着?”

    萧瑾低头,看着胸口处被北荀亦划破的衣服,神色平静,眼底却是一片沉凉。

    刺伤北荀亦的人,竟然在他府里,这明显是有人在阴他。

    而那个阴他的人会是谁呢?

    可疑的人在脑子里逐一掠过。最后,那一张祸水一样的脸在脑子里定格。

    宁脩!

    萧瑾眸色一沉。

    定然是他!

    之前,自己阻碍他找苏言,让他浪费了不少时间。对这事儿,就凭宁脩的性子,定然会给他记上一笔。

    对此,萧瑾一直在提防着。只是没想到,终究还是没防备住,还是被他给阴了。

    “三公子,现在应当如何?”

    北荀亦毕竟是皇子,皇上不会视而不见。这么一来的话,若是皇上真的信了北荀亦的话。那……

    “我去三皇府一趟,你带着下人把这里归置一下。”

    “是。”

    看着萧瑾离开的背影,周广忧心忡忡。

    另一边,同样忧心忡忡的还有莫尘。

    回京途中,稍作歇息!

    “老夫人,苏小姐,还有小公子呢?”莫尘看着护卫道。

    “回莫大人,老夫人带着苏小姐和小公子去河边了,说去看看精致,再凉快凉快。”

    莫尘听言,眉头皱起,朝着河边处望了望,是真的的去看景乘凉,还是……又去偷吃了?

    这一路,最初的前几天,无论是老夫人,还是苏言和呆呆都表现的很好。

    苏言崴了脚,行动不便。所以,除了方便和吃饭时才下车之外,基本都在马车里待着,完全不在外多晃悠,惹侯爷不愉。

    呆呆也是差不多,同苏言一起乖巧的在马车里待着。

    老夫人也是相当的少言寡语,除了分外慈祥的望着侯爷之外,多余的话一句不说。

    总而言之,三个人那几天都相当让人省心。

    莫尘本以为这一路上,都会维持着这安稳直到回到京城。然,没想到情况说变就变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

    莫尘仔细回想一下,好像是从苏言在街头买了臭豆腐开始的。

    那臭豆腐的味道,实在是够刺鼻。老夫人当时还分外嫌弃来着,但挡不住看苏言吃的香,好奇心上来忍不住就尝了一口。

    就从那么一口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最开始还顾忌着身份,保持着矜持,看到苏言买什么吃的,也就浅尝一口。可不过短短几天,什么矜持都不要了,直接跟她同流合污了。

    每到一个地方,最先做的一件事就是让护卫去寻觅吃的。

    她们吃就吃吧,偏偏还背着侯爷吃。

    美其名曰是不想招他心烦。但她们却不知道,她们背着侯爷独享美食的行径,好像也不那么令人愉悦。

    感觉侯爷像个外人;又像那会不准她们吃喝,会苛待她们的恶人。

    想着,莫尘抬脚朝河边走去。

    “今天我们有口福了,看看这鱼虾可真是不错,又大又肥。一会儿把虾做成香辣的我们吃,把鱼炖了汤给呆呆吃。”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这就去把它们清理了,呆呆你跟曾祖母把火升起来。”

    “好。”

    莫尘站在不远处,一点不意外的看到三个人又在折腾吃的。

    老夫人是已经有些乐不思蜀了。而苏小姐和小公子好像也差不多,他们对于回京后将面临什么样的局面和生活,好似一点也不担心。

    难道是认为有老夫人做后盾,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

    如果他们是这么想的,那可就有点异想天开了。

    “莫大人,侯爷在找你,请你赶快过去吧。”

    听到护卫的话,莫尘再看一眼那兴致勃勃捣鼓吃食的三个人,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明面上好似很顾念侯爷的心情和情绪。可转过身,她们却个个都吃胖了。

    胃口如此好,兴致这样高,无论怎么看她们好像都没把侯爷的心情当回事儿。

    “苏言,你把这鱼汤和虾端些给宁脩送去吧!”老夫人看着锅里的鱼虾说道。

    苏言听了,抬头。

    老夫人看看不远处正在优雅用饭的宁脩,对着苏言,悠悠道,“回京的路还有很长,途中的美食定然还有很多,可我身上的银子却已经不多了。所以,为了不亏自己的嘴,我以为到了该献殷勤的时候了。”

    这话,非常有道理。只是……

    苏言看看宁脩,转头对着老夫人道,“老夫人,我们三个,我最不得他待见,我去献殷勤,一个弄不好怕是会适得其反。所以,要不您老……”

    “我不去!你看看他让护卫给我送来的那些上吊绳,足见我也比你好不了多少。我这会儿去了,若是得了他一冷脸,那我老脸往哪儿搁?所以,还是你去比较好,反正你得他冷脸,也没人会觉得奇怪。”

    听着老夫人说的好似头头是道。但,还是让人有种毫不遮掩,理直气壮坑你之感。

    想着,素颜转头看向呆呆,“呆呆,要不你端去给你父亲吧?反正,你一做儿子的,你父亲怎么甩脸子,你都不会丢脸。”

    呆呆:……

    老夫人:……

    苏言这么坑儿子,老夫人当即护短。

    “不行!呆呆去了,万一宁脩罚他以后只能吃胡萝卜怎么办?所以,还是你去吧!”说完,老夫人挺了挺腰杆,坐的端正笔直,端出长辈的架势,盯着苏言。

    尊老爱幼,传统美德。

    “好吧!那我去试试。”

    苏言将鱼和虾盛好,朝着宁侯走去。

    呆呆盯着,心里不放心道,“曾祖母,父亲不会为难娘吧?”

    “这个,应该不会。”

    应该?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让人忐忑呢?

    有什么可忐忑的,反正宁脩既上次没弄死她,现在一时半会儿就不会再对她下手。相反倒是苏言挺让人着急的。这一路光是操心吃的了,怎么就不知道抓住机会使点媚功呢?

    就算是为了呆呆,她这个当娘的也应该知道争气呀!

    她难道不知道只有尽快给自己挣到一个名分,呆呆才能更快的在侯府立足脚吗?

    现在她这自由散漫的样子,宁老夫人看着实在是有点心焦了,身为女人,身为娘亲,怎么这么没上进心呢?

    苏言还不知道,她这难得的老实本分,在老夫人这里竟成了没上进心和不争气。

    原来老夫人是希望她奋力勾引,奋力撩。这样才是有进取心的好女人。

    不得不说,在这点上苏言和老夫人还真是想两岔了。

    对宁脩,她撩的还不够深入吗?结果呢?差点被活埋了。

    所以她以为比起硬撩,还是不往他跟前凑比较好。

    在呆呆和老夫人的朱视线,看苏言走过去,很快就又走了回来。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宁脩他对你说什么?”宁老夫人看着苏言问道。

    苏言笑笑,“他让我哪里凉快哪里待着!”

    老夫人:……

    “然后呢?你就这么回来了?”

    “不是!我说谢谢侯爷关心才回来。”

    这么热的天,让她哪里凉快哪里待着,侯爷多体贴。

    老夫人听了无语,盯着苏言刚欲说话,只听……

    “表哥!”

    一声娇唤。然后,看着那一道翠绿的身影,犹如蝴蝶一般的飞扑到了宁脩的怀里。